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争执-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十四章 争执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离开的时候,不能带上黄雅茹!”

    “什么!“闻及此言的王强猛然间扭过头来,黝黑的塑脸上擎着难以置信。

    他不置可否的重复道:“你的意思是说,等过两天,我们自己离开,把黄雅茹单独留在这儿?”

    “是的!”没有丝毫的犹豫,唐小权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呵呵,”轻微的痴笑出声,王强摇晃着脑袋莫名地笑了起来。

    待得笑声过后,他突然压低了身子,贴面凑到唐小权的近前,低声的斥道:“权子,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把黄雅茹一个人留在这儿,那这等于是叫她等死吗!”

    眼眸微微扫了两下,唐小权略作思量,道:“我们可以在离开的时候,给她留点儿粮食,但至于以后……就得看她自个儿的造化了,总之,我们能帮她的不多。”

    唐小权显得异常的平静,一席话说的也正如他面容所表现出的那般,从容没有一丝的波澜。

    “放屁!“闻言,王强怒不可遏地怒声骂道:”什么叫我们能帮她的不多,我看压根就是你不想帮她!”

    面对王强的喝骂,唐小权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不过旋即又是舒展了开来:“好吧,如果这么想能够让你接受我的提议,那么我不否认!是的,我不想帮她!”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强一双黑眸瞪的老大,他似是看怪物般死死盯着着唐小权的眼睛,然后一字一顿的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愿帮她?”

    “很简单,我们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义务去帮助一个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人!”

    “好啊!原来这就是你他娘的想法!”森然一笑,王强缓缓地站起了身子:“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不会接受你那个狗屁提议!并且黄雅茹我也一定会带着她一起离开!”

    言罢,王强便愈转身离去。

    望着自家兄弟那心意已决的态度,唐小权无奈地叹了口气。

    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能比不被人理解,更为叫人痛苦的事了。

    从末世爆发开始,唐小权每做一件事,无不是谨小慎微,小心翼翼。

    他为得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让他和他这个同在一个寝室相处了近4年的好哥们,活的长久一点。

    可是王强生性耿直,有些事情他注定很难理解唐小权的良苦用心,所以……

    抿了抿嘴唇,唐小权伸出了手臂:“兄弟,等一下,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还有啥好说的!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现在要去睡觉!”毫不客气地挥手弹开唐小权的手掌,王强嚷嚷着显得极不耐烦。

    毫无疑问,是人就会有脾气,唐小权也不例外,何况他还是个将将毕业的热血青年。

    一再的忍让早已是令得他憋了一肚子火气,而王强适才的那一掌无疑是为他这团火气加了把旺柴。

    “强子!我知道你对我的提议不满!但是我拜托你能成熟点,考虑问题全面点,不要光凭着主观意愿行事,ok?”同样是站起了身子,唐小权伸出三根手指。

    “首先,我问你,我们带着黄雅茹出去,如果说遇到丧尸攻击,她又跟昨天那样失去控制,我们该怎么办?”

    “其次,黄雅茹是干什么的,我想不用我和你强调,那么请问,你对她了解多少?她是否有过吸毒的历史?而如果有,她又恰好那在逃跑时发作了,怎么办?”

    “最后,我们现在手头上就那么点物资,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口,未来究竟会怎样,我们也不得而知,所以我再问你,难道面对如此困境,我们非要抛下两个人过活的机会,而带上一个不相干的人一起去死吗?”

    话及于此,唐小权下意识的顿了顿,他的眼眸不着痕迹地瞟了王强一眼。

    待见后者挺直的身形稍显松弛后,方才语气平缓的继续道:“我知道你觉着身为男人就应该保护女人,我也理解你这大爱无疆的想法。但是凡事咱都得以大局为重,不是吗?你看看现在,我们身处末世,自身难保,根本无力去帮助他人,而且此次的外出,我们也是去搜集物资,是逃亡,不是玩英雄救美的游戏。其间稍有闪失,我们可能就再也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

    “所以,强子,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下我的提议。合则两害,分则两利,让黄雅茹留下,才是真的为她着想啊!“

    “都说完了?”出乎唐小权的意料,王强压根连考虑都没考虑,便是道出了这样一句话。

    对此他只能是兀自摇了摇脑袋,轻叹着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夏日的骄阳总是来的很快,炙烤的烈日尽职地挥洒着它的热量,好似要把这座浩劫中的城市变成炼狱一般。

    唐小权静静的坐着,手里的烟头不时的发出淡红的光芒。

    他还在为着黄雅莉的事情烦恼,在他看来,后者就是个不安定因素,尤其是她那堪比海豚音的大嗓门,只要一嚎,八百里外的丧尸都能听见,所以……

    唉~强子啊!你咋就那么固执呢!

    对于王强的固执,唐小权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货啥都好,就是一根筋的厉害,有一次在学校,他就因为屁大点的事儿跟人意见不和,然后干了一架,最后还为此落了个留校查看半年的处罚。

    所以,就他那性格,但凡是认定的事儿,除非他自个儿改变接受,否则没人能左右他的思想。

    烟圈一口一口的喷出,因为烦躁,唐小权吸的很快,不多时便是将不大的客厅缭绕上了一层薄薄的烟雾。

    烟雾之中,唐小权眉头紧蹙,一张塑脸严肃且淡漠。

    忽然他掷烟的手指稍稍顿了一下,继而偏转过头,一双眼眸挪向了那个依然横躺在门口的死尸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