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集卡阻击战(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集卡阻击战(二十九)

    “别闹小温,现在这情况你能冲出吗?你这门一开,我们都得玩完!!”

    屋子早就被攀爬者围了个里外三层。

    温泉鑫有心是好的,可诚如老赵说的那样,现在他们所处局面,不是说靠有心就能解决的。

    畜生的压制根本不可能给他们出去机会。

    所以时下塔楼弟兄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他们自己。

    想到这儿,老赵深提了口气,有些事儿必须当机立断。

    既然躲不过,那就只能去面对。

    “喂!!华子!”

    “小段怎么说?”

    “他说目前对方有意隐藏他没法追踪,他要你想法诱骗对方开火,这样他才有办法找到对方!!”

    “明白了!”干脆到了四个字,华表眉头紧锁。

    “华子!”身后,老林略显虚弱的声音传来。

    华表回眸看去:“什么事儿,老林?”

    “这事儿,我,我来做!”自己臂膀伤势严重,自认命不久矣的老林希望死前能为队伍做些贡献。

    毕竟,之前手雷破墙的事儿是他搞出的,现在由他冒险吸引狙击手也是他弥补这一过世最佳途径。

    华表看了看林俊夫,他能从男人眸中读出那抹决绝。

    对此,华表摇了摇头,勉励挤出丝笑容:“呵呵,老林,说啥呢,看你样子就跟要上刑场样,相信我,还没到那步,我们用不着拿命去拼!”

    “不,华子!你不明白!这……这眼下都,都是因为我……”

    “好了,老林,你就老实歇着,一个狙击手而已,若是搞不定他,我们也就别怪尖刀连名号了!”

    说完,华表眼眸四下扫过。

    适才与攀爬者战斗,弄得塔楼凌乱不堪。

    在巡视一番后,华表落目在物资巷上。

    完了,他蹲下身,拔出身上手枪,卸下弹夹,看了看,确定满弹后,拉动枪栓,交到老林手上,继而吩咐道:“老林帮我盯着后面!”

    “好!没,没问题!”结果枪,老林集中精力。

    而华表呢,则是打开物资巷开始在内翻找。

    完了,从内挑出个偏状牛肉罐头,完了着拿在手。

    “老赵,你跟成伍说,叫他做好准备,我这边马上行动!”

    “哦,好嘞,你担心,务必注意安全!!”嘱咐一句,老赵赶紧是手台重复华表话语:“小段,华子那边已经就绪,他让我告诉你做好准备!重复,华子那边已经就绪,你做好准备随时狙击!”

    “收到!”低沉嗓音回了句,段成伍一直都是出于待命状态。

    “华子啊,小段那边准备好了!”

    “明白了!”

    “华子啊,那个什么,你,你……这事儿还是交给我坐吧!”

    华表闻言,拍拍老林肩膀:“老林啊,你就安稳帮我盯着后面,剩下的事儿我来做!”

    “可是……”

    “别可是了!做事儿吧!”不容辩驳回了句,完了华表委身行到墙壁边。

    拿起罐头,慢慢送出顶。

    华表行动速度很慢,他故意营造一种探头效果。

    一般来说,这样情况并不容易叫狙击手开火。

    但问题,眼下雨势这么大,又是黑夜。

    在这样情况想远距离狙击,人的视野肯定会出现偏差。

    加上,对方一直是押着己方打,很容易在心理产生轻视。

    而这对一个狙击手的判断绝对会造成不好影响。

    华表相信,对方若是真的有在监视塔楼情况,看到异状出现绝对会采取行动。

    毕竟,就现在情况看,己方阵营似乎没有人能对他这个狙击手造成威胁。

    塔楼唯一有**的自己已经被人控制的死死不能动弹。

    其它队员都被丧尸逼退房内无法冲出。

    敌方狙击手时下绝对可以说是安全无忧。

    这是华表对敌方狙击人目前心理状况的一个推断,也是他采取罐头诱敌的策略源头。

    段成伍拖着**好似雕塑般一动不动。

    暴雨浇淋的雨水打在身上发出噼噼啪啪响声。

    可即便如此,段成伍还是纹丝不动,丝毫不受外界环境干扰。

    此刻若是有人从他面前走过,怕是都很难发现树后藏着一个人。

    罐头一点点被轩战啸托举出塔顶。

    华表闭气凝神缓缓移动,林俊夫呢,则是认真替华表把控着四周。

    突然,华表托举罐头左手只觉猛地一震。

    完了一股粘稠液体流淌而下。

    华表蹙眉看去,罐壁之上老大孔洞从左到右贯穿而过。

    毫无疑问,能打出这么精准一枪的,其源头已经毋庸置疑了。

    成伍!就看你的了!

    段成伍手托**,镜头中火光一闪而过。

    但在狙击手间角逐较量,这点火光足可分出胜负。

    枪口顺势移转,段成伍枪口落在适才火光亮起出。

    微调狙击镜,段成伍立刻是看到对面高楼定上匍匐着一个黑影。

    对方显然没有发现段成伍的存在,而且对方自大的在射击一次后没有离开原定位置。

    要知道这是身为狙击手的大计。

    正所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话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但凡合格狙击手应该都明白,猎杀对手的机会只有一次。

    你能开枪的机会只有一次!

    不管开枪后是否集中目标,都应该离开转移以免被敌人反制。

    可是眼下对方狙击手居然依然待在阵地。

    他的自打与轻视叫他彻底暴露在了段成伍的枪下。

    对方狙击水平如何,段成伍没必要知道。

    对方是否抱有轻视大意之心,段成伍也没必要知道。

    对方有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段成伍还是没必要知道。

    他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对方已经处在自己射程范围内!

    自己下面要做的就是……送对方归西!!

    风速,风向,湿度,所有一切环境因素早就在段成伍掌握中。

    他以最快速度进行调整,完了轻扣扳机。

    “砰!”沉闷枪声响起,段成伍清楚见得射出子弹穿过雨幕,径直打穿对方狙击手狙击镜,完了捅穿敌人脑壳,血花爆起!

    “目标解决!重复,目标解决!!”

    丢下这句话,段成伍马上是侧翻滚动,向山林内里滚去。

    同样错误,段成伍不会去犯。

    他不会给对方任何发现反击他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