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试探击杀(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试探击杀(三十)

    “老越,老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俩就不要再瞒了。  我跟老林后面没在受到枪伤,小温,老赵那边也没有。现在唯一可能就是你俩了。我知道你们隐瞒是为了不影响大家士气!但是说吧,没什么好瞒的了!”

    当然是没什么好瞒的!

    眼下都被队伍赤果分析成这样了,老毕,越贵山就算是再想瞒也没可能了。

    顾自相望一眼,越贵山虚弱吐了口气,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之前是他越贵山手台肯定自己没事儿,现在面对众人质疑,他觉着这个铃还得他来解。

    手握手台,越贵山准备动作。

    可就在越贵山将要按下手台打算坦白实际的时候,毕大虎一只大手按在了越贵山刚刚抬起的手腕上。

    被老毕这么一按,越贵山有些不解抬起脑袋,眼神里透着些许疑惑:“老毕,你干什么!?咱现在再瞒已经没有意义了!”

    理所当然认为毕大虎想要继续搪塞隐瞒自己中弹这档子事儿。

    如果可以,越贵山也不想坦白,特别是在这个节骨眼。

    可温泉鑫的话已经说的很直白,华表也没明确肯定了认定中枪人就在己方这边。

    所以这个节骨眼己方这边若是还在那儿“装蒜”扯犊子,最后不利于团队团结不说,以温泉鑫说话口气所蕴含的情绪状态,越贵山担心年轻人真会如他适才话里说的那样跑过来确认他俩状况。

    鉴于上述情况,越贵山清楚这瞒肯定是不能再瞒了。

    就算真的道出实情被骂,也好过年轻人冲出屋子冒险强。

    面对越贵山的质问,毕大虎面色沉稳,淡淡回了句:“收条给我,我来回他。”

    有些犹豫,越贵山自己可以保证自己决心下定说实话。

    可毕大虎的话

    他不确定老伙计是否会坦白从宽。

    “老毕,你打算怎么说?”

    明白越贵山在担心自己说假话搪塞。

    毕大虎也不想多做解释,仅是沉声道了四个字:“实话实话!!”

    尽管不确定老伙计是否真能做到他所回的实话实说,但考虑到自己目前身体状态越贵山不想回答时羸弱声音叫其它队员担心。

    “那好吧,你来说。”将手台递过,越贵山松开了握紧的手掌。

    毕大虎接拿后,心头恍若一块巨石压下。

    连带着手里手台似乎都在这一瞬变的无比沉重。

    呼,深提一口气,这当着众兄弟面坦白越贵山伤势不是件容易事情,尤其是对毕大虎来说。

    事儿是他搞的,人也等于是他伤的,这样情况

    “是老越,腿部中枪的是老越,他是被改造丧尸加特林打的。”

    此言一出,华表眉头不由蹙起:“老越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被改造丧尸加特林打中,华表不用问用脑子想都能想出后果。

    毕大虎瞅了眼越贵山伤口。

    老伙计伤口已经被进行了基本清创处理,但是毕大虎能力有限,他所做的清创说实话效果如何,饶是他自己心里都没底。

    看罢越贵山伤口,毕大虎又瞅瞅越贵山。

    男人此刻面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之前因为他的笨手笨脚可着实是叫越贵山吃了不少苦头。

    此事的毕大虎是满怀愧疚的,再这样愧疚心态下,他是没有任何想要隐瞒事实真相念头。

    说实话对他来说俨然成了一种赎罪方式。

    见罢毕大虎面上的颓然与决绝,越贵山不无担心轻摇摇脑袋,意在告诉毕大虎不用把他腿部伤势实际状况告诉华表。

    他的腿反正已经被打成这幅模样,没必要再叫其它队员为自己伤势分心忧虑。

    眼下这个局面,大家更该把有限精力投入到实际战斗中。

    毕大虎自是明白越贵山眼神透露的意思,移转目光后,他重新拿起手台拿下通话按钮:“华子的伤势很重,整个小腿被畜生扫的中了很多弹。”

    “伤口现在如何,处理了吗?”华表还算克制继续追问。

    毕大虎听后如实回道:“已经处理了,弹头也取出了,不过我的水平”

    “弹头取出来就好了,剩下从现在开始叫老越好好休息,尽量不要挪动。等战斗结束,我们在给他做后续处理!”

    现在过去给老越处理伤口肯定是没可能的,敌方狙击手的存在,对胜利者联盟团队行动造成很大制约。

    时下许峰任何决定都不得不兼顾狙击手的存在。

    而也正是因为此叫的胜利者联盟团队很多行动都没法从容展开!

    只是许峰这边话音刚刚落下,不曾想一直没有开口保持静默的温泉鑫突然呵斥道:“老毕,你说你做的这叫什么事儿,你还把我们当兄弟吗?老越中了这么严重枪伤,你为什么一直不说?你们想要瞒道什么时候?事故时非得等人死了才说啊?”

    无言以对,温泉鑫的话叫毕大虎很是尴尬与无奈。

    虽说之前是越贵山自个儿手台跟外面队员说自己没事儿的。

    但那个时候,毕大虎完全可以站出来纠正这个错误。

    如果那个时候他站出来说明真实情况,后面也就没这些事儿了。

    可惜当时的毕大虎考虑东西太多,他到底是没勇气道明实际情况。

    “都是我的错!是我没听华子劝告执意跟畜生硬刚。是我用手雷把屋子外墙炸毁的。如果不是我炸了外墙,那畜生也没可能进到屋里,老越也不可能被枪击打伤腿!!”

    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认真表述,不过毕大虎时下说的东西更像是一种自我救赎。

    听着毕大虎的“自白”,越贵山心理很不是滋味。

    虽说毕大虎之前一些举动确实不够理智,有些冲动,但无可否认的是,他做那些,也是为了团队,为了解决改造丧尸。

    而且客观来说,如果不是毕大虎之前那么执意冒险去跟畜生们硬刚。

    那现在改造丧尸根本没可能那么快就被解决。

    保不齐没有毕大虎的这番冒险,现在团队死伤人员可能更多。

    所以越贵山觉着并不能单纯评判毕大虎行动好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