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试探击杀(四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试探击杀(四十一)

    再次调转枪口,不过这次匪众方面两个射手没再傻乎乎一起转向。

    他们其中一人继续想老赵方向实施压制。

    而另外一个,被温泉鑫重点照顾的,则是调转枪口朝温泉鑫那边开火射击。

    见得对方枪口火光移转,温泉鑫也是立马从适才经验吸取教训,他可不会傻乎乎就绪留守原地等着给对方火力招呼。

    连滚带爬的以最快速度脱离射击阵位,温泉鑫前脚刚走,敌方射袭子弹便是呼啸袭来。

    “哒哒哒哒哒哒!!”

    好险!!

    闪躲避开的温泉鑫靠在墙壁剧烈粗喘。

    而在这时,男人叫人生厌笑声再次传来。

    “呵呵,怎么样!?现在有明白你我双方之间差距了吗?你还认为靠你手里那把破枪就能改变什么吗?小子,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我劝你们还是清醒点吧,按我说的,早点放下武器投降,免得受罪。我想你们也不希望再有人在冲途中受伤,或者死亡吧。都是经历一年多末世艰难活下来的人,我知道这当中难度,所以我真不希望你们就这么白白送命啊。”

    男人不提战斗死亡的事儿还好,他这一提温泉鑫心下那可是

    男人的话无疑是触及了温泉鑫心下最为敏感的那条神经。

    吴超的死绝对是现在温泉鑫最为痛楚与最为叫他无法忍受的东西。

    “我去你妈的!”

    “哒哒哒!哒哒哒!”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温泉鑫听罢男人这番话,立马是起身向外射击。

    能不能打中并不重要,只要不窝着憋屈就行。

    温泉鑫不假思索的射击叫老赵很是无奈。

    不过细细想来,现在这个局面,似乎和对方谈判沟通也没什么意义。

    因为己方是不可能遵照对面男人要求放下武器投降的。

    而只要不投降,想要达成和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没得办法,不能和那就只能战了。

    更何况温泉鑫那边枪火以开,老赵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兄弟被敌人集火吧。

    所以不管愿不愿意,老赵也是挺枪露头配合温泉鑫一起朝对面火力压制。

    哼!真是不知死活!

    “给我打!狠狠的打!”

    依旧没有动用地面部队,手台男仅是吩咐重机枪手持续火力压制。

    看的出,手台男现在就是想单纯依靠自己手里这两台重机枪压垮对面胜利者联盟的抵抗意志。

    因为从对面几次火力打击情况看,他们根本没法对己方重机枪造成损害。

    到目前位置也未有见到什么重火力,这样情况,手台男也的确没必要派遣地面部队上前冒险打击。

    他只要等着己方重机枪乱扫剿灭对方前沿防御力量,之后胜利者联盟团队就只剩两个选择。

    一个,遵照自己命令放下武器,立刻投降。

    二个,自己这边排除地面武装,强行入内进行收割。

    哪里需要手机难特别指令。

    已经打嗨了的两名重机枪射手此刻杀意正浓。

    待得换弹完毕后,二人没有任何停留马上继续开启疯狂扫射模式。

    不用瞄准,不用考虑目标在什么位置。

    两名重机枪手冲着墙壁来回扫射。

    场下激烈战局华表一直看在眼里,对方肆意击发的枪弹叫他很是恼火。

    之所以没有制止温泉鑫的暴露行为,说实话华表心下先锋跟老赵基本一致。

    一个,制止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打或者不打这个问题从来就不是他们这边能够决定的。

    二个,温泉鑫那小子现在状态,你去跟他说冷静他要能听得进才见了鬼。

    透过眼下双方交战情况,特别是对面匪众攻击态势,华表发现主要问题还是在两个机枪手上。

    有了那俩货存在,对面男人似乎就不打算派其它队员上来。

    而这对于己方可不是啥好事儿。

    毕竟,只有有效击杀敌人有生力量,才能叫对方真正意义感受到疼,感受到痛,感受到来自己方打击的可怕。

    现在这战斗也只有在心理层面对敌方造成伤害,才能有机会扭转局面。

    因为很显然一点,单从军事对抗角度,华表觉着己方基本没有胜算可能。

    所以现阶段必须想办法尽快逼对面男人派地面部队进攻,否则在这么拖下去,等己方外围墙壁被打穿,那战局将会彻底陷入不可逆转层面。

    而由此,想要达成这一目的,毫无疑问,搞定两个机枪阵位是非常重要一点。

    只可惜时下手头武器装备有限,若是搁着过往部队尖刀连配给装备,那华表哪里会有这些烦心事儿,直接一颗榴弹炮就给对方轰平了。

    所以说在末世,这人还是比丧尸要麻烦。

    对付他们,一把刀,一块石头都可以搞定。

    可对付人,尤其是对面这帮武器装备比自己强的队伍

    不难想象那些被光头党压迫的团队,个人,组织是如何屈服的。

    他们胜利者联盟团队手里武器在经过监狱一战后得到了全面补充,可即便如此,在面对光头党手里家伙时还是相形见绌。

    旁的队伍在华夏这个不太容易弄到武器弹药的地方,遭遇光头党勒索,威胁结果可想而知除了顺从没有其它出路。

    只是现在,己方虽然也命运多舛,形式危机,但至少还有一拼之力。

    眼眸落在重机枪手还在宣泄火力阵位,华表的目光渐渐锐利。

    随即他将手里ak搁到墙边,然后取过被放置许久的**。

    林俊夫见华表拿**,不由紧张问道:“老许,你要干什么!?”

    这显然是个废话,眼下局面,华表拿**还能干啥?

    他自然是要用这枪毙杀敌人。

    “楼下老赵,小温被对面重机枪阵位压制厉害,我得把那两个射手解决了!”

    闻言,华表更加忧虑道:“你别冒险啊华,华子,对,对面狙击手你,你别忘了。”

    自己小臂伤口未愈,那中枪的感觉林俊夫感受真切。

    所以听得华表要对敌方射手进行狙击,林俊夫担心华表被暗处狙击手再次偷袭。

    队伍已经死伤很多人了,而华表自己也同样有伤在身,林俊夫可不希望华表再受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