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九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十九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

    前方手下对自个儿命令置若罔闻,这种情况是手台男所不能容忍的。

    探头观察了下前方状况,手台男缓缓将侧旁火箭弹再次提了出来,然后架在肩头,对准外面。

    既然前面那帮白痴没胆子前进,那手台男只能是想办法给他们找电记性。

    王忠瑜还在对华表做着心肺复苏,可华表始终是一无反应躺在地上。

    随着时间点点流逝,王忠瑜的面颊汗水雨水早已混成一团。

    毕大虎在旁看的甚是着急,想要帮忙,却又无从入手,只能是蹙眉捏拳焦急等待。

    王忠瑜心下明白,现在没过一秒都意味着华表活过来机会渺茫。

    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按压,饶是他的双臂已经没了力气,他还在坚持,就为那微乎其微的可能。

    对此,毕大虎实在看不下去了,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他也大概了解了王忠瑜的手法。

    他看出王忠瑜体能极具下降,因为对方按压速度明显降低。

    所以双手交错穿插,毕大虎照着王忠瑜手势有样学样开口道:“行了,小温,你闪开,我来吧!”

    抬眉看了眼毕大虎。

    毕大虎态度决绝:“就这样按压嘛,我已经会了,你歇着吧!”

    听罢,王忠瑜犹豫了会儿。

    他现在的确是感到非常疲乏,这种持续不断心肺复苏按压是极为消耗人的体力和精力的。

    此刻他的双臂已经有点麻木,他只是再凭着毅力机械做着往复运动。

    “行吧!那你来!”王忠瑜心底还是想自己操刀的,毕竟自己相较于毕大虎专业。

    但是体能的极度消耗,叫他眼下动作已经效能大减,或许换上魏大壮这股新力量能有奇效也说不定。

    一旁指导者魏大壮动作以及人口呼吸切入时间点,没两下毕大虎便是学会了。

    可就在这时,手台内传来段成伍的疾呼:“rpg!rpg!快趴下!快趴下!”

    王忠瑜,毕大虎在村里做的事儿段成伍那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这是实在没办法,要不是考虑重任在肩不能离开,他怕是早就冲下山去帮忙了。

    而突兀间,他发现对面阵地有火光冒起,寻光望去不由大惊。

    光头党众竟然又朝存在发射了火箭弹。

    见此情景,段成伍不敢耽搁,赶紧是手台进行警告。

    闻听道手台喝叫的老毕,当下啥也没想,赶紧是铺身将华表照在身上。

    王忠瑜亦是如此,二人几乎同时做出相同保护动作。

    完全是下意识举动,王忠瑜,毕大虎双双俯身护在华表身上,将之保护在身下。

    这是非常危险的事儿,要知道王忠瑜,毕大虎在听到段成伍发来火箭弹攻击警告时那是全部精力都放在救治华表这茬事儿上。

    也就是说他俩根本不清楚火箭弹是从哪个方向来袭,更不清楚打向哪里。

    如果打在他们周围,他俩这样保护做法那是很危险的。

    但即便如此,毕大虎,王忠瑜在得到消息刹那压根没有逃跑念头,前后匍匐趴在华表身上。

    假若今天注定这枚火箭弹要在他们中间“点名”,毕大虎,王忠瑜显然都不希望是华表。

    烟尘瞬间弥漫村落,老赵,温泉鑫剧烈咳嗽。

    回眸看去,但见后方村长室那边火焰蹿升。

    无疑,适才火箭弹打在了村长房。

    见得此般情景,老赵很自然想到王忠瑜,老毕二人情况。

    “老毕,小王,你们怎么样!?”温泉鑫高喝一嗓。

    “咳咳!”王忠瑜率先将头从泥灰里露出。

    强烈的爆炸声震的他耳膜生疼。

    “喂!”着手推推旁侧毕大虎,王忠瑜关切问道:“老毕,老毕你没事儿吧?”

    “我呸呸呸!”接连砰吐数下,毕大虎这才回道:“我,我没谁人。”

    “华子怎么样了?”马上想起身下华表,二人赶紧是起身准备查探。

    “该死的!!居然打偏了!!”原本是冲着村落围墙打的。

    按照手台男的思路,他本来是想借着自己轰击给己方前面那几个胆小没种蠢蛋创造机会提升士气。

    毕竟上次扭转局面就是靠着他精巧安排,以及亲自轰击达成的效果。

    所以这次出手手台男信心很大。

    只不过出手后结果与他预想少有偏差。

    以他的几乎,目标是冲着村落围墙,但种种原因最后导致轰击在了村长房上。

    显然那里已经没有需要攻击目标,不过轰了也就轰了,手台男反应也是极快,当下拿起手台,喝吼叫道:“都看到没有,你们要是在给我在那里窝着不动,老子可不敢保证下面火箭弹会朝哪儿打!”

    虽然没有明确表明话里意思,但手台男想说的东西已经非常明朗了。

    不动他就给你们一锅端。

    自己人炸自己人这种事儿听起来很荒谬,但在手台男小头目知道自己后面这个所谓大哥绝对不是说这吓唬他们玩的。

    之前被他随手报销的同伙就已经很好印证了这点。

    “都他娘的听到了吧,不冲就等着被炸!!”小头目吼喝一句。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吩咐队员向前冲击不好使,人谁都不是傻子,谁都清楚往前冲是送死。

    所以他原封不动把后面手台男吩咐重复了一遍,并且强调不冲就得死这一要素。

    小头目这是打算借着手台男威势,逼迫手下就范。

    现在情况很简单,必须得有人行动来安抚后面躁狂的老大。

    但这茬事小头目肯定不能自己做。

    那摆在余下手下面前就两条路,要么按照命令向前冲击,要么待在原地等着被自己人轰击。

    被小头目这番催促,手下们两难了。

    他们谁都不想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跟小头目抱着同样心思。

    或许有人怕死先动也说不定啊,只要不是自个儿先动就好。

    有这种想法并不为过,但问题,这种事儿又有谁会傻乎乎的先动呢。

    “喂,老毕,小王你么怎么样?他妈带喘气的就回句话啊!”烟尘内里没有动静,温泉鑫心下万分焦急,连带着说话也不太中听。

    “我们没事儿!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