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集卡阻击战(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集卡阻击战(十六)

    老赵这边揶揄结束,话筒又一次陷入沉寂。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赵的话叫对方哑口。

    沉默了差不多二分钟样子,静默的手台这才传来男人话语:“呵呵,还说对我的大礼不敢兴趣,你看你们不是挺在意的嘛!啊,是不是觉着外面那些……太安静了没意思?不要紧,我给送的大礼绝对物所值,后续服务绝对到位。你们不就是想叫那些小可爱激情一些嘛,这个没问题,请好,我马上就让他们动起来,敬请期待哟!”

    不知道的还以为男人在推销什么少儿不宜产品,男人说话风格实在是容易叫人产生遐想。

    不过对于时下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那是没有一个对其话语有遐想。

    大家注意力全在男人最后那句“我马上就让他们动起来”话语上。

    他要干什么!?他打算怎么做!?

    华表面色紧蹙,不止是他,老林,老赵也是面露忧色。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若是对手是旁的团队势力,华表等人倒也不会太在意对方话语。

    可搁在末日救亡复兴会这样组织手上,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相信,他们说道做到。

    “大家都大气精神,注意四周!当心对面那帮家伙搞鬼!!”老赵适时开口给大家上上条。

    眼下,无疑是到了最为紧张时刻。

    没人知道对方会采取何种手段,没人知道他们又会搞什么新花样。

    胜利者团队所有驻守队员,几乎都是圆睁双眼仔细扫着外面情况。

    丧尸还在郊野胡乱溜达着,整个荒野郊外并未现特别情况。

    而就在众人奇怪对方为何久久没有实质动作之际,一击刺耳的笑声在郊野炸响。

    那笑声是经过处理的,音色尖锐,听起来像是小丑般,但却是比那更加恐怖。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这笑声起位置……

    “那东西在哪!?”温泉鑫咋呼惊叫一声。

    吴随即回道:“就在我们附近!他们怎么做到的?”

    明明没有现对方迹象,但噪音起地却是在己方村落外面。

    “该死的,是无人机,是那架无人机!”老赵的话叫众人幡然醒悟。

    华表立刻是着望远镜朝荒草望去,怎奈杂草丛生,坠落内里无人机根本没法寻找方向。

    饶是他华表占据高点,也没法在高达两米的荒草丛里寻得小巧无人机。

    “妈的,得赶紧把那声音停掉,不然这外面……可要出大乱子了呀!”

    毕大虎的声音路由颤抖。

    因为声音响起之际,奔跑者们便是立刻开始朝声音起地冲了过来!

    “成伍,你能找到无人机坠落地点吗?”迫于无奈,华表只能向山腰段成伍求助。

    因为适才只有段成伍清楚瞧见无人机落定地点,华表希望对方能给与一定帮助。

    “我能确定飞机坠落地,但是现在看不见它!”

    段成伍很清楚华表问话目的,他是想叫其远距离销毁无人机音装置。

    但是诚如他说的那样,他虽知道无人机坠落地点,但是却没法切实找到他具体位置。

    和华表一样,荒草的存在严重遮罩了他的视野。

    “盲狙呢?有可能吗?”

    “我可以试试!”

    “好!那你就试试吧!”没有废话,华表吩咐道。

    单膝跪地,华表手托狙击步枪在大腿。

    枪口微微偏转向适才无人机坠落大概位置,段成伍试探性放了机枪。

    还真别说,真给他瞎猫碰到死耗子……蒙对了。

    枪击三下后,那噪二的笑声嘎然而至。

    华表完美完成了华表交代的任务。

    “干的漂亮,成伍!”这已经是温泉鑫今日第二次对尖刀连战士的枪法表示钦佩了。

    之前,华表的一击必杀,展露了尖刀连战士特有的沉稳和战斗素质。

    而段成伍呢,虽然未能向华表那样一枪毙杀,但是他的盲狙,不仅反映了运气,也说明段成伍的记忆力,观察力出众。

    温泉鑫的夸赞并未似上次那般引起众人附和,也未能环境村内紧张气氛。

    所有队员照旧是紧盯外面局势,手里枪械全都做好了随时战斗准备。

    突然消失的声音并未叫外面“奔跑者”终止探查行动。

    这些畜生虽然没有章法,但还是在四处胡乱游走,以图找到声音源头。

    可惜段成伍这边度极快,根本没给畜生现机会。

    “大家都别慌啊,现在声音已经终结了,外面那些家伙折腾不了多久就会自个儿停下!!”

    老林安抚一句。

    他知道这个时候人是最容易慌张的,毕竟外面那么多嗜血畜生在面前晃荡,是个人都会紧张。

    说不紧张那都是扯谈。

    而这个时候,大家手里都有家伙,一旦有人控制不住情绪,扣动扳机,那可就真的炸锅了。

    可谁能想到,林俊夫这边安抚性话语刚刚落下,其手台内里又传来了男人声音:“哎呀,我现在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们的射手了!这枪法还真是准啊!这样都能……唉,何必呢,你们自己不是要外面那些家伙激情些?我这不是顺应你们意思帮你们忙嘛,你们为什么又……”

    “行了!别在那里继续装疯卖傻了,有什么家底就都漏出来吧,在那里兜圈子有意思吗?大家都是成年人,想干嘛就直接干,别磨磨唧唧,你真以为考这些鬼把戏就能叫我们屈服?那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

    老赵已经是到了忍耐极限。

    对方做这些破事也就算了,还在那里叽叽哇哇说废话。

    你说这种事儿如何叫人能忍?

    听了老赵尖锐的斥责,男人不出意外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似之前那样耽搁太久。

    “呵呵,天真!?我很喜欢你说的这个词。不过就目前情况看,我们双方要论天真程度,恐怕还是你们比较合适吧!既然你想要说实际,那么我就跟你说实际,你们不会真以为打了那飞机,结束了笑声就能高枕无忧了吧?哈!哈!哈!如果你们真这么想,我只能把你们的话原封不动送给你,你们还真是天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