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吴超死了(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吴超死了(二十一)

    男人的话说的大义凛然,也很有道理。

    不过老赵没有着急插口,而是继续等待男人后续话茬。

    他倒是要看看这男人能信口雌黄到什么程度。

    “不过呢,原则虽要遵守,但凡事都有尺度。”

    哼!横竖都给你说了,老赵轻蔑应声,静等男人下面“合理解释”。

    “杀人者是必须受到惩罚的,但对于这种,冤有头,债有主,我相信你们当中很多人是被迫的,所以呢,你们只要投降把那个幕后主使者给交出来,我们把他处理里也就算是给监狱死去一众兄弟一个交待。也叫其它队伍看到我们惩治外来侵略者,及保护他们的决心和态度。”

    真是完美的托辞啊,相信任何人听了,都难免不为之心动。

    这么大的事儿,只杀一人,这样买卖对于时下危机处境胜利者联盟队员而言无疑是很具诱惑力的提议。

    接受了,他们只需要推举一人出来给末日救亡复兴会方面“杀鸡儆猴”,就能保有现在一切。

    这种情况,说实话,太叫人动心了。

    可问题仔细想来,这最后推举谁做那必死之人不又是一场人心的智斗吗?

    而且,深想下去,透过这样方法存活下来的人,继续待在一个团队,就算给他们原有一切,这人心都变了,还怎么可能再真正回到过去局面?

    “呵呵,你这开出的条件还真是让人动心啊。不过很可惜啊,我就是那个幕后的主使者,不好意思,我现在要是听了你的,放下武器,带队伍投降,我的小命岂不是”

    你不是各种含沙射影的暗示嘛,老赵眼下得到了男人所想达到目的的一切,当下不客气直接了当表明自己就是那个对方口里要杀鸡儆猴的主。

    按你意思,老子投降就得完蛋。

    既然这样,我老赵还有什么理由缴械投降啊。

    也是没想到老赵会给他来这么一出。

    以至于原本还信心满满的男人一时间被揶道哑口。

    最后,无奈笑道:“呵呵,我只是给你提个合理化建议,具体怎么想,怎么执行那是你个人事情。还是那句话,命是自己的,想怎样那都是你自己事儿,不过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作为一个队伍头头,这个时候,怎么样你也该为你下面人想想,不然晚上睡觉你真睡的安稳吗?”

    “过去我睡的很安稳,但是你们这在我这吵吵了一晚,你觉着我还睡安稳吗?你要是真的有心,那就麻烦你,带着你的人滚蛋。然后自个儿老实道我这里谢罪,或许我能绕了你那些手下。所以你说道现在就刚那句说道点子上了,那就是不管怎么样,到了这个时候,你作为头头,该给下面人想想啦。”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老赵基本一字不落把男人说的话给原封不动踢还了回去。

    听到这儿,男人是看出老赵的冥顽不化了。

    “你真要把事情弄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吗?”

    “这个问题似乎你不该问我吧,我们从来没想过要和你们开战啊。”一句话把男人问题给怼了回去。

    “哼,看来你的确是对下面人死活不在意啊,要不然就刚才死的那人多好一年轻人,就那么死了,他要是知道你现在的嘴脸,不知道道唉,可惜啊可惜!”

    意有所指的恶化与,男人口中所知年轻人是谁不言而喻。

    而老赵在听了这番话后,心弦陡然一揪,拿捏手台的五指更加是蹙紧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个问题是时下他最不愿触及的东西,也是他竭力想要掩盖的事情。

    时下被男人这般直白道出,而且还是透过手台,你叫老赵如何不心绪复杂。

    果不其然,就在老徐这边心忧之际,另外一部对内手台传来了毕大虎质询声音:“老赵,那货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年轻人死了他说的可是真的!?你们那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是啊,老赵,你刚不是说屋内一切安全没出事儿吗?那他对了,怎么半天没见小温动静,是不是他”

    王忠瑜这才意识到己方已经许久没有听到温泉鑫咋呼声音了。

    这很不符合对方性格。

    以对方情况,这个节骨眼,早就该出言给对面男人怒怼了。

    可是实际情况,温泉鑫完全没动静,就跟失踪了样。

    听得王忠瑜这般质问,余下队员也是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

    刚才众人都忙着应对改造丧尸,忽略的细节问题,此刻一一浮出。

    毕大虎立刻附和:“是啊,老赵,小温呢,怎么没听他说话!?”

    质问声一个接一个,老赵听得耳膜发胀,脑袋发疼。

    而另一部手台里男人的聒噪还在继续。

    “既然你非要顽抗到底,那么我就只能加大打击力度了,你别以为躲在屋里就真的安全。我告诉你,我们今天过来收拾你们,早就考虑好了应对方法。所以对面团队的队员你们听着,像你们老赵这样头头,趁早把他杀了换活命机会,别在傻乎乎替他卖命,枉送自己性命。”

    “滚你妈的!我们团队的事儿轮不到你bb!你最好给老子闭嘴,我们这儿没人想听你个老鸭嗓子在这屁话!!”

    眼下温泉鑫生死未卜,情况不明,心烦意乱老毕实在没心情听对面男人在那儿大放厥词。

    这也就是现在不知道男人位置。

    不然,毕大虎真想操着家伙冲出去把对方给乱枪突突了。

    他实在是受够了男人的废话。

    同样的感觉,其它队员也是一样。

    不过眼下大家更关心是村长室里目前状况。

    男人适才那句年轻人死了的讯息很难叫众人无视。

    在骂咧斥责完对面男人,毕大虎再次把矛头对向赵云海:“老赵,你听到没有,说话啊,小温现在怎么了!?”

    “他没事儿!”有些疲累回了句,老赵时下多少是慌了神。

    这就是谎言的代价啊。

    之前为了稳定事态,有意掩盖了吴超死亡事实。

    原因为已经挨过了队员盘问,队员注意力集中战局暂时不会提及。

    但千算万算没想到,这最后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