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吴超死了(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吴超死了(二十九)

    枪!起身后的毕大虎没忘这茬事儿,他的眼眸快速在废墟扫过,很快便是锁定了目标。

    枪距离他所在位置不到三十公分距离,可即便如此,毕大虎也是不敢胡乱动弹。

    没办法,在他咫尺距离一只“攀爬者”正对他虎视眈眈,这个节骨眼毕大虎若是乱来,很可能被畜生偷袭得手。

    所以他不敢动,一人一尸就这么对象而立。

    只是攀爬者显然没那么好的耐心跟毕大虎对峙,它直接驱动四肢朝毕大虎迅猛扑来。

    望着畜生这么强劲冲势,手无寸铁,只有一块石头的毕大虎可不敢正面硬刚。

    在着力把手里石头丢出后,毕大虎跃身闪避,完了顺势从地上撩过适才92手枪。

    落定,没有任何停顿,仰头朝后连放三枪。

    “砰!砰!砰!”爆豆般的枪响在狭窄屋内格外扎耳。

    可攀爬者显然没有收到任何损伤,畜生很快便是自尘雾中重新爬出。

    而在畜生准备对翻到在地毕大虎再行组织袭杀的时候,后方屋门突然火光彪射。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宣泄的子弹疯狂打在刚刚调整完毕“攀爬者”身上,畜生被强劲火力打的那是连连后退,整个尸身皮开肉绽,四散的血水跟开了闸的喷泉。

    越贵山挺着枪边打,边进,面上肃杀神采浓烈。

    待得空击声起,再看适才追着毕大虎狼狈不堪的攀爬者无力栽倒在了地上,血水瞬间染满地面。

    “老毕!!你怎么样!?”径直走到毕大虎跟前,越贵山关切问道。

    “呸!”朝地啐了口吐沫,刚才被畜生追的,毕大虎委实郁闷,忍着背脊痛苦,他从地上爬起,摇摇脑袋,回复道:“没事儿,就他娘给那畜生折腾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你还意思说!!”丝毫没觉着毕大虎的话有哪里好笑,越贵山神情严肃道:“刚才咱们说的,你怎么答应我的,说好了丢完就撤,你什么意思!?真当自己是超人,要拯救世界啊?你要真有能耐,别他娘给畜生整成这样啊!”

    望着越贵山满脸气火模样,心理有愧的毕大虎讪笑挠挠脑袋:“唉,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我不也没想到会有这茬事儿,鬼知道这畜生这么耐炸,居然没给他炸死。不过话说回来,那两个解决没有!?”

    “那两个”指的什么不言而喻。

    越贵山,毕大虎皆是下意识望向窗口方向。

    只是眼下的窗口哪里还有正形,破开的大洞早已取代了窗口原有位置。

    “我去看看!”言罢,越贵山将换上新单推入弹夹,完了用力拉了把抢栓,继而成警戒姿势缓步靠了过去。

    亦步亦趋,越贵山走的非常小心,枪口始终是对着洞口外面。

    没办法,这个节骨眼,屋内外硝烟弥漫,视野的干扰很难保证犄角旮旯突然闪出什么危险。

    很快,越贵山便是透过浓密硝烟看清了外面情况,此刻户外怎一个狼藉了得,难以计数的残肢烂肉散落满地,血水早已是汪洋一片。

    而在这些凌乱尸体中,改造丧尸躯壳那是格外显眼。

    畜生高大壮硕身子仰面在地,胸口厚实钢板被豁出了个大洞,内里血肉模糊一片,不用说毕大虎适才丢掷手雷镇海是在畜生跟前爆炸。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畜生整个脑袋此刻已经是被炸的碎裂半边。

    内里脑组织都隐约可见,远远看了着实恶心,再配合他啊面上仅存的鬼怪面具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恐怖感觉。

    “怎么样?老越,那畜生干了吗?”

    “一个已经解决了,另外一个还没发现。”沉声回了句,越贵山开始寻找另外一个畜生。

    闻及此言,毕大虎稍稍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两只改造丧尸解决了一只,单凭这点,自己适才冒险就没白费。

    不然若是这般冒险最后一个畜生都没解决,那旁的部署哦,就这把屋内墙壁开口所付代价就不是越贵山他们能够承受的。

    “你当心点!”

    提醒一句,毕大虎刚准备跟进看看情况,不曾想,突然屋外枪声大作,紧接就听一声惨嚎响起。

    “啊!”

    “老越!老越怎么了!?你怎么了!?”

    “别过来!!”

    “哒哒哒哒哒哒!”不是毕大虎过不过去问题,是屋外密集扫射枪火根本由不得他行动办分。

    加特林!!

    听这枪声动静,根本无需过去确认,毕大虎百分百确认是加特林。

    怎么会这样!?

    毕大虎脑子一片混乱。

    那么近距离丢出的手雷,难道还炸不死畜生!?

    不过时下不是纠结畜生死活问题,重要是越贵山情况怎么样了!?

    “老越,你是不是中枪了!?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啊!?”

    密集枪弹令的毕大虎没法过去查看越贵山情况。

    而越贵山此刻情况非常糟糕。

    他的左腿被畜生突然射出子弹打个正着。

    情急之下,越贵山强忍伤痛朝侧旁跃去。

    他适才那句惨嚎就是因为跳跃触及伤腿不自抑喝叫出的。

    血水顺着枪眼流淌而出,为了避免被流弹再行击中,越贵山强忍痛楚,拖着上腿努力朝角落退去。

    移动中,血水在地印染一片长痕。

    而底下越贵山的惨嚎也是叫外面弟兄心忧不已。

    “喂喂,老毕,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是不是有人受伤了?是谁!?”

    “刚才爆炸怎么回事儿?”

    队员们一句接一句询问,只可以这个节骨眼无论是毕大虎,还是越贵山都没把手台带在身上。

    所以很自然没人会给外面弟兄汇报实际情况。

    这让众队员心理没着没落。

    林俊夫不无担心:“华子,老毕那边多半是出事儿了呀。”

    “唉!”无奈叹口气,华表一拳砸在墙头:“他们肯定是丢手雷了!!”

    有点气恼,因为就在刚才,华表曾不止一次给毕大虎,越贵山提醒,警告不要冲动。

    可是他们还是不顾警告,提醒,强行和畜生硬刚。

    现在好了,搞出这个局面,尽管华表担心他们安危,但一想到他们做的事儿,心理就火气难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