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试探击杀(四十七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试探击杀(四十七 )

    关头党众的毫无准备,胜利者联盟队员的出其不意,再加上段成伍山上恰到好处的位置选择,老赵他们这通打击想不取得战果也难啊。

    根本毫无悬念,冲在最前的四个光头党众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是被从村内个射击口砰吐枪火给吞没。

    几个可怜虫在原地做了几个“ppn”抖动动作后,先后栽倒在地上。

    他们想要抢头功的念头是没指望了。

    倒是小头目很是命大。

    他在村头枪声一起,立马是果决爬在地上。

    说是果决,其实就是被吓瘫了。

    不过也得亏他这胆小没种性格,才让他幸运躲过了被飞射子弹打成筛子命运。

    但即便如此,小头目也是被吓的不轻,甚至是裤裆都湿了一大片。

    自个儿有没有没打中?

    光顾着害怕的小头目根本无从确认。

    他现在唯一念头就是逃!

    逃回己方阵营,逃到后面车队进行躲避。

    “还有一个活着在!!”没有谁能比段成伍比战局观察更为切实和透彻的了。

    尽管小头目在枪响后到底的模样跟中枪没什么区别。

    但是他在地上不断颤抖的身子还是暴露了他活命的情况。

    听得这个情况,几乎同一时间,村内四人齐齐是着目搜寻小头目位置。

    而他们适才的火力打击同样是叫手台男确定了两件事儿。

    一个,村内武装力量还存在。

    二个,自己刚才的规劝再次被当成了放屁。

    对此,你说手台男心下能好受吗?

    自己话被当放屁不说,自己这边眨眼功夫被干点三个手下。

    虽然对于这些喽的死手台男并不在乎。

    但问题,这几人一死就让他这场战斗想要达成的结果罩上了层黑影。

    按照手台男预想,拿下对面村子,他希望是兵不血刃,也就是不死一个活人情况下。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昭显他无与伦比的特殊与能耐。

    否则他也不会上来投入五辆集卡的活死人去冲击胜利者联盟村落阵地。

    但随着几个手下死亡,他的这个计划破灭了。

    手台男心底的火气可想而知。

    “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打!!狠狠打!!打到他们服为止!!”近乎咆哮的怒吼。

    两名手下微楞之下哪里敢耽搁,赶紧是拉动枪栓冲着对面宣泄火力。

    不凑巧,就在手台男这边吩咐机枪手开火同时,收到段成伍提醒指令的老赵等人也是扣动扳机朝小头目匍匐地带开火射击。

    好家伙,这可就哭了小头目了。

    他这边还在寻思什么时候起身搏命朝后撤退。

    不曾想,这决定还没做出脑顶前后左右子弹啪啪飞射。

    最近的子弹,直接是在他面门跟前迸射草皮。

    但老天爷今天似乎是特别眷顾这个倒霉蛋。

    就是这样前后夹击态势下,小头目竟然愣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可是实际,并非是小头目命大,只能说是

    后面两挺重机枪,那打击和瞄准的是村内队员。

    而村内老赵等人呢,倒是瞄着小头目,可这货前面也说了,怕死的要命,且贼精明。

    所以他压根没有前进多少,猥琐在后方枪声一响便是倒下了。

    所以现在尽管老赵他们是瞄着小头目扫射的,怎奈距离原因,准头尽失。

    当然最为主要一点,还是对面两挺重机枪火力一起,老赵他们除了躲避,根本没法实施持续打击。

    所以不是小头目命大,而是老赵他们被对方火力压制不得已放弃了后续追击打击。

    “停火!!趴下,都趴下!!”自个儿缩进沙袋堆彻战壕的老赵不忘招呼其他人躲避。

    不过在对方强大火力压制下,余下兄弟就算是有心还击也无能为力啊。

    相似的场景再次上演,厚实墙壁在对面火力宣泄下再次是被无形削减。

    但是相较于老赵他们,时下整个场上最惨的就是小头目了。

    老赵他们虽然是机枪重点打击扫射对象,但怎么说都有围墙,沙袋双层保护,只要不作死乱来至少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小头目,他身边可没那些保护措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双手本能护住脑袋,同时整个身子跟羊癫疯般抽抽。

    子弹肆意在头顶呼啸而过,这种生的感觉当真还不如被对面拿枪直接给崩了。

    他很想喊,很想叫停后面所谓兄弟动作,可是这个情势下叫他开口他也得有那个胆啊。

    小头目显然没法阻止后面打疯了的队友的火力输出。

    可小头目做不到,处在塔楼顶端的华表却是不能视而不见。

    适才老赵他们下面开火打击上前送死光头党众时候,他一直是当“座上宾”没有动手。

    原因有两点,一个对面家伙都是必死之人,他们进到射程就算他华表不开火,自己兄弟也能解决。

    既是如此,不如保存弹药。

    另外呢,华表也是料到手台男此举是试探为主,打击为辅,否则他若是真的想攻占村子,怎么着也不可能托大只派出五人小队。

    所以说毋庸置疑一点,己方只要下面火力一起,手台男势必要采取反制措施火力压制。

    事实结果也正如华表预料那样,对面的确是吩咐两挺重机枪阵位向己方打击。

    而华表窝在塔楼不动,等的就是两挺重机枪开火。

    对方只要开火,他就有机会再次上演适才偷袭打击桥段。

    机会来了!!两挺重机枪显然是忘了刚才塔楼打击的教训。

    或者说,他们可能认为塔楼的火力点已经在之前重机枪扫射下完犊子被端了。

    要不然怎么刚才队伍推进过程中,村内有火力点开启,塔楼却无动于衷呢?

    根据惯性思维,光头党众觉着华表这边多半是被解决了,所以两个重机枪手便是放心大胆把注意力对准了村内的火力点上。

    可事实会告诉他们,他们自以为是的推断那是要吃大亏的。

    华表折服忍耐了这么久那就是在等这个机会啊。

    透过缝隙简单确认下方状况,完了华表毫不犹豫是直立起身。

    两挺机枪没有任何调转意思,这次也未再有人提醒他们塔楼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