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试探击杀(四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试探击杀(四十九)

    原本对塔楼进行扫射的重机枪手听从命令调转枪口。

    他这边枪口一移转,塔楼上立马变得安静。

    本来窝在战壕内的华表一听动静减弱,立马是大胆透过墙壁穿透弹孔向外窥望。

    得益于对手的帮忙,华表现在已经可以轻松观察楼外情况。

    透过散步的大小孔洞华表发现,那台朝自己射击的重机枪已经调转了方向。

    另外敌人车队阵地后有个人正在攀爬皮卡。

    想上车!?没那么容易!!

    好不容易搞定一个射手,华表岂能随便给光头党换人替代。

    手台男的给力命令叫的华表可以从容起身进行瞄准。

    由于都以为塔楼方面已经在重机枪强大火力扫射下解决平复,光头党众根本没人注意塔楼这边华表的露头。

    更糟糕的是,华表这些尖刀连出身的侦察兵又是极为会抓住对手失误,给予打击的存在。

    手托**,华表快速移动枪口。

    很快正在小心攀爬车辆的光头党众立刻进入到华表狙击镜中。

    这个家伙距离机枪尚有一段距离,加上华表处在高点,所以机枪前段的防护钢板对他根本起不到作用。

    华表瞄准目标头部,但是转瞬下移,对准目标下肢动脉处。

    罢了,果决扣动扳机。

    “砰!”

    枪声响起,但瞬间便是被风啸雨声所遮盖。

    再看远处卖力攀爬的光头党众,这边刚刚伤到车身,正准备探手去抓重机枪,没曾想就在这个节骨眼,突然大腿血剑飚出。

    光头党众微楞了足有一秒,然后整个人便似是被人从后抡了一记大棒,前倾栽地。

    然这个倒霉蛋的悲催遭遇才刚刚开始,他可没如前一个射手同伴那般幸运。

    对付上一个光头党帮众,华表瞄准的是对方脑袋。

    一击了毙爆了对方脑袋,叫帮众死的干脆。

    可这枪华表却是奔着帮众大腿动脉去的,中枪倒地的光头党众随即是痛苦惨嚎一声。

    那声音简直堪比屠宰场杀猪声。

    更重要随着倒霉蛋这记哀嚎响起,他这后面便是持续不断开始了他堪比史诗大剧的“鬼嚎”。

    “哎哟!我的腿!哎哟!我的腿啊!”

    “他妈的,那货打中我的腿了!救我!快救我啊!”

    倒霉蛋的嚎叫惨烈慎人,饶是胜利者联盟队员这边听了都觉着扎耳。

    他们尚且如此,更不消说光头党众那边了。

    原本架着机枪扫的欢快的重机枪射手,在听到旁边同伙惨嚎后本能是停下了射击。

    在看到躺在车上,抱着大腿,翻滚惨嚎同伙模样后,重机枪手更是由心而发感到恐惧。

    这正是华表这枪击发想要达成的效果。

    狙击手存在的意义就是要给对手带来恐惧。

    只有恐惧才能将战果最大化。

    本来华表是想以击杀重机枪射手来缓解己方队员压力的。

    毕竟,两台重机枪的远程火力压制就想两座大山压在己方队员身上,叫队员抬不起头,直不起身。

    而华表也确实这么做了,他成功击毙了其中一名射手。

    可在见到对方又招呼替补上来替换被毙杀射手后,华表意识到这个做法不太好。

    自己获取依然可以精准爆头解决新替补射手,可杀了他后又如何呢?

    对方依然可以继续召唤替代人员。

    但是作为华表,他明白,对方不会再给自己出手狙杀机会。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手台男不是傻子,他肯定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在同一个问题上犯错。

    华表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手台男会调派重火力攻击塔楼。

    所以在有限攻击机会最大化攻击成果是华表这枪需要考虑东西。

    于是他选择瞄准对方重机枪替换人员非致命位置给了一枪。

    打腿,不会立刻要了倒霉蛋的命。

    但却叫他丧失战力能力,他肯定是没法再操控重机枪进行打击了。

    另外,他的受伤势必会叫光头党众分出人手对其救援。

    更重要,倒霉蛋的惨嚎会极大程度给光头党众余下人员造成心理恐慌。

    这是战场十分有效且常用的手段。

    非常适合以少大多的局面。

    看看对面傻愣没有继续攻击的重机枪手,已经很好验证了华表这枪选择的正确。

    听着被击倒手下的哀嚎,手台男心烦意乱。

    场上局面已经完全是朝向他预想之外发展。

    手下接二连三的倒下,自己判断接二连三失误,这些无不在打击着手台男的自信。

    “老大!救我啊!我的腿,我的腿被打中了,快救我,不,不然我就得死了!”

    血水顺着创口喷涌而出,华表给倒霉蛋开的口子并不大,也就拇指大小。

    可就是这么个一掌就能封堵的伤口,倒霉蛋用了吃奶力气按下也依然无法阻止血水的喷涌。

    被打断的动脉就跟是开了闸的喷泉,不断向外鼓捣血水。

    整个车厢没多大会儿功夫便是形成一汪水洼。

    倒霉蛋的喝叫同样在撩拨躲在车后光头党众心弦。

    是人都会怕死,何况是在眼下局面。

    同伙的惨叫就似是他们未来写照般,光头党众很难抑制不去联想自己中枪后的场景。

    是在是受够了倒霉蛋的鬼嚎,本来他若是老实待着,手台男或许还良心发现派人抬他下来。

    但现在他一句接着一句的鬼嚎似是拿皮鞭在抽打手台男脸颊似的。

    毕竟刚才正是手台男自己下达了转移攻击重点的命令。

    自己的错误自己可以承担,但被手下这般抽打身为上位者的手台男就无法忍受了。

    既然你当着这么人面撕我脸皮,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该死的!叫个鬼啊!!给老子安静点吧!”闪身把枪,冲着后车厢“砰!砰!砰!”连开数枪。

    悲催的倒霉蛋在不自主一番颤动后,彻底安静了下来。

    整个光头党众阵线顷刻雅雀无声,除了不断砸击落下的雨点,就只剩手台男那因气恼不平呼吸声。

    “看什么看!喂,说你呢!你站着茅坑不拉屎是不是?想死就说,我可以送你一程!”眼眸怼在重机枪台上傻愣的射手,手台男作势就要抬手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