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一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十一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二)

    着目扫过王忠瑜,老毕。

    华表清楚二人都是好意,只是现在这个情况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退下。

    所以面色一沉,华表自顾自就愈起身,同时说道:“你们不帮忙,那我就自己去!”

    也是没想到华表这般执拗,简直跟老徐是一个磨子刻出来的。

    眼瞅着华表动作,老毕,王忠瑜哪里还能在旁无动于衷。

    赶紧上前搭手。

    “哎哟我说华子啊,你这也干嘛那么犟嘛!!”毕大虎很是无奈。

    烟尘散去,段成伍心急如焚对狙击镜进行调节。

    适才光头党阵地打出的火箭弹就在老毕等人身边不到五米地方炸裂。

    这是何等相似的场景啊,段成伍这还未从华表被炸伤痛回过神,老毕等人又是陷入危机。

    “别出事儿,你们可别再出事儿了啊!”段成伍嘴巴兀自喃喃。

    一直趴在其旁边的煤球似乎也是感触道了段成伍的焦躁。

    他很乖巧趴在异变始终没有打扰段成伍警戒,它只是在替段成伍守卫着周围,以让他可以安心对山下进行观察。

    但是现在小煤球清楚感到段成伍心绪不宁有些奇怪。

    它不无担心着头在段成伍胳膊凑了凑,摩挲间是想安抚下段成伍。

    只是这个节骨眼段成伍哪里有心思搭理它的关切,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对楼下队友情况观察上。

    “别出事儿,千万别出事儿!”

    这则祈祷不仅是对王忠瑜,老毕性命的祈祷,更是对目前局势的嘱托。

    无疑,就山下村里情况,若是老毕,王忠瑜在这次打击中死了,那后果靠剩下老赵,温泉鑫两人,再加上重伤在屋里的越贵山,林俊夫根本不可能是对面光头党众对手。

    情势的发展已经对己方队伍极为不利了。

    所以段成伍心绪上的波动完全可以理解。

    这也就是他,换做队里其它人过来目睹过往发生一切,恐怕早就崩溃癫狂了。

    不过就在段成伍这厢焦急忧虑之际,烟尘中渐渐冒出几个人影。

    毕大虎宽实身板,段成伍一眼便是识别出来

    紧接是王忠瑜,年轻人特有个头也好辨识。

    而在二人之中还有一人,不过由于被阻挡段成伍并不能看的十分清楚。

    但透过二人所在位置,以及队里人员分布,如果说他二人之间还有活人,那只可能是

    脑中已经浮起那个可能了,但是段成伍还是不敢去朝哪方面去想。

    毕竟,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况且之前村长房被炸的时候段成伍是亲眼目睹全程的,所以他很清楚华表想在那种情况活下来概率很小。

    不管他心下多么不愿接受这个事实,都

    努力调节狙击镜,时下很难用言语形容华表心下复杂心情。

    他的目光死死锁定镜头画面,王忠瑜,毕大虎似乎在和中间人争论推脱什么。

    慕的,有那么一个瞬间,王忠瑜身子随意一扭,中间人被其显露出来。

    段成伍着镜一看,心不由是噗通噗通剧烈跳动,连带着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段成伍的突兀变化叫的旁边守卫小煤球很是担心。

    由于不能发声,小煤球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头蹭擦段成伍臂膀以期对方有所回应。

    但山下中间人的出现就跟是勾魂的女巫已经彻底把段成伍魂魄给勾走了。

    这种事儿发生在一个侦查老兵身上是很不可思议的。

    只能说对方的吸引力与段成伍而言实在是太大了,他没办法也没有理由不对其进行关注。

    那人是混乱的衣服,毁坏的脸颊,叫人根本无从辨识轻他的样貌。

    更何况还是侧身背对,单靠一个侧脸在雨幕袭扰,以及远距离阻隔态势下想要百分百确定对方身份真的很难。

    可段成伍心理已经大概有了计较。

    不会错的,在那个位置,那个衣着,能跟王忠瑜,毕大虎待在一起的除了华表不会有其它人。

    “喂!小王,你们旁边的是不是华表!!”

    后面的情况温泉鑫,老赵并不清楚,弥漫的硝烟严重干扰了前后方的联系。

    所以当听到手台段成伍这句询问后,不论是温泉鑫还是老赵都明显一愣。

    毫无疑问一点,这温泉鑫,老赵没法因为硝烟遮罩等客观因素导致没法了解后面情况,但段成伍身处山腰,视野开阔,加上一直保持静默没有暴露,他对整个场上局面应该相当了解。

    如此那按照段成伍提出的询问

    这下不用温泉鑫动作了,老赵当下扭脸看向后方。

    不出意外的,后方清楚被硝烟遮罩的并不能看的十分清楚。

    老赵立马开口喝问:“小王,老毕,你们是不是找到华子了?”

    话音刚刚落下!

    对面一排子弹犀利而至。

    “哒哒哒,哒哒哒!”

    “给我打!他娘的狠狠的打!”

    己方前面队员居然过去一分多钟了还没任何动静,这让手台男的耐心一点点减少。

    “别把老子的话当屁话,刚才只是一点警告,我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走,要么自己冲过去把村子残余力量肃清,要么哼哼,下面一轮扫射老子可就要变方向了!!”

    正所谓事不过三,手台男的威胁再次清楚传到前方众匪耳里。

    两边人马都在为各自烦心事忙碌着。

    听得对面大作的枪声,华表没功夫在跟王忠瑜,毕大虎做言语上的墨迹。

    他算看出来了,今天这档子事儿,如果他自己不动作,指望二人帮忙那纯粹浪费时间。

    “不用你俩扶我了,我自己来吧!”倔强的华表丢下这句话,还真就是挣脱了王忠瑜,毕大虎左右控制,完了强忍身上痛楚站了起来。

    起身刹那,华表整个人就跟是过电般绞痛,无疑,身上肯定有什么地方扭到挫伤了。

    但即便如此,华表愣是咬牙没有哼唧一声。

    不过虽然凭着意志力没有哼唧出声,但这吃疼的双腿却是不受控制软瘫下坠。

    好在旁边毕大虎眼疾手快上前搀扶一把,要不就华表这状态妥妥栽倒在地。

    “唉,我说华子你你这人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