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吴超死了(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吴超死了(一)

    段成伍的警告来的太过突然。.

    不论是赵云海还是吴都显然是没反应过来。

    吴下意识抬起脑袋,眼眸中,畜生肩头的加特林不知何时对准了自己。

    望着加特林森寒枪口,吴下意识吞咽口吐沫。

    他手下不敢耽搁,赶紧将刚刚取出的新弹夹送入枪膛之内。

    完了用力拉动枪栓,只是不曾想不等吴举枪射击,畜生肩头那个稳稳对准吴的加特林慕的火光大放。

    “哒哒哒哒哒哒!!”

    耳朵被加特林恐怖射弄出的巨大动静震的耳膜疼。

    不断有弹壳迸出,穿过窗口落在老赵脑袋。

    可是眼下叫老赵惊愕的不是外面畜生弄出的动静,而是……

    “吴!!子!!”

    加特林的射可想而知,当吴意识到畜生要开枪想要避时已经晚了。

    当加特林枪口转动的时候,他的命运便是已经注定,子弹瞬间是把吴打成了筛子。

    下一秒,老赵便是眼睁睁看着吴举刀一半的枪口无力垂下,继而跌落。

    紧接整个人就跟是一张薄纸片般软软跪倒在地,完了径直扑倒在墙根躲避老赵身上。

    掌间可以明显感到血水的温凉。

    老赵双目圆睁,双手抖。

    好似是被抽走了灵魂的傀儡怔怔望着扑倒在自己怀里的吴。

    “子,子,子你不会有事儿的,子你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嘴中喃喃自语,老赵两眼毫无神采。

    只可惜他的喃喃自语未有得到任何回复,吴血水一点点染满他身下地面。

    吴死了,死的很彻底。

    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便是被畜生肩头凶猛火舌吞噬了性命。

    这时,温泉鑫不知何时从旁侧屋内冲了过来。

    刚刚赶到的年轻人在畜生火力停歇后,方才健步愉悦冲进屋内。

    尤其事态紧张,加上要提防畜生弹丸攻击,温泉鑫倒是并未注意到地上死绝的吴。

    他冲进后,头一句便是紧张问道:“老赵,你怎么样!?”

    老赵茫然抬起脑袋,然后失神丢出一句:“吴……,子……他死了!”

    眼眸瞬间胀大,温泉鑫愣愣僵定在原地,就似是武侠小说里和人对弈被点中了穴位般。

    吴死了?

    温泉鑫有些不太能够接受老赵给出他的这个信息。

    怎么可能,吴怎么可能死,吴不是在里屋装子弹吗,他怎么会……

    脑中不断提出质疑,可慕的,后知后觉的温泉鑫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下意识是低垂下脑袋,然后缓缓将目光落在匍匐在老赵怀中的那个人身。

    相同的衣物,相同的身材,尽管温泉鑫心下找了无数理由拒绝,但是……对方所有体征都容不得他去否决。

    是吴!!

    温泉鑫已经基本可以肯定这一事实。

    同样的衣着,同样身材,但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重点是面前男人身上一个个被打穿的血孔此刻看来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他,他是……子!?”尽管心里已经有了判断,但温泉鑫还是不愿接受,不愿承认。

    他本能拒绝这一事实。

    他不愿相信面前死人就是吴。

    吴和温泉鑫什么感情啊,末世之初,最早就是他俩兄弟在一起。

    之后遇到了胡晓东,温泉鑫,唐强他们,一路走来,遇到的艰难险阻不计其数,他们之间友情也是在这一路搏杀中越来越深。

    旁的不说,上次监狱一战,要不是吴舍身扑救,他温泉鑫早就去阎王殿报道了。

    所以说,温泉鑫和吴之前的情义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描述的,他们除了原本朋友关系,这一路的生死相扶更是建立了无可比拟的生死情义。

    所以时下吴遇到这种情况……说实话,温泉鑫接受不了也是情理之中事情。

    “他……是!”

    嘴中无力拖拽音调道出这几个字来。

    温泉鑫听罢,不能吞咽下喉咙。

    眼角当即是不由冲动,捉拿枪械的五指愈用力。

    枪身在温泉鑫因为悲愤不断加力抓挠下隐隐出挤压响动。

    温泉鑫内心一股无名怒火正在腾腾燃烧。

    面前是他最好的哥们。

    这一路那么多生死攸关阵仗他们都挺过来了,可没想到居然死在了这原本很安全的屋内。

    悲戚啊!愤怒啊!正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不在沉默中爆,就在沉默中灭亡。

    温泉鑫无法作势自己兄弟这么被人打死而不作为。

    当下他毫不犹豫是撩起地上枪械,完了,豁然跃起身子。

    “你个狗日的王八蛋,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哒哒哒!哒哒哒!”用力拉动枪栓,温泉鑫直接是举枪招呼便射。

    此刻每一自枪膛射袭的弹丸于温泉鑫来说都是携眷他愤怒的火焰。

    老赵照旧是傻愣呆坐在地,面前吴的尸体就似是有魔力般吸引着他的目光。

    直到这耳边在被猛烈枪击轰的耳鸣生疼。

    心骤然一紧,老赵本能抬起脑袋。

    当瞧见温泉鑫听着枪口在那泄般扫射时候,老赵眉头不由紧蹙了起来。

    适才吴被加特林扫成筛子模样不由再次呈现在老赵面前。

    是幻觉,有不是幻觉。

    但是不是幻觉都已经不重要了。

    对于老赵来说,现在的枪声就似是地狱丧钟,他不能也不愿再见己方弟兄倒在自己面前。

    适才就是他的傻愣,呆滞,没有及时制止才导致惨剧生。

    如果适才老赵及时制止吴的莽撞行为,或许惨剧就不会生。

    但很显然,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

    事实结果是,时下吴被加特林打成了傻子。

    可吴的惨剧不能制止,但是眼下温泉鑫……

    脑子虽然还处懵圈混沌状态,可吴的尸体却是无不再提醒老赵得组织相同事情生。

    他绝对不能在让自家兄弟死在这里。

    抬起头,老赵厉喝道:“小温,快趴下,你赶紧给我趴下,你这太危险了!!”

    危险吗!?或许吧!

    可对此,温泉鑫显然已经没有概念了。

    准确来说,当其看到吴倒下尸体时,温泉鑫已经无所谓自己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