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试探击杀(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试探击杀(十)

    “老毕,别听他挑拨,他是故意激你的,别上当啊!!”

    男人的话带有明显“教唆”意思!

    越贵山听后后脊一阵寒凉。

    毕大虎现在情绪极度不稳定,那就好比是一堆干柴,给点火星立刻就爆。

    而时下男人刚才说的东西绝对就是那把旺火。

    “行了老越,现在不是我听不听的问题,那货他们摆明是骑到我们头上,在我们头上拉屎。我就问你,有人在你头上拉屎你能忍!?”

    “老毕,什么拉屎不拉屎的,这是两码事,现在情况是什么!?现在情况是我们待在屋里他拿咱没办法懂吗!?他说那些就是要鼓动你开门出去跟畜生硬刚。这样他就能轻松拿下我们,从而让我们整个村子陷入被动。”

    “唉,别跟老子扯那些没用东西!!什么待在窝里拿我们没办法,老越你别那么一厢情愿好不好,这屋子你真以为我们出去他们就搞不定吗?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老子要跟那货拼了,杀杀他们锐气!!”

    说着话,毕大虎便是气势汹汹从地上站来起来。

    见他一动作,越贵山不由是脑门汗水冒出。

    顾不得身上伤痛,探手撩住毕大虎衣角布料。

    被拉停脚步毕大虎猛的转过脑袋,怒斥一句:“你干什么老越,赶紧放开!!”

    “你别疯了老毕,算我求你了行不行啊!?你这样大家都得完蛋!!难道你想害死大家吗?”事到如今,越贵山知道不下猛药是不行了。

    毕大虎完全被愤怒火焰迷失,也只有怒骂才有可能得把他骂醒。

    “老越,我说了,这事儿你能忍,老子忍不了。这货我来解决,不会连累任何人!!松开!!”

    “你来解决,不连累任何人!?说的好听,你怎么做!?你凭什么这么说!?”

    “不凭什么!?就凭老子是毕大虎!!”相当豪气喝了一句。

    不曾想,帅不过三秒,这毕大虎话音刚刚落下,突然间屋门外噪音大作,随着这记大作噪音响起,毕大虎不由是抖了个激灵。

    什么动静!?

    “嗡!嗡!嗡!”刺耳的金属交割声随即密集响起。

    越贵山下意识瞅了眼大门,随即脱口:“是链锯!!是链锯啊!!”

    毕大虎也是辨听出了声音源头。

    的确,对于链锯这东西别人不清楚,他们这些个常年在工地打拼的人可是非常熟悉。

    扭脸与越贵山对视在一起,毕大虎面上出了愤怒此刻更多了一层深深忧虑。

    “他怎么会有链锯的!?”越贵山很是诧异这件事儿。

    与畜生有过近距离接触的毕大虎垂首回忆了几秒自己与改造丧尸教程过程,紧接低沉嗓音道:“他手上那把大刀,那个就是链锯!!”

    但是毕大虎就曾奇怪畜生刀刃的造型,现在想来原来被自己认作大刀的物件根本不是刀,过着说它不单单是刀。

    时下看来,那是一把链锯,至于用途,不用说就是末日救亡复兴会拿来给畜生清楚障碍用的。

    显然他们早就料到改造丧尸会遭遇现在这样被堵门场面。

    之所以前面不启动链锯,那仅仅是因为畜生一直被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控制在窗口一代活动。

    在那儿使用链锯并不能达到突破进入屋内效果,毕竟有城墙拦阻,链锯可以切割断窗上焊接加固钢板,却无法对厚实墙体造成破损。

    所以那个时候不用,末日救亡复兴会想来也是为了保留这个技能,在关键时刻出其不意。

    而现在无疑就是出其不意最佳时刻。

    改造丧尸顺利进入到了里屋,并在毕大虎等人动静吸引下来到屋门跟前。

    只要突破面前这道门,那剩下的事儿就好办了。

    门开后,一梭子子弹飚出,管你牛鬼蛇神全部都会成为浮云。

    现在这档子事儿就很糟糕了,毕大虎,越贵山被畜生逼到了一个非常尴尬境地。

    现在不是说毕大虎想不想出去解决畜生问题,而是就算他不出去,畜生也会找进来。

    怎么办?毕大虎楞在原地。

    门口畜生那把大锯就在那嚣张的开动。

    木质结构房门外包是加固了钢板的,链锯与之接触在一切那光是噪音就很“恼人”。

    毕大虎,越贵山两人所处屋内巨大金属切割声也是引起了外面人注意。

    华表第一时间便是发来闻讯:“老毕,老越,你们那边什么动静?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理所当然认为声音源头是出自毕大虎,越贵山之手。

    然而事实情况并非如此。

    越贵山从地上拾起适才老毕丢下的手台,直截了当回复道:“华子,我,我们这边除了些新情况!!”

    出情况这是必然的,傻子都能听到里屋有不寻常动静。

    在与满脸肃然林俊夫对视一眼后,华表紧接追问:“什么新情况!?”

    坦白讲,就毕大虎,越贵山之前搞出手雷塞畜生身子引爆这档子事儿后,现在他俩做什么,华表都不觉着意外。

    “这边……外面那畜生,身上有链锯,他们正在切割我们房门!!”

    “什么!?”此言一出,无异于是枚重磅炸弹落在华表耳里。

    “你说什么!那些畜生身上有什么!?”事实而言,越贵山的话说的很清楚,华表也听的很清楚。

    &bsp;但内容委实太过“劲爆”,以至于他内心深处不太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bsp;“畜生身上携有链锯!!重复,畜生身上携有链锯!!”

    &bsp;越贵山的再次重复叫毕大虎听的那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bsp;综合越贵山所言,华表也确定了自己听到的动静的确和链锯非常相像。

    &bsp;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畜生现在正在用这玩意切割房门。

    &bsp;而越贵山,毕大虎之前说的很清楚,他们二个已经退到了里屋里。

    &bsp;换句话说……这畜生在切割的大门,就是他们最后防御阵地。

    &bsp;那里大门一旦被突破,后果不敢设想。

    &bsp;“老越,依你看,你们大门还能撑多久!?有可能挡住畜生吗!?”

    &bsp;毕大虎他们所在屋子华表清楚,那里都有加固防御材料,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