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改造丧尸(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改造丧尸(十四)

    “哧~”火苗触碰火药,瞬间引燃。

    火药引燃同时,林俊夫整个人就跟是被电击了般抽搐一下。

    没有哀嚎,没有痛叫,老林什么声音都未出,他身子一歪软瘫在了墙壁之上。

    见得老林这般反应,华表一颗心头快跳出来了,当下抬手探伸到老林鼻头。

    试样一下,没事儿,还有气,只是痛晕过去了。

    不禁是长吐了口气啊,这老林若是出了事儿,华表真是一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

    可就在华表这边刚刚确认完老林状况,准备手势地上狼藉的时候。

    身边手台突然传来段成伍的疾呼“华子,华子!有情况!有丧尸从正面突袭过来了!!”

    声音传到华表耳中,华表反应也算迅,第一时间便是扭转过身。

    可也不知道是信号传输延迟,还是段成伍报告太慢,等华表转身后,一个合影已经是朝他飞扑了过来。

    由于畜生来的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华表根本来不及做出更多反制。

    他就这么被畜生结结实实逮翻在地。

    不过落地后,华表还是第一时间做好了保全工作。

    他膝抬手挡牢牢控制畜生嘴巴与自己距离,同时脑袋扭动以规避畜生双爪抓挠。

    “华子,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华子,收到请回答!?”

    手台内段成伍的疾呼仍在继续,华表倒是想给急躁状态段成伍一些回道。

    怎奈现在情况,他哪里有那功夫去做那事儿。

    被畜生牢固困在地上的华表几次试图靠蛮力反制畜生,将之甩脱。

    但是很显然,眼下面对这只畜生无论是提醒,还是身高都比他华表要具优势。

    旁的不说,光是畜生那滚圆的身子就似是一座小山压在华表顶上,叫他根本没法反制。

    想要依靠自己力量甩脱畜生是没可能了。

    而老林那边尚处昏迷也指望不上。

    华表现在情况有些不太乐观。

    而此刻华表担心的还不是自己安危,因为他自己这边被压制不能动弹,万一这个时候和之前再不凑巧突进一畜生,那老林性命可就堪忧了。

    绝对不能让这样惨剧生。

    要知道老林为了身上伤口已经承受了太多伤疼。

    作为华表他本人有责任也有义务在男人昏迷状态确保他的生命安全。

    左手扼住畜生脖子,华表继续扭头与畜生周旋。

    不过扯出的右手他可没闲着,他胡乱在地上摩挲,他需要找件东西解决畜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老天爷倒是没在捉弄胜利者联盟一方。

    这边摩挲之下,华表很快便是在地面触碰到一抹寒凉。

    是刀!!手术刀!!之前华表给老林缝合伤口用的手术刀!!

    适才畜生来的突然,叫他手里工具在撞击下不住脱手。

    现在摸到手术刀,华表心底立马是有了底气。

    拇指拨动,华表将手术刀在地打了个转儿,完了握住刀柄没有任何犹豫抬起便是朝畜生脑袋怒戳而下。

    五秒连出三刀,华表毙敌度端是迅猛。

    三刀两臂,华表能够明显感到左臂一沉,不用说畜生死翘了!

    用力一推,将身上死尸推离身子。

    华表赶紧是从地上爬了起来。

    完了摸过砍刀及枪械,当触碰到枪把冰冷触感后,华表这才稍稍心安吐了口气。

    好险,刚才若是没有摸到地上手术刀,亦或再行楼顶杀出虫子,那现在结果如何还真是两说。

    来到林俊夫跟前,华表仔细检查了老林情况,男人并没因为突袭丧尸有什么问题。

    老林昏睡的很瓷实,由此也不难想象适才缝合伤口他所承受的痛苦。

    作为也曾有过内似经历的林俊夫来说,他对那种痛深有体会。

    “华子!!华子!!你现在如何,收到请回话!!”

    手台内,段成伍的呼叫再次传来。

    对方的呼叫相当急促,华表知道自己兄弟是担心塔楼情况,当下不敢耽搁,他怕段成伍收不到消息,会导致下面弟兄做出不理智事情。

    现在如果下面面弟兄冲出来实施救援,那可就正中敌人下坏。

    眼眸在楼内杂乱地板四下扫过,很快华表便是在地板上找到了适才被畜生撞翻的手台。

    拿在手里确认了下,还算ok,没有问题。

    完了,华表赶紧按下手台,回复道:“我是华表,塔楼安全!!重复,塔楼安全!!”

    终于是出声了,听得手台内传来华表声音,段成伍不禁也是下意识松了口气。

    “老林怎么样,华子!?”

    段成伍的呼叫,老赵听的清楚。

    虽然他这边看不清外面具体生了什么,但是毫无疑问,他确定段成伍的紧张呼叫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所以,华表这边给出肯定答复说没事儿,老赵很自然关心自家老伙计情况。

    瞥目看了眼尚处昏迷状态林俊夫,华表如实回道:“我刚刚给华子昨晚紧急缝合手术,他现在……昏过去了。”

    “什么!?华子你说什么!?老林他……昏过去了?”

    手台内华表的回答受电波干扰断断续续,不是特别清晰。

    但其话语里几个关键词老赵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昏过去了!?单就这四个字瞬间便是叫老赵紧张了起来。

    对此,华表也是无奈啊。

    他照旧如实说道:“手术很痛,没有麻药,老林是痛晕过去的,问题不大,过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你确定吗?”正所谓关心则乱,老林,老赵平日里接触最多,作为团队重要“铁三角”,老林,老赵平日里在一起解决问题,处理问题,互帮互助,可以说感情那是极深的。

    时下听闻老伙计手术过程晕过去了……老林如何能够不担心老伙计。

    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恶劣医疗环境下,段成伍说老林是疼晕过去了,说实话,对于此点老赵心下是抱有一定怀疑的。

    他担心华表是出于维稳心态故意编篡了一个借口来避免己方做出过激行为。

    听到老赵的紧接质问,怀抱当下便是明白老赵心下所想。

    还是不敢耽搁,诚如老赵分析那样,现在华表就怕他们下面这些人头脑热过激行动,所以……

    “是的,老林他是手术过程痛晕过去了。这事儿现在没法给你们解释。总是,老林目前没事儿,你们不用担心。过会儿他醒过来我会叫他们给你通话老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