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改造丧尸(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改造丧尸(十三)

    队员们枪法烂这是不争事实,加上暴雨干扰,指望下面队员准确毙杀丧尸是没多大可能,强人所难事情。

    所以华表提出要求很客观,他不求队员怎么样,只求他们能最大限度阻敌登塔。

    为了降低队员眼里,华表随即又紧接补充一句:“你们听着,如果时候在阻击过程中,有漏网之鱼突破封锁线,记得用手台及时通知我,剩下我来搞定!有没有问题!?”

    这是华表目前能够想到唯一靠谱办法。

    老赵没有多想,当下肯定:“没问题!!”

    怎么可能没问题!

    老赵很清楚自己这边目前所能做到程度。

    他们刚才射击就已经很尽力了,可事实结果还是没法达到狙敌上塔目的。

    没办法,攀爬者攀爬度实在太过,如果他们是普通人类,那么老赵有百分百信心利用己方火力给华表在外编织一道防护狙击网。

    可问题,现在己方面的的是什么!?

    对方是丧尸,这帮家伙除非爆头,否则子弹打在旁的地方毫无意义,就跟给人挠痒痒没有区别。

    所以,对于华表的提议,己方弟兄能完成多少,能做到怎样,这个说实话老赵心下一点底都没有。

    之前,做不到,老赵心理着急,至少还相信上面华表,老林能应付。

    可现在,华表明确说明他要给老林处理伤口,还明确下达命令,指示己方为他的手术尽量争取平和环境。

    华表把事情说得很轻巧,只是要求“尽量”。

    但落在老赵心理……他清楚事情的严肃绝没那么简单。

    如果自己这边没法帮华表,老林挡下畜生,那么待会儿一旦有攀爬者突进到塔楼内里,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老赵几乎脑中瞬间脑补华表,老林仓促之下被偷袭场景。

    想到二人被丧尸攻击惨死场面,老赵心底便是一揪。

    挡下啥废话没有,喝了一嗓:“子,送些弹夹过来!!”

    完了,又是透过手台给下面队员吩咐喝道:“兄弟们,华子刚才话都听见了吧。现在华子跟老林的命就掌握在我们手里,华子能否顺利给老林处理好伤口就全看咱们能在下面拖多久。从现在开始大家都没收着了,我的命令只有一个,好好招呼那些畜生,绝对不能让他们攻入塔顶半步!!”

    命令随时这么下,但是老赵清楚,想要做到这点实在是太难。

    凭他们的枪法,是绝技没法封锁攀爬者,不让这些畜生进入塔顶半步的。

    不过不管实际能不能做到,这份决心是要有的。

    正所谓两军交战勇者胜。

    时下对老赵来说,气势这东西是己方队员非常需要的。

    “你就请好吧赵叔,我一定会好好招呼这帮狗日的玩意!!”

    给下面队员交待完毕,华表又是给段成伍下达指令:“成伍,我这边塔楼前方是村里兄弟视野盲点,你待会帮我盯着点,还是那句话,如果现丧尸从正面突进,手台呼叫通知!!不过切记,不管生什么,你都不要开火暴露自己,明白吗!?”

    最后一只丧尸就是从塔楼前方突进进来,当时若不是改造丧尸及时射袭加特林,那眼下也轮不到华表给各方队员下达指示,他跟老林估计早就成了该死畜生口腹大餐了。

    但即便如此,华表还是头脑十分清楚没叫段成伍远程狙击。

    因为这当中风险太大,华表可不会为了自己塔楼安危,冒险暴露山上队员位置。

    “明白!”段成伍回的干脆。

    但是心下却是十分心忧前方状况。

    身为军人,段成伍不会似老赵及其他队员那样患得患失。

    身份赋予他们的能力就是综合战场形势作出最重要判断,并切实按照这个落实下去。

    而搁在眼下局势,很显然,保护山上队员,不暴露自己是段成伍最该做,也是正确选择。

    哪怕会因此牺牲对面塔楼兄弟。

    这一个合格战士必须具备的素质。

    两边都交待完毕了,华表将手台放在一边。

    完了取过胡乱散在地上的弹夹。

    适才乱战中,一只手的老林只能是勉励还击,没法收拾妥当。

    华表从弹药箱内取出子弹,完了以最快度装填好几个空弹夹。

    之后给几把枪都重新更换弹夹。

    这是他们待会儿自保武器,搞定后,华表取过一把92交到老林手里。

    取过后,老林点点头,示意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华表吐了口气:“好吧,我们开始吧!”

    说到就干,华表取过医疗箱。

    照旧是给林俊夫拆除包扎物,然后消毒伤口。

    做好前期,华表从地上取过一枚子弹。

    敲掉弹头,将内里火药均匀撒在华表伤口创面。

    了罢,取过手术刀,用酒精擦拭。

    之后,还是给老林递了快纱布包团成条装:“拿着放嘴里,待会会很痛!”

    看了眼自己小臂覆盖的火药,又看了看华表手里手术刀,老林兀自咽了口吐沫。

    这个节骨眼你说他心理一点不犯嘀咕那纯粹是吹牛。

    老林对于华表接下来要做事情并不陌生。

    但他对此认知也仅仅是停留在那些影视电影中。

    可即便如此,光是画面里主角所展现情况也足够林俊夫心下忌惮的了。

    定了定神,现在情况已经到了这一步,再怎样老林都得咬牙坚持。

    他这不单单是为他自己,更是为了整个团队。

    不能再叫华表为自己操心了,不能拖累整个团队了。

    想到这里,林俊夫果断把华表递过医疗敷袋塞进了嘴里,完了扭过脸,抖了抖自己胳膊,嘴中出“嗯嗯”声响,意在招呼华表动手。

    “好,那我们开始!!”早迟都要来这么一下,华表简单应允后,摸出火机打着,完了将沾染酒精手术刀,在火焰上方来回过了那么一下。

    登时刀具表面裹卷一层“绿色屏障”。

    “老林,咬紧撑住,我要开始了,这还会很痛,不过也就一下子。坚持住!!”

    点点头,华表把头一昂,做好了准备。

    望着老林创口出的火药,华表目光一凝将刀夹杂火焰的手术刀触碰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