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吴超死了(二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吴超死了(二十四)

    华表确定自己的担忧并非扯淡。

    因为老赵他们的前车之鉴已经很好佐证了他的忧虑。

    现在毕大虎的泄吼叫已然吸引了奔跑者,那么几乎可以肯定,根据畜生盲从性特质,这余下畜生妥妥会根据过来。

    改造丧尸自然也不例外。

    而改造丧尸的火力不用多说什么,吴的死,村长室三人全部退守这一事实就很好说明了这点。

    所以,只要改造丧尸一到位,毕大虎,越贵山肯定会被压制。

    闹不好,还会出现人员损伤。

    毕竟,战斗这东西,不是说光狠,不怕死就成了。

    这打仗凶狠,不怕死固然能对己方战斗力起到加成作用。

    但是在绝对力量面前这种所谓的加成根本毫无意义。

    落在实际,老赵,温泉鑫,吴三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靠着毕大虎,越贵山同样没戏。

    所以,在事态彻底恶化前,华表必须出头制止这个危机。

    “老毕!!你不要冲动!!现在这事不是靠蛮干能够解决的!!”

    华表不敢太大声音说话,毕竟下面群尸虎视眈眈。

    他若是过激说话,那么势必也会落入群尸合围。

    如果单就一个人,华表这么做也没什么。

    至少这么做,可以吸引分散一部分丧尸注意力,从而缓解下面毕大虎,越贵山危机。

    但问题塔楼现在还有个受伤的林俊夫。

    为了保住男人性命,华表给老林做了两次伤口紧急处理。

    期间老林受的痛楚不言而喻,华表怎么能再叫男人陷入死境!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老赵眼下因为隐瞒吴死亡实情陷入了信任危机。

    抛开队员们是否真的对老赵不信任,毕竟这点华表无从窥探每个队员心思,尤其是在队员们这般混乱焦躁思绪下。

    但有一点,透过老赵适才回答众人问题吞吐模样,以及时常半天没反应异样举动,华表确定不管队员们对他老赵是什么态度,他老赵自己怕是已经把自己否定了。

    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别人对自己怎么看都不重要,但一旦一个人对自己都失去了信心,那就真的完了。

    如果老赵对自己没了信心,觉着下面队员都在质疑他,不信任他,那他还怎么可能继续带领队伍走下去!?怎么给队员布正确,靠谱战斗指令!?

    所以,这方面华表必须考虑。

    加入老赵正的出现上述情况,那他华表就得担起统领队伍的重任。

    不然村子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所以华表不能死,他不能搞出太大动静,叫下面丧尸注意到他的存在。

    可问题,现在楼下噪响的枪声,以及毕大虎失控狂暴的叫喝,完全掩盖了华表的警告。

    见得毕大虎对自己呼叫没有反应,华表不由是心弦紧绷。

    生死时,下面汉子随时可能暴走。

    既然毕大虎这边说不通,华表只能是转变目标,将目标锁定在越贵山身上。

    越贵山适才一直没有开口表面态度。

    这让华表对其抱有一丝希望,他现在别的不奢求,就希望越贵山脑子还没被仇恨冲昏头脑,他需要对方帮助。

    “老越,老越收到请回话!!重复,老越收到请回话!!”

    那么老越此刻在做什么呢!?

    毋庸置疑,他正跟着毕大虎一起在朝屋外畜生宣泄自己的愤怒。

    他之所以没有表态,那是因为他不能接受吴死去事实,他跟老毕表现走的是两个极端。

    老毕是直接了当透过自身泄来表达自己内心愤怒。

    而越贵山则是沉默不语,兀自压抑心境。

    当二人心情本质是一样的。

    况且不在沉默中爆,就在沉默中灭亡。

    对越贵山来说,不管是爆,还是灭亡,时下丧尸自个儿送到面前,他没有不跟对方硬刚的道理。

    兄弟及时家人,家人死了还能似华表说的那样保持冷静和理智那是屁话。

    所以不出意外,这华表的二次呼叫再次石沉大海。

    越贵山,毕大虎不是没听到怀抱呼叫,尽管因为信号干扰,嘈杂环境影响叫他们确实不太能听清华表手台传输内容。

    但是究其本质,还是二人内心不接受华表规劝,警告。

    之前不知道吴死讯也就算了,那个时候你们叫忍,叫以不变应万变……ok,大家悻然接受,执行。

    毕竟,那是为了大局,为了村子,为了活命。

    可现在呢……吴死了,被乱枪打死了,按照老赵,华表吩咐以不变应万变还被打死了,这么憋屈缩在屋里,自家兄弟还没逃过畜生魔掌。

    这种事儿叫毕大虎,越贵山没法接受。

    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如果早知道憋着,随着,窝着还有人会死,那他们为什么不正面跟畜生刚呢。

    那样,就算是死了,至少还算个爷们。

    可眼下……一味地防守……毕大虎,越贵山受够了,在吴死讯侵袭下,他们的大脑已经不太能冷静理智思考问题。

    两个奔跑者在毕大虎,越贵山愤怒宣泄火舌下不堪一击,瞬间便是被打成了筛子。

    可是两个奔跑者仅仅是丧尸混成团的先头部队,很快,66续续,接二连三丧尸靠了过来。

    见得6续来到屋子跟前的毕大虎,越贵山没啥考虑的,操起家伙,继续扣动扳机,射袭子弹。

    飞射的子弹打的聚拢过来畜生,身子颤动,血水乱溅。

    中弹的畜生,有些倒下爆头毙命,而更多则是在颤动身子后,挺正继续前行。

    受负面情绪影响,令的本就没什么准头的毕大虎,越贵山更是难以做到精准打击。

    就这么,两把枪,六十子弹顷刻倾斜完毕,可看看聚拢过来丧尸压根没躺下几只。

    “老毕,老越,听到请回话!!重复听到请回话1!我知道你们俩能听见我说话,别给我装蒜!!”

    毕大虎,越贵山在下面泄报复,华表就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呼叫。

    可惜,所有呼叫无一例外全部石沉大海。

    以至于眼下饶是华表都没法保持克制情绪,言语间都变得激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