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搭建隔离房-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八十一章 搭建隔离房

    屋内照例被隔成了3个单间,每个单间由2层满载衣服的纸箱垒砌分开。

    地板被打扫的很干净,三张由纸板,面料组成的简易小床被整齐的放在了上面。

    “基本的生活用品尉泱都给大家放在这里了!”顺着林俊夫手指的方向,幸存者们看到门框左手边的墙角上一条悬在半空的铁丝被挂着三块棉质的面料,其下一盏木凳上面也被摆放了诸如碗筷,纸笔以及蜡烛之类的东西。

    待介绍完屋子的布局后,林俊夫又是接着说道:“另外小尉也把各位的分房住宿问题给拟定好了。小唐,王强,阿城你们住这间;吴超,胡晓东你们住这间;大壮,王大国,赵云海你们住这间;”

    一边说,一边指,虽然不知道尉丫头是以何为依据来进行这次分房的,不过从众人面部的表情来看,他们似乎并无太大的反对意见。

    “咳咳,大致情况就是这样,如果各位有什么异议可以现在提出来。”

    静待了数秒,就在林俊夫以为本项事宜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位列队伍后排的王强突然摸着鼻子走了出来:“嘿嘿,林管啊!我有一事。”

    见得年轻人一脸讪笑的表情,林俊夫也是浮起了一抹好奇之意,他当即含笑开口道:“什么事呀,小王?”

    “哦,其实吧,这个……也没什么……”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王强挠抓了两下后脑,继而不太好意思的回道:“是这样,你看你们管这叫隔离房,我的意思是要是后期没人需要隔离,那空着多浪费啊,要不……”

    “哈哈哈!”爽朗的一声大笑,林俊夫的笑声令得王强直接尴尬的僵在了那里。

    “放心吧,这屋子尉泱姑娘既然花了那么大力气整理,咱自然要叫他物尽其用,我们早就商量过了,以后只要没有隔离需要,就还是你们几个住!”

    话闭,王强着力的猛拍了下手掌,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地方。

    不过也难怪他会有如此表现,毕竟相较于储物室的纸箱和楼底的大通铺,明显这里的“vip”隔间待遇更好。

    有了王强这出“闹剧”的调节,幸存者们的心情也相应的放松了许多。

    接下来,他们便是随着林俊夫回到了厂长室,因为对于此行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缘何每个人身上都沾染了那般多的腥血烂肉,这是后者亟待要搞清的事情。

    进入厂长室,浓烈的烟熏味登时侵入了众人的口鼻之中,饶是赵云海这样的老烟枪也是不自禁的努了努鼻子。

    “我说,林管啊!你这烟瘾可真是不小啊!你看这烟雾缭绕的,搞的跟仙境似的!”有意调侃了林俊夫一番,当然胡晓东的真实目的不过是想提醒一下后者“烟虽提神,但也需适量”哦。

    对此,林俊夫只是苦笑的摇了摇头。

    他何尝想这样不要命的吸食呢,说实话,以前饶是工作在忙他一天也至多吸2,3根,但自从进了这家厂子后,自从老王病重不能继续管理,所有的重担几乎全都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20来口人呐,你得管他们吃,管他们喝,管他们的安全,更重要的是这20多个人中将近一半都是病患。

    所以你可以想象的出林俊夫当时的压力有多大,如果不是遇到唐小权这帮够义气有能力的新人加入,他真的有种想要冲出去,干脆死在外面的冲动。

    待得众人进屋落定,烧完水的尉泱也恰好赶了过来,她赶紧是为同伴们沏上了热水,而当其将瓷碗递至唐小权跟前时,后者不知为何竟是没有接住。

    于是……

    “咔嚓!”失控的瓷碗,自由落下,瞬间便是摔的粉碎。

    由于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饶是当事人尉唐二人在内皆是僵在了原地。

    不过,片刻后……

    “我擦!权子!你搞毛飞机呀!不会杀个丧尸把手给杀软了吧!你看看你啊,万一把尉泱妹子给烫到了咋办?”义正言辞,王强在训斥完自己兄弟后,又是将目光移向了前方的尉泱:“尉泱妹子,有事没?可有烫到哪里?”

    "啊?"显然还未从适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旋即她便是俯下了身子,着手轻轻将碎裂的瓷片拾了起来,同时毫无所谓的回道:“没事,我没事的,呵呵!”

    “啊呀!尉妹子!快停下!快停下!这活哪能让你干呀!”说话的同时,王强毫不客气的照着唐小权的屁股就是一脚:“我说你y有点眼力劲成不?碗你接不住也就算了,现在搞砸了,还不麻溜的自己捡起来啊!唉~你是猪吗?”

    唐小权被骂的一愣一愣的,他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有发现蹦不出一哥词来,接着他便觉着背脊一股大力压来,然后……

    “啊哟!”人生就是这么充满“缘分”,重力的驱使,使得唐小权本能的俯下了身子。可谁曾想,世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儿,待他即将要俯到最低之际,尉泱地上的碎片刚好拾捡完毕,然后,她抬起了脑袋。于是……

    几乎是异口同声,两个脑袋在不可避免的撞击之下,各自发出了一声惊叫。

    这下唐小权可真是有些无措了,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连声歉道:“那啥,小尉,我不是有意的,我刚真没注意到你……唉,实在是对不起啊!对了,你要紧不?刚有没有撞疼你!要不要处理一下!对对对!我看还是处理一下为妙,免得留下什么后遗症!”

    连串不着四六的话语从唇齿间蹦达而出,听的一旁的众人皆是莫名奇妙。

    不过年长的赵云海和胡晓东似是看出了什么,兀自唇角都是浮起了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尉泱缓缓抬起头来,俏丽的脸庞泛着些许的羞红,她没有正视眼前男人的眼睛,只是默默的取出了一只新碗,在朝内加满了热水后,将之重新递了过去:

    “放心吧!我没事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