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四章 李国妙计(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十四章 李国妙计(六)

    一只丧尸引发的血案,靠着这只丧尸,胜利者联盟团队真是不费吹灰之力,连拿对面两座重机枪阵地。

    村里队员看傻了,山腰段成伍也对面前一切感到讶异。

    “喂,小段,山下发生什么事儿了,刚才的爆炸怎么回事儿?”

    手台内女人疾呼再次传来。

    这次的尉泱是真的着急了,如果说之前的火箭弹轰击搞出动静还是小打小闹的话,那么适才爆炸动静就

    开玩笑,两台皮卡相继炸裂,这动静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尉泱等山上人员全都为下方战事捏了把汉。

    对此,段成伍先是微楞了一下,随即轻声笑道:“呵呵,不用担心小尉,刚才的爆炸是对面敌人的,他们自己人乌龙把阵地车辆给炸了。现在局势已经在我方控制下。”

    段成伍还是头一回在给山上人员通话时给出这么坚决肯定回答。

    同时也是第一次明确告知山上人员战场战局。

    现在局势已经在我方控制下。

    实际,战场其实任然出于焦灼状态。

    算起来,光头党众那边虽说因为丧尸原因重机枪阵地被炸。

    但胜利者联盟团队同样是围墙尽数被毁。

    所以,真论道整体战区,耳边其实也就是半斤八两,势均力敌。

    但段成伍看的潜在东西。

    毫无疑问,战斗达到现在,对面除了重机枪阵地能给己方阵地造成实质伤害外,其它人员啥的根本就没啥威胁。

    至于说对面射袭的火箭弹那就更不消说了,火箭弹威力虽打,但首先你得打的准啊。

    很显然,对面非正规武装并不具备这个能力。

    综合以上,这也就是为什么段成伍敢于这么肯定给山上队员说己方队伍占据了战场主动。

    不过对此,尉泱等人似乎并不能完全信服段成伍的话。

    “小段,你说爆炸是对面他们自己把自己车辆给炸了?”

    “是的!”肯定应了声,段成伍听出尉泱话里的不确定,当下跟进解释:“是丧尸,他们阵地出现了丧尸,应该是被打死人员异变出来的。丧尸攻击了他们阵地机枪位,而这机枪位射手打爆了皮卡。之后就连锁反应。情况就是这样!”

    言简意赅给尉泱叙述了遍。

    段成伍知道,如果不给小妮子解释清楚,那肯定没法安抚上面人心思。

    “这样啊!”听了段成伍的后续解释,尉泱喃喃道了句。

    这时,赵丽娜撩过手台,焦促问道:“小段,我爸呢,我爸他现在怎么样了?”

    连翻的爆炸声,听的我赵丽娜心脏都快跳出了来。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各种不好事情,怎么排解都没法将这些不好念头扫出脑去。

    赵丽娜的焦虑担心段成伍能够理解。

    他看了眼望远镜中正在组织队伍搬运沙袋构建攻势的老赵,随即镇定道:“老赵他挺好的,这次战斗多亏老赵组织调动,他已经带着小温他们打退了好几波敌人攻势。娜娜你不用太担心,老赵他能耐着呢。”

    虽然话里本意是为了安慰赵丽娜,不过段成伍说辞倒是不虚。

    今次战役,老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特别是在华表,老林双双重伤情况下,他就带着老毕,温泉鑫,王忠瑜三人坚守阵地。

    这个难度不言而喻。

    听了段成伍的话,赵丽娜紧张担忧到快要爆炸的心终于是稍稍松弛了些。

    “还有其它事儿吗?”下方战事暂时稳定,段成伍也难得有功夫闲聊两句。

    “呃,暂时没有了!”联系就为了解确认下方情况,既然本方无碍,尉泱自然也就没什么好问的了。

    她也知道段成伍责任重大,非到不得已,她是不愿打扰对方的。

    “行,山下的事儿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对面虽然实力比我们强,都现在看来,都是些没种的软蛋。目前局势稳定,小尉你们几个安抚好山上人情绪。我们不能给下面队员添乱,明白吗?”

    段成伍现在旁的不担心,就担心这连翻爆炸,枪击会影响山上人心智。

    毕竟,他们队伍还是有孩子和精神不正常人存在,所以稳定好这些人情绪对于整个战役同样重要。

    “知道小段,这些事儿我们会注意的,你放心吧!”

    “嗯,那就这样吧,完毕!”

    结束通话,尉泱缓放下手台。

    屋内三女齐齐盯着手台发呆,没人开口,没人说话,没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不过从几人面色负责神采不难看出,几位“女将”心思都很重。

    能不重吗?尽管段成伍适才说的内容全是好消息,但这丝毫不能平息女人的胡思乱想。

    大家都不是傻子,战场之上,不可能只有敌人吃瘪,己方一直收好的。

    几次爆炸自个儿这边联系得到回复都是:不要担心,山下控制了局面。

    这种万金油回复虽然听起来很叫人舒坦,但细细分心,反而叫人更加忧心。

    段成伍自然不知道自己接连的报喜不报忧已经叫山上三女怀疑。

    反正他现在是难得的轻松。

    看着光头党阵地混乱场面,段成伍心理那叫一个舒爽。

    之前一直目睹己方队员被压着打却又无法提供援手的情况委实已经是叫段成伍憋屈了太久。

    现在情绪得以释放,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他妈的!”禅位的站起身,手台男快步行到队伍前方。

    望了眼外面被炸的已经黑铁的皮卡,气火攻心质问道:“谁,那是谁干的!?”

    这时地上一个抱着腿满脸痛苦的手下哀声回道:“我,是我老大,我炸的!你,你放心,那个畜生已经被我炸死了,它,它被我解,解决了!呵呵,哈哈!”

    也不知道是不是惊吓过度,手下在说了两句后,突然歇斯底里的笑了。

    手里紧握的抢把隐隐颤抖,听着手下自以为是的笑容,手台男整个嘴巴都快被给气歪了。

    居然是被自己人给炸毁了,退去打空的弹夹,手台男缓缓从身上摸出崭新弹夹,完了推入枪中,拉动枪栓后,来到搞出大事件手下跟前。

    “是你干的哈,你还跟老子笑啊,你他妈既然这么喜欢乐呵,那就去下面慢慢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