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火箭弹来袭(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火箭弹来袭(十七)

    心中默念,有了上一发精准毙杀结果,叫华表对手里这杆枪的“脾气”有了了解。

    是的,对于一个好的射手,在他们眼里枪不是冰冷的工具,而是有灵性的存在。

    所以没把枪都有属于他们不同的“脾气”。

    好的射手会在与枪练习过程中,尽可能了解枪的“脾气”从而达到所谓的“人枪合一”。

    你也只有充分了解剖析枪的“脾气”,你才能准确进行打击。

    而眼下华表虽然算不得真正摸透手里家伙“脾气“,但有了上一次成功经验,他现在底气十足。

    再次!

    瞄罢,华表没啥废话,直接扣动扳机,紧接镜头内人头便是朝后一倒,完了消失不见。

    一枪了罢!

    重机枪声瞬时停滞。

    老赵躲在阵地内里听着外面动静变小,探头朝外瞄了一眼。

    好家伙,两台重机枪火光顿失。

    这难得反击机会怎能错过,老赵直接上枪招呼:“打!老毕,小温,打!小王!狠狠的打!”

    不管还击是否能起到效果,这被对方压制了半天连屁都放不出一个,现在只要有机会开火那没啥好说的肯定照死了弄。

    温泉鑫听罢,当先开火。

    紧接余下队员也是先后进行攻击。

    有了他们及时露头,很好替房顶华表做了掩护。

    围墙后各火力点一经发出,这光头党众很容易任务两名同伙被击毙是老赵他们做的。

    “混蛋!!混蛋!!混蛋!!”连骂三个混蛋!

    也难怪手台男会这般暴走,因为场上事态发展明显是与他预想的过程节奏不同。

    这塔楼被毁后,他原以为可以重新掌控大局,可是万万没想到啊,他还没嘚瑟上几分钟就又被干死了两兄弟。

    你说这叫他上哪儿说理去。

    心理火大的手台男凑脸冲对面凑了两眼,不等看清对面情况,便是被老赵等人憋屈许久好容易发泄的“怒火”给怼了回来。

    这本来就郁闷,现在就被对方子弹“点名”,手台男喝令叫道:“都他妈眼瞎啊,没见外面被人端了?赶紧点出去两个把机枪架起来!”

    即便是到了这步,手台男依然没有下达全线进攻指令。

    由此也可看出,这手台男还真是个相当执着的男人。

    只是他的这份执着落在下面一众队员耳里没人理会。

    手下都不是傻子,人家一连报销两个射手,这个时候出去那就是送死。

    所以面对手台男的喝吼,光头党众喽啰保持出奇一致态度,一个个都没啃声,权当没有听见。

    见得周围没人动作,你说手台男心理是个什么感受?

    “我说话不管用是吗?叫你们自己个儿出去不愿意是吧?非得我点名是吗!?行!行啊!你,还有你!给老子滚出去!立刻马上!”

    倒霉的还是离手台男最近的两个。

    光头党直接点名二人出去。

    对此,两个手下毫无办法。

    只能是放下手里家伙朝外行去。

    而在另一边,华表可是从来不认为自己之前两次射击就真的彻底断了重机枪阵地。

    那辆阵地只要不炸了毁了上面重机枪,那敌方就肯定会持续派上上来。

    不过不要紧,早有准备的华表已经把枪口对准了光头党众上前出口。

    这不,倒霉蛋那边刚一露头,华表便是一枪撂出。

    子弹不是冲着来人致命位置去的,华表朝目标身子放了一枪。

    目的很简单,迟缓对方上前速度,给对方其它人造成心理压力。

    中弹的光头党众当即是捂杜靠在车板上,面露痛苦之色。

    他想要招呼后面兄弟搭把手救助自己。

    可等他回头看去,哪里还有什么兄弟,跟在后面那位早就不知道躲哪儿犄角旮旯里去了。

    倒霉蛋没人救助,对面温泉鑫正愁没地方发泄,这光头党众一个个所在车子后面,他根本找不着人打。

    现在可好,冒出一位,温泉鑫岂能错过这难得机会。

    调转枪口,马上一梭子放出。

    不仅自己开火,温泉鑫不忘招呼自个儿兄弟一起happy。

    “小王,老毕,那边出来一个,弄死他!”

    “哒哒哒!哒哒哒!”

    倒霉蛋瞬间是被火舌吞没,不知道多少子弹打在身上,这回他就是手再多也没法堵住窟窿眼了。

    身子一歪,倒霉蛋径直向内砸倒。

    坠地后,血水瞬间喷涌,染红地面。

    望着几乎被穿成蜂窝煤的倒霉蛋,手台男唇角抽抽。

    这已经不是在打他脸颊,而是在他头上拉屎啊。

    “还他妈在那看个卵蛋啊!手里都是搅屎棍嘛,都在那愣着做什么呢!给老子打啊!”

    抬手冲外“砰砰”放枪!

    有了手台男带头,众手下陆续回神实施反击。

    完了,手台男眼眸移转落在那个抛弃队员缩回阵地家伙。

    “老子说话不带你是吧!!你在这杵着做什么?”

    “我,我”

    “滚出去!给老子把枪架起来!”一脚踹出。

    这得亏是手下闪的快,不然就刚才那脚非得给他踹趴下。

    “我,我去!”

    没的选择,面对盛怒的手台男,手下只能遵从。

    行到车子边缘,手下脚步停滞。

    道理明白,但落到行动可没那么容易。

    “你还打算墨迹到什么时候!?”本来想观察下外面情况再行动作。

    可身后手台男的催促逼的手下没有办法。

    吞咽口吐沫,手下牙一咬,把心一横“啊!!”

    鬼嚎一嗓,整个乡间郊野都回荡着手下的嘶吼。

    “呦吼!又来一个不要命!弄死他!!”温泉鑫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对面手下状胆的嘶吼,在他听来那就是挑衅的号角。

    而随着温泉鑫一声招呼,好家伙,一水子弹倾泻而出。

    刚刚冲到外面露个头的手下便是原地跳了一小段五道便是栽倒在水地里一动不动。

    望着狙击镜中又被放倒的光头党众,华表有些无奈。

    按照他的意思,是打算借助这出来家伙做些文章的。

    毕竟,对面家伙老实窝在车后不动弹,这对他们大为不利。

    所以如果借助重机枪位做些文章是个不错选择。

    只可惜自己兄弟实在是“饥渴”的太久,这对面一有人露头立马就群狼扑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