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试探击杀(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试探击杀(六)

    村里没有傻子,谁都能从毕大虎适才不经意话中听出战斗的惊险。

    对此,毕大虎不想太过纠结,毕竟,真实因为他的鲁莽造成越贵山身上伤势。

    加上越贵山有意隐瞒,毕大虎不想露出破绽给旁人发觉。

    说来这也正是有点可笑。

    要知道几分钟之前毕大虎还在为老赵的有隐瞒吴超死讯着脑上火。

    但是眼下,落在他自己身上,也是重复老赵的桥段没有对其它弟兄道明越贵山伤情。

    缘由总是惊人相似。

    毕大虎之所以这么做,说白了,一方面,不知道怎么给队员们说。

    华表不是没提醒过他不要乱来。

    但他还是孤注一掷丢出了手雷。

    也正是因为他的莽撞造成这个记过,作为毕大虎本人他实在不清楚如何道出事情真相,他也不想因为这事儿,再让其他队员再犯他自己个儿翻过错误。

    另外,越贵山自己已经先行表明了自己没问题,对方的先行开口,也是给毕大虎一个台阶。

    毕大虎没有答话,华表却是紧接接茬:“听着老毕,我想我知道你遇到的畜生是什么鬼东西了。”

    这回轮到华表的话勾起众人兴趣了。

    不等毕大虎发问,王忠瑜先行开口道:“老毕,你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是的!!”

    “那是啥啊!?”

    “还记得老徐之前给你们说过一种丧尸叫做狂暴者吗?如果我推断的没错,现在我们遇到的这个所谓改造丧尸,其内在本体就是狂暴者。”

    “没错!华子,我和你的判断一致,我也觉着……按老毕分析描述的,这畜生应该就是狂暴者了。”段成伍突兀附和肯定。

    段成伍也好,华表也罢,他俩都是切身和狂暴者打过交道的,他们也是场上唯一跟畜生有过直接接触的人。

    所以听了毕大虎的话,再结合之前自己透过眼镜观察道的畜生行为举动,段成伍,华表双双推断,畜生多半就是狂暴者。

    “狂暴者!?”听了华表,段成伍先后发来的推断性回复,毕大虎有些惊诧回道:“你们说那货是狂暴者!?”

    “听着,老毕,不管我跟成伍的推断是否正确,那畜生都是极度危险的!!”

    华表这话纯粹是句废话。

    时下,越贵山一条腿已经废了,毕大虎呢,也基本被畜生折腾掉了半条命。

    所以,不用华表特别强调,老越和毕大虎那是打心眼领教了畜生的厉害。

    不过华表不是个喜好说废话,白话的人,他说这些想要强调的重点是:“所以如果畜生真的如我和成伍推断是改造丧尸没错的话!1那么……你要注意,这家伙不单单是靠听力来辨识行动,他整个尸身都是可以对你的行为作出条件反射式反应!!”

    华表的此般言论,越贵山,毕大虎觉着很熟悉。

    早前唐小权就曾就此问题做过非常详实的分析。

    只不过时间久了,众人对往昔的记忆已经淡漠,大家不太能记起当初唐小权对狂暴者的分析。

    但时下听得华表说辞后,立马是叫他忆起了过往。

    “妈的,华子,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那你有啥好法子对付它们吗?”

    说一千道一万,啥都是假的,现在主要问题不是分析对方是个什么种儿,而是怎么才能解决对方!!

    毕竟,畜生就在屋内,不把塔弄死,就毕大虎他们目前位置……一旦叫对方突破那就麻烦了。

    适才他冒险,尚且有里屋房子可以退守,但是现在……他跟越贵山已经无路可退了。

    “没有什么太好方法,这些畜生除非把他手脚砍断,让他彻底丧失行动力,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华表的话听起来又是句不折不扣的废话,但这话却是真真切切大实话。

    因为狂暴者的确是只有彻底破坏他的身体组织,否则他一直都能靠着身体反射弧进行战斗。

    而事实上,毕大虎适才也正是透过手雷在其体内引爆,炸到畜生身体肢解才解决掉麻烦。

    “明白了华子,我知道怎么做了!!”

    本来只是要给毕大虎提个醒,叫他注意改造丧尸。

    华表根本没想过要叫毕大虎去做什么,更么有说让他去解决改造丧尸。

    之前不清楚改造丧尸实情底细华表尚且没有这个想法,时下知道了改造丧尸可能就是印象里的那个狂暴者,他更加不可能叫毕大虎鲁莽行动了。

    “老毕,说什么呢!?你知道什么了!?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听到没有!?你们现在老实待在屋里,那畜生我来想办法!!”

    “想办法!?华子,别费那劲了,你在塔楼上面自己麻烦都没解决,这边你能做什么!?货是我闯的,我想办法把屁股擦干净,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喂老毕,你别乱来啊!老毕,喂!喂!”

    “老毕,收到回话!老毕!!你他娘别给我装哑巴!!”

    接连的呼叫最终都石沉大海,毕大虎那边显然是有意不回自己呼叫。

    该死的!!

    面对老毕再次故意失联,华表泰拳捶打在壁。

    如果是老徐在这儿,情况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吧!!

    事情搞到这个地步,华表心理懊恼之余也是感到自责。

    他觉着这些事儿很大原因都是自己指挥不当造成的。

    更关键因为他的疏忽被敌方狙击手钻了空子,客观来说,事态的急转直下正是从塔楼失手开始。

    “老越!!我先给你把伤处理下!”没去理会华表手台里的呼救。

    越贵山看看手台,又看看毕大虎,随即问道:“你……老实说,是不是又想……”

    抬眉迎上越贵山目光,毕大虎深提口气,继而重重吐出:“老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情况你也看到了,那畜生就在外面,他进来只是时间问题。现在不是我们杀不杀他问题,现在是我们不动手他就得动手!啥也别说了,我先给你处理伤口。完了,我出去解决它!”

    “你在说什么!?你去解决它!?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却解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