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七章 短暂安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十七章 短暂安宁(一)

    “谢了!华子!”发自肺腑由衷道了声谢。

    听了越贵山的道谢,华表摆摆手:“兄弟不言谢,再说了要不是你跟老毕在屋里拼死解决改造丧尸,我们打击恐怕已经被那畜生给报销了!”

    “好了,来,我们把老越从这边物资弄去监控室。”

    示意老毕过来搭手,华表站起身,想要把越贵山进行转移。

    毕竟,他们现在所在物资在之前改造丧尸大战中损毁严重。

    整个外墙壁被炸的支离破碎不说,内里墙壁也在改造丧尸钢锯抛锯下损毁严重。

    留在这里,一旦光头党众攻破外围阵地,进入巷战,老越待在屋里是十分危险的。

    听得华表招呼要搬运转移老越,毕大虎赶紧是上前一把把华表拉开。

    “得得,你可拉倒吧,就你这状态还转移老越……我拜托你搞搞清楚,你自己也是伤员明白不!?”

    “对,是啊,华子,搬运转移老越的事儿,我跟老毕做就好了,你就赶紧歇着,待会儿我来给你处理伤口。”

    由于考虑到华表面上伤势,温泉鑫,毕大虎都没主动提及。

    毕竟,华表面上伤势实在太过严重,看他那架势,毁容是妥妥的了。

    进屋后,华表见越贵山腿部伤势面色大变,越贵山见华表脸上伤口同样如此。

    不过在瞧见老毕递眼神提醒后,他识趣将嘴里想要脱口的惊叹给咽回了肚里。

    听了老毕,温泉鑫两方规劝,华表没有拒绝。

    没办法,他的状况的确不容乐观,脸上伤势权且不说,关键数次跌落,特别是最后被火箭弹冲击波掀飞屋顶那一击叫的毕大虎整个身子骨就跟散架了似的。

    他现在稍微动弹就会牵扯发疼。

    刚才给越贵山处理伤口,他完全是咬着呀克服疼痛在进行。

    所以考虑到装运所需要消耗的体能,以及路途距离等因素,华表怀疑自己身体状况恐怕无法承受。

    这若是半路脱手导致老越跌落,那可就……

    毫无疑问,老越的伤已经容不得再受二次打击了。

    所以这个节骨眼不是逞能时候,华表可不能拿老越下半辈子幸福开玩笑。

    “好,那成,你们两个把老越晕过去!”

    取过担架,这些东西都是之前搜集物资特意准备的。

    便携式担架很好使用,简单抽拉便是成型。

    再合理将越贵山弄上担架后,老毕,温泉鑫一前一后起立前行。

    华表跟在二人身后,三人一起朝监控室行去。

    无疑,现在监控室成了胜利者联盟最为重要基地之一。

    待会儿一旦进入巷战,这物资也势必成为重要据点。

    妥善处理好越贵山,老毕,温泉鑫又是从仓库去了些吃喝东西给前线送去。

    王忠瑜窝在墙后战壕,这是半个多小时前,他们刚刚垒落了最新防御阵地。

    为了预防再受对面重火力打击,似这样防御工事,村里还分布有数个。

    并且是呈纵身构建,这样即便遇到轰炸,也不至被人一锅端。

    雨还在下着,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啥干净不干净了,王忠瑜撬开罐头,拿着勺子便是抛挖牛肉往嘴里塞。

    大战时候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思维没多余功夫去考虑其它。

    现在战局陷入僵局,安定下来的王忠瑜还真是觉着肚子饥饿难熬。

    也难怪,想想他们过去几个小时做的事儿。

    抛开体能上消耗不说,光是高度紧绷的神经都是一件非常耗神耗力的事儿。

    雨中吃着东西,王忠瑜吃了会儿,看看旁边老赵,对方还在尽职盯着对面。

    王忠瑜放下手里罐头,提枪上前拍拍老赵:“老赵,我在这儿盯着,你下去吃点吧。”

    “没事儿,你去休息,我盯着就好!”老赵头不会,随便应承一句。

    王忠瑜只道老赵性格,直接是探手按下对方手里望远镜,认真且严肃道:“这里交给我,你下去吃东西。”

    见王忠瑜态度坚决,老赵轻叹口气:“行吧,那我去吃点。”

    听罢,王忠瑜肃然面庞浮起几抹笑意:“嘿嘿,这就对了嘛。来这个你拿着,这个给我!”

    将手里已经开好罐头递交到老赵手里,完了顺手将对方手里望远镜取过。

    老赵接过罐头,缩身下到后方战壕。

    随手摸去面上泥泞,几个小时的战斗老赵那是累的够呛。

    作为指挥,他所付出的艰辛较之其他队员无疑更多。

    不过还好,虽然累的够呛,但至少目前村子还在己方手里。

    自己也算没辱没老徐临走时的交待。

    但看看现在村里狼藉模样,老赵心理一阵刀割啊。

    你说这人性为什么就这么歹毒呢?

    人类都已经别丧尸霍霍道这般艰难境地了。

    能活着本身就很不易,正所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看着自己跟兄弟努力规划建造的塔楼,房屋,菜地在战斗力被毁,那种心疼是很难用言语描述的。

    更不消说吴超的死,更是老赵心理无法湮灭的疼苦回忆。

    监控室内,毕大虎,温泉鑫,华表,瘫坐在地,每个人样。

    每个人都累的要死要活。

    “妈的,你们说对面现在什么个情况?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反应?”温泉鑫很不习惯这突然安静下来的感觉。

    战斗时,虽然紧张,但人的思维是处在高度紧绷,所以也就没那么多胡思乱想。

    但现在安静下来,没了那些枪炮危机去束缚思维,反倒是开始多虑了。

    毕大虎耸耸肩膀:“哼,鬼知道,估计是被炸懵逼了吧,那帮软蛋,你能指望他们做什么?”

    “嗯,老毕,你他娘这话说的在理!”温泉鑫脑袋直点。

    只有华表很淡然没有开口。

    对面什么情况华表无法得知,但可以肯定这场战斗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如果不出意外,对面多半是因为阵地爆炸人员折损严重,没法继续战斗。

    特别是两挺重机枪损毁,对对面打击是巨大的。

    所以迫于这些客观原因他们不得不暂时中止攻击。

    但这停火肯定是暂时的,对方多半是在进行兵力调配。

    一旦兵力调配完毕,战火就将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