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十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一)

    因为心里记挂华表,心烦意乱的毕大虎脾气也不是太好,对于温泉鑫的关切很不耐烦回了句。

    可就在这时,慕的毕大虎听闻剧烈咳喘,他下意识扭脸看向旁侧王忠瑜,以为是王忠瑜出了问题。

    &bsp;但是王忠瑜根本没有任何咳喘动作,不仅没有,而且面色肃然眼神冲下。

    &bsp;这个情况叫毕大虎心弦一紧,心道是:难道是:大脑已经有了那方面想法,只是碍于现实毕大虎不敢确定。

    &bsp;带着万分之一的期许,毕大虎缓缓底下头,登时眼眸胀大。

    &bsp;“咳咳咳!”

    &bsp;“华,华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时下剧烈咳嗽的竟然是……

    &bsp;是华表!没错!

    &bsp;身子剧烈起伏,华表用力咳喘着。

    &bsp;王忠瑜在楞了足足十来秒这才回过神来:“快,快老毕,搭把手,把华子身子侧翻过来!”

    &bsp;“啊?”保持痴呆装,随即毕大虎才后知后觉木纳跟进一句:“哦,好,好嘞,翻,我们翻!”

    &bsp;合力缓动,王忠瑜,毕大虎一起用力将华表侧了个身。

    &bsp;侧卧后的华表气息登时通畅了许多,他的咳嗽愈发剧烈。

    &bsp;“唉,老毕,你干什么!”探手抓住毕大虎胳膊,王忠瑜喝问。

    &bsp;毕大虎一脸理所当然模样:“还能干啥,当然是给华子拍背啦,你没见他咳的费力嘛,这给他拍拍,他舒坦些。”

    &bsp;摇摇头,王忠瑜立马制止:“不行!你不能这么做!”

    &bsp;“为什么啊!?”对于王忠瑜的命令,毕大虎感到不可理喻。

    &bsp;王忠瑜看了眼情况不佳的华表,面色严肃道:“华子现在身体情况不明,在没做相关确定前,不能排除脏腑,骨头是否受损,所以你现在要是拍打他……很可能对其造成二次伤害。”

    &bsp;王忠瑜不愧是职业赛车手,学习过相关救助知识的他明白,很多时候真正造成人员死亡的并非突发的意外,而是救援人员在救援过程中因为操作不当对被救者造成二次伤害引起的。

    &bsp;听罢王忠瑜这般解释,毕大虎紧绷的胳膊马上松弛下来。

    &bsp;虽然不确定王忠瑜的话是否正确,但是听说会给华表造成二次伤害,毕大虎立马打消原先年头。

    &bsp;“咳!”一口血水自华表喉头喷射而出,溅在石块,显得是那般眨眼。

    &bsp;玩着那很快被雨水洗刷的红色印记,王忠瑜面上皱纹愈发紧促,难道自己的担心不幸被严重了?

    &bsp;王忠瑜这厢鼓励之际,毕大虎可没多想太多,对他来说华表这个几乎被他判做死刑的人又重新复活了,那种喜悦已经冲淡了其他一切。

    &bsp;“华子,你可算是醒过来了,你他娘的知不知道,刚才……刚才……刚才你……”由于太过激动,以至于毕大虎连基本话语都说不利索。

    &bsp;面上不断滑淌的水渍叫人不知道是他的汗水还是泪水。

    &bsp;不过这个节骨眼即便老毕落泪,相信也没人会嘲笑他娘炮。

    &bsp;只是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事情,华表一无所知,他的所有记忆都停留在了火箭弹与屋顶接触爆炸那一瞬。

    &bsp;后面发生的所有一切他都一无知晓。

    &bsp;动动手,抖抖腿,华表发现都没问题。

    &bsp;虽然他的脑袋还处一片混沌,但能在那样轰击还活下来已经是个可以载入史册的奇迹了。

    &bsp;都说好人福大命大,这话总算靠谱了一次。

    &bsp;

    “那个,现在战况如何!?”稍微有点回神,华表立马是抛出最为关心问题。

    &bsp;闻言,毕大虎侧目看向王忠瑜,显然他不清楚该如何给华表回答这个问题。

    &bsp;“还可以!局势嘛……应该说目前还都在我们掌控中!”

    &bsp;这个回答相当讨巧,村子的确是还在胜利者联盟掌控中,但问题村子虽然未丢,可局势却是相当危机,至少时下情况肯定不如王忠瑜说的那般乐观。

    &bsp;可为了稳定华表情绪,不叫他为旁事儿忧心,作为王忠瑜避重就轻的做法也没什么太大问题。

    &bsp;“哎,啥都别扯了,来!来,华子,我背你先回屋子!”

    &bsp;这到底是战场中心,地方两枚火箭弹的攻击无不在提醒王忠瑜,毕大虎此地危险。

    &bsp;似华表这样伤员留在此地实在危险,毕大虎可不希望这好容易从死神那边回来的兄弟再出啥意外。

    &bsp;所以说话间就要上手。

    &bsp;可华表却是把手一推,勉励道:“不用老毕,我,我没事儿,来扶我一把,我自己可以走!”

    &bsp;“得了吧!你看你都啥样了,还自己走!我背你!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们没谁笑话你!是吧,小王!”杵了杵胳膊,毕大虎一本正经问道。

    &bsp;王忠瑜苦笑点点头:“当然,当然!这种事儿……谁敢笑话我抽他!”

    &bsp;“来吧,华子,我背你,你就比别墨迹了!”不知道对面什么时候又会给丢个火箭弹过来,毕大虎像尽快把华表弄离这块是非之地。

    &bsp;可华表什么人啊!

    &bsp;“我的情况我清楚,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来搭把手,扶我去阵地看看情况!”

    &bsp;现在你叫华表回屋休息?这可能吗?

    &bsp;眼下战事正在激烈角逐中,这个关键节点作为村内唯一具备军事素质的存在,华表没有任何理由抛下队员自个儿回屋避难。

    &bsp;他所有伤?那场上谁没伤?

    &bsp;他辛苦疲累?场上谁不辛苦疲累?

    &bsp;身为一名军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只要战斗还在进行,那他就得继续下去。

    &bsp;否则就是对国徽的侮辱,就是对华夏侦察兵的蔑视。

    &bsp;华表的性格以及他过往所受的教育绝对不容许他在这个节骨眼当逃兵!

    &bsp;“华子你别开玩笑了,你都这样了还去毛的阵地啊!老实给我回屋里待着!”毕大虎不客气回绝。

    &bsp;他觉着华表一定是疯了,被火箭弹炸的九死一生好容易活下来,换做任何正常人肯定都想着找地方平静休息下,缓解下适才的恐慌。

    &bsp;可这华表倒好,居然还要朝前线跑,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bsp;“是啊,华子,老毕说的没错,你这身体就别上前线了,那里有小温,老赵盯着,等把你送回屋,我和老毕就过去帮忙,不会有问题,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