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试探击杀(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试探击杀(二十六)

    腰际手台女人的呼叫清晰可闻,正探望远处的段成伍微楞了一下。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

    眉头蹙起,段成伍看了眼手台,面色闪过几抹犹豫。

    无疑尉泱这次呼叫目的为何,不用说,段成伍也能想到。

    肯定是询问山下状况。

    而这也恰恰是段成伍担心事情。

    你说这山下发生的事儿叫他怎么给山上人说?

    说轻了,就刚才那枪雷动静,女人们虽然在山上没法看清下面情况,但他们耳朵没聋啊。

    下面那些枪雷搞出动静,妥妥不是小规模冲突。

    可说重了,又担心女人吗承受不来,毕竟山下人也都跟他们在一起生活那么久,谁伤了,谁死了都是打击。

    踌躇了几秒,段成伍还是按下了通话键,毕竟这茬事儿不是他想避就能避过的。

    如果一味回避,反而更容易弄巧成拙。

    “喂,尉泱,我是段成伍!”肯定应了声,段成伍不再说话。

    听得段成伍声音,尉泱立马把山上众人最为关心事情到了出来:“怎么样小段,山下怎么样了?我们这边听怎么突然就没动静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刚还安慰德米说山下防备严密,装备精良不会出事儿。

    但是现在……自个儿却是下意识脱口。

    果不其然是这个问题,段成伍闻言有些伤神。

    远处缭绕的硝烟还在升腾,望远镜镜头里满目苍翼。

    吴超死了,林俊夫,越贵山,华表伤了,战局的惨烈远超山上女人想象。   要看 书  ·1ka书nshu·

    最重要对方仅仅用了一堆丧尸就让己方所有防御工事毁坏,并且基本肃清了外围防御力量。

    如此结果,段成伍怎么给尉泱说?

    见得听筒迟迟未有传出男声,赵丽娜心底不由浮起抹不详预感:“尉姐,小段怎么不回话啊?是不是……”

    “不会!!”把手一抬,尉泱打断了赵丽娜后面话语。

    随即的德米跟进:“多半是信号不好,在给小段催一下吧。”

    点点头,尉泱比较愿意接受德米的分析。

    随即,重复问道:“小段,能听到我说话吗,下面情况怎么样?”

    问题迅速减少为一个,这让段成伍稍稍轻松一点。

    “情况……还在可控范围呢。”模棱两可的回答,不得不说段成伍这个答案还真是……有够万金油的。

    不过很显然,山上女人们可不会单凭他这个答案结果放弃。

    “怎么突然就没枪声了,村子还在我们手上吗?”

    “在的!!所有放出丧尸都已经被消灭,存在还在我们控制之下。”段成伍小心谨慎回答。

    所有回答答案都在尉泱问话范围内,绝对不多扯一点,免得言多必失。

    “我说的吧,丧尸都被消灭干净了。有华子他们在不会有事儿的。”

    段成伍的肯定叫尉泱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些。

    “问问人员方面情况,看有人受伤没。”德米随即继续发问。

    德里克不在村里,她的心情相对稳定。

    虽然也担心村里人安危,但是比之老爸在村里的赵丽娜,德米显然要从容许多。

    再次点头,人员的情况自然是关注焦点。

    尉泱再次拿起手台,开口问道:“小段,那我们这边有人受伤吗?”

    该来的总会来,段成伍有意避开的问题,到底还是被女人问出了。

    思虑了一下,若是全说没有,段成伍担心女人们会怀疑他话语可靠性。

    毕竟,女人的心思是很缜密的。

    段成伍可不希望自己的话引起女人怀疑。

    这样一旦叫女人们认定他说谎,后面很多事儿在想隐瞒怕是就困难了。

    所以……权衡之下,段成伍避重就轻:“老林左臂被枪打伤了。”

    吴超的死肯定是不能说,那个太过骇人听闻,段成伍不想引起恐慌。

    听罢,话筒内立刻传出尉泱惊呼:“什么!?小段你说什么!?老林……他被枪打伤了?”

    尉泱也是最早一批进入团队的,较之老林还要早。

    此刻听段成伍说老林受伤,尉泱心不由一揪。

    最为关键一点,老林可是此次战斗指挥之一,同时他也一直是团队顶梁柱之一,所以他若伤了对团队来说都不是个好事儿。

    听得尉泱惊呼,段成伍丝毫不感到奇怪叹了口气:“是的,老林他被打伤了,被敌方狙击手打伤的。”

    “狙击手!?你说敌人有狙击手!?”只是在电影电视里才会出现的词汇……虽然老徐他们也曾使用过**,但老徐他们毕竟是己方阵营的。

    人这种生物,在做力量对比事,属于己方阵营的力量总是会被有意无意忽略。

    而一旦这个力量敌方实力也拥有,那就会被无限制放大。

    原因无他,敌人拥有这个实力就会对己方造成威胁。

    落在眼下这场争斗,敌人狙击手就对老林右臂造成了伤害。

    旁的人打伤老林右臂,尉泱或许也会紧张,但不至于这般无措惊呼。

    可问题眼下打伤老林的是狙击手。

    这个兵种在无数影视大片里都被塑造的非常厉害。

    所以时下听来,尉泱自然后怕。

    对此,段成伍的回答非常干脆,就一句:“那个狙击手已经被我干掉的!!”

    一句话叫尉泱心底的那抹忧虑扫除干净。

    不过随即尉泱又是紧接问道:“那老林伤势呢?他右臂伤的重吗?这种枪伤需要抓紧手术取出弹壳,另外要尽快止血缝合伤口,还有要注意细菌感染,啊,还有……”

    说道自己本职工作,尉泱话茬立马打开。

    段成伍没有打断女人的话语,他知道尉泱也是在透过这种方式宣泄情感。

    直待尉泱所有嘱咐事项说完,段成伍才再次言简意赅回了句:“没事儿的,华子已经给老林处理过伤口了,伤口也都缝合止血了,我问过,问题不大,就是有点虚弱。”

    “啊,对,对,老林现在跟华子在一起,华子他懂战地医疗,有华子在就好,有华子在就好。”

    好似丢了魂般,尉泱自言自语,默默念叨。

    显然,林俊夫的伤势叫他很是忧虑。

    也难怪老林在团队地位特殊,加上尉泱护士身份,此刻有点混乱也实属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