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三章 李国妙计(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十三章 李国妙计(五)

    与老赵有相同想法的还有华表。

    &nbp;对面爆炸一起,他便意识到情况不对。

    &nbp;眼下对面重机枪扫射停止,他心上前观察。

    &nbp;透过墙壁洞眼可以看到对面一片混乱,好像是出了什么不得了事情。

    &nbp;己方突然的打乱也是弄的手台男云里雾里。

    &nbp;他这边正忙着给火箭弹装弹,完了就听轰隆一声爆响,外面皮卡给直接轰击上了天空。

    &nbp;然后听得有人喊什么丧尸。

    &nbp;但是手台男第一反应还是对面狙击手打中了皮卡油箱引起爆炸。

    &nbp;正准备组织人员反击,不曾想重机枪直接是冲着车子阵地横扫而来。

    &nbp;吓的手台男与众手下一道,齐齐就地趴下,那架势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nbp;直待重机枪传来空击声,手台男几乎是差点被吓到尿裤子。

    &nbp;他算是幸运的,至少他只是心里受到了惊吓,而其前方手下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nbp;不少人在这次无法“乌龙”事件里被重机枪打折了手脚。

    &nbp;想在正抱着残肢断臂哀嚎哭叫。

    &nbp;整个场面实在是太惨了,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

    &nbp;饶是手台男看了都觉着不忍直视。

    &nbp;不过相较于内心的不忍,他现在最想搞清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nbp;这自家重机枪手为什么倒戈相向,冲自己人开火!

    &nbp;而就在手台男纳闷想不明白之际。

    &nbp;一个人影从战火中走出,那人垂着脑袋,歪着脖子,略显跛足的双腿似乎受了伤。

    &nbp;手台男见了,很自然招呼一句:“喂,他妈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nbp;黑影闻言,缓抬起脑袋,似乎很是诧异瞟了手台男一眼,完了,没有答话,哼哼唧唧加快脚步朝手台男扑了过去。

    &nbp;“我草!!”当与黑影脸颊对视一霎,手台男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nbp;丧尸!!这个节骨眼他要是还认不出对方身份,那他这也白在末世过活了。

    &nbp;终于明白适才耳中听到丧尸二字是咋回事儿,但问题自个儿队伍怎么会出现丧尸?

    &nbp;他记得队伍过来时已经命人对集装箱进行了清理确认,这不应该再有丧尸。

    &nbp;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考虑这些时候,丧尸在新鲜血肉吸引下,快速朝手台男逼近。

    &nbp;此般情势下,手台男很自然抬起手臂,准备扣动扳机将之击毙时才愕然发现,手里拿的居然是火箭筒。

    &nbp;当下松开手指,好嘛,这家伙要是被击发发出,杀死丧尸绰绰有余,关键连带着他自己也得被波及完犊子啊。

    &nbp;还在也是在末世过活一年之久的人,这手台男倒也不是光不练的废物。

    &nbp;在发现手里家伙不能击发后,第一时间转换攻击方式,将火箭筒高高抡起,完了照着来袭丧尸便是用力抽打了过去。

    &nbp;手台男把丧尸这一抽打,畜生倒退栽倒场面刚好落在段成伍眼里。

    &nbp;原来是丧尸啊!!

    &nbp;看清目标样貌的段成伍立马是明白了个中缘由。

    &nbp;当下没有耽搁,他赶紧透过手台向村里弟兄通报:“搞清楚了!对面不是内乱,是他们那儿有丧尸!!”

    &nbp;“有……丧尸!?”温泉鑫听罢段成伍通报不由是拖长音调。

    &nbp;不过随即他便是开怀大笑:“哈哈哈!老天有眼啊,叫他丫的那丧尸怼我们,现在好了吧,遭报应了吧。”

    &nbp;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管对面丧尸是从何而来,重要的是这是难得对己方有利的机会。

    &nbp;“行了,温,老毕,赶紧离开阵地,重新寻找合适隐蔽点!”老赵虽然心里也为对面遭受乱局感到庆幸,但现在还没到己方撒欢时候。

    &nbp;对方情况不妙,己方也好不到哪儿去。

    &nbp;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现在若是不趁着对方混乱加固己方防御,等对方缓过神那又该轮到自己这边倒霉了。

    &nbp;听令的毕大虎,温泉鑫马上操动起来。

    &nbp;在选择好新的掩藏战斗地后,他们紧接是拾拿沙袋重新堆彻构建战壕。

    &nbp;适才的战斗已经很清楚告诉他们,在地方有大杀伤武器攻击下,必须构建具备战略纵深的防御阵地。

    &nbp;否则人家一个火箭弹就能把你阵地给轰飞咯。

    &nbp;刚才老赵等人之所以能活下来,一个是对面战术素养地,准头及执行力不行。

    &nbp;二个,他们也确实是老天护佑,运气太好了。

    &nbp;从腰际拔出手枪,手台男上前冲着被抡倒丧尸就是“啪啪啪”连开五枪。

    &nbp;直待枪弹打光,他还在发泄般的扣动扳机。

    &nbp;他有火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看看自己这边战场惨状。

    &nbp;原本他还指着自己放个火箭弹过去把对面头目吸引出来的几只老鼠给一锅端了,没曾想……

    &nbp;就因为一个丧尸,葬送了他大好局面。

    &nbp;到手的胜利就这么没了,不仅胜利没了,自己这边还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

    &nbp;“轰!!”又是一声爆裂身响起。

    &nbp;手台男吓的蹲卧在地,刚刚蹲下一块大铁皮就径直砸落在他面前。

    &nbp;而适才被他击毙的丧尸悲催被斩成两段,溅射而出的血水糊了手台男一脸。

    &nbp;什么情况!?这又是什么情况!?

    &nbp;望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坏损车门,手台男觉着眼熟。

    &nbp;侧目朝外瞄了眼,果不其然,冲天大火向他表明,另外一辆皮卡也被炸飞了。

    &nbp;着拿手枪的右手不听使唤颤抖,手台男这颤抖一方面是源自于愤脑,他实在没想到局面会恶化成这样。

    &nbp;而另一方面,则是来自单纯恐惧。

    &nbp;刚才就差那么一点,如果门板朝后便宜一些,时下被斩成肉泥的可就是他自个儿了。

    &nbp;手台男尚且如此,他那些个手下就更不消了。

    &nbp;刚才的另外一辆皮卡被炸就是他惊恐手下所谓。

    &nbp;被丧尸撕咬的重机枪手异变的很迅速,之前被枪弹打伤的手下见死尸爬起,惊恐之下,便是从身上取下手雷朝皮卡丢了过去。

    &nbp;然后……

    &nbp;“我草!这他妈什么丧尸啊!见着一定给他颁个勋章。”虽是玩笑话,但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温泉鑫心下想法。

    &nbp;毕竟,两台重机枪从第二波战斗伊始就一直是他们最头疼事情。

    &nbp;他们想了各种针对办法都没法解决,谁能想到最后靠着几只丧尸给报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