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试探击杀(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试探击杀(二十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丧尸被肃清之后,末日救亡复兴会那边迟迟没有行动,就跟是撒手不管似的。    要看书 w ww·1kanshu·

    不过胜利者联盟队员都清楚,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对方肯定还有后手。

    “小段,有发现什么异常没?”对方久久没动静,华表心理七上八下。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突然安静氛围给他一种不太真实感觉。

    华表总是担心对面在鼓捣什么大计划,以目前末日救亡复兴会展现的东西看,他们很有可能在某处搞事儿。

    看不见不代表就安全,特别是现在这个地方。

    华表因为条件限制目前只能是观察视野前方,但这大大影响了他的监视探查。

    所以时下只能是跟段成伍确认。

    “华子,我这边暂未发现异常!重复,我这边暂未发现异常。”

    没有异常……这可就奇怪了。

    从适才战斗结束到现在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时间了,对方久不采取行动虽然给了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以喘息时间。

    但与此同时,在许峰看来,对方也可用这段时间进行行动规划。

    “行了,我知道了,那个……山上队员现在情况如何?”适才战斗激励,许峰也没功夫询问段成伍那边情况。

    现在对面迟迟不动作,刚好给了他这个时间。

    “我才和尉泱通过电话,山上目标情况稳定,不用担心。”

    这大抵是眼下战局唯一值得许峰欣慰的事儿了。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

    看看己方战前布置的各项措施。

    阵地丢了,埋设陷阱被毁坏,人员也出现伤害。

    也只有安排段成伍把女人孩子带上上这件事儿没出啥问题。

    “情况稳定就好,山上事儿成伍你就费心了!”

    许峰的话听起来是在表示歉意,毕竟他们把这么重任务交给段成伍一个人。

    可是实际,细细听来,似乎是有点托孤遗言的味道。

    也难怪,适才战斗情况,末日救亡复兴会仅仅是使用一波丧尸大军就叫他们死伤数人,且防御阵地陷落,这样局面很是叫华表心忧。

    他不清楚照这样打击态势己方还能支撑多久。

    之前靠着完备陷阱,防御阵地,华表还有信心与对方战斗。

    可是现在,这两方优势都没了,关键他不知道末日救亡复兴会那边又在盘算什么,所以……

    “这边你们不用操心,我会处理好的。”没有多想,段成伍并未听出许峰话里其它意思。

    通话也就此结束,华表继续透过沙袋间缝隙朝外观望确认。

    远处路面五辆集卡安静的停在那儿,没了车载丧尸,它们时下就是一堆废铁。

    不过就是这堆废铁也是叫轩战啸有点心忧。

    为什么这么说呢。

    道理很简单,五辆集卡体积庞大,堵在公路一则变相封堵了胜利者联盟可能逃脱路线,另外这五辆车子在路边一停,那可妥妥就是一排天然防御阵地啊。

    要知道到目前为止,末日救亡复兴会始终未有派遣地面部队过来。

    而华表知道,对方如果想要最终占领存在,肯定不可能单靠丧尸进行攻击。

    丧尸只是削减己方人员数量,以及袭扰己方战斗意志,心理的手段。

    他们最后绝对会派地面部队。

    而到了那时候,对面五辆集卡就将成为他们一线阵地。

    有些麻烦啊。

    望着那五辆硬实铁疙瘩,华表面上闪出几抹肃然。

    林俊夫在后见了,不由关切问道:“怎么了,华子?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那帮家伙来了?”

    说着话,林俊夫便是抬起手边武器。

    听见身后动静的华表,赶紧侧目向后瞥了眼。

    “没事儿老林,你安心休息,什么情况都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

    “前面五辆集卡,我担心那些东西会被对面那帮混蛋当做掩护阵地使。”

    听罢华表话语,林俊夫点点头:“是啊,你说的没错,恐怕你说的东西是他们早就预计好的。”

    就华表来说,他希望老林的推测仅仅是推测。

    因为如果五辆集卡真如男人说的是末日救亡复兴会人马早早就预备准备好的,那这也对手心思也太缜密了。

    苦涩一笑,华表无奈摇摇脑袋。

    这时,手台突然传来老赵声音:“那个男的又来电了!!华子你们注意!!”

    闻言,林俊夫赶紧把地上唯一手台捡了起来,然后,抬手朝华表丢了过去:“华子,接着。”

    探手朝空一抓,华表稳稳将手台接在手中。

    罢了以最快速度调整接受频率。

    很快,根据之前男人给出的频率信号,轩战啸调整完毕。

    “哎呀,怎么没人搭理我呢?该不会是全部完蛋了吧。不应该呀,你们不会这么容易就……行了,有带喘气的就回句吧,你们不是一直吵着要见我吗?想见我的话就开口应一声呀。”

    男人的话一如既往满是戏虐。

    听在人耳叫人很不舒服。

    温泉鑫见老赵迟迟不做回答,久未开口的他无法接受这点,他起头质问道:“老赵你在搞什么?你在等什么?为什么不回话!!”

    老赵看看手台,又看看温泉鑫,随即将自己手里手台递了出去。

    见得老赵把手台递送到自己面前,正在气火的温泉鑫稳稳一愣,不过下一秒他便是没有任何犹豫,一把从老赵手里撩过了手台。

    拿到手台的温泉鑫果决按下通话按钮,完了厉声喝道:“想叫老子死的人还没生出来!!就你那点把戏……”

    原本想说太天真了,但是想想自个儿兄弟被对方方式丧尸扫射惨死画面,温泉鑫道口话语改变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自个儿过来,像个男人样跟我们打一场!还有,洗干净屁股等我们去找你!!”

    “啊哈哈哈哈!”似是听了搞笑笑话,男人慕的发声大笑。

    其狂放笑声透过手台传递委实叫人恶心。

    而温泉鑫听了,着拿武器的左手五指锁紧。

    男人的笑极大刺激了温泉鑫心理。

    对于这个直接害死自己好兄弟的混账,温泉鑫对他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宰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