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八章 短暂安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十八章 短暂安宁(二)

    “成伍,注意大转盘附近,对面很可能在调集兵力!”将自己想法给段成伍嘱咐一句。

    段成伍与华表念头不谋而合,他也觉着光头党众不会就此放弃,对方一定在联系后援队伍。

    “明白!我盯着在!”

    “辛苦了!”华表知道段成伍虽然未有身处一线,但他所付出的一点不比他们少。

    相反,正因为没法参与到战斗中,他承受了巨大煎熬。

    身为战士,华表很明白那种作为旁观者看着队友被袭击,自己却不能援手的感觉。

    那绝对不是啥舒坦事儿。

    听了华表给段成伍嘱咐,温泉鑫挺正身子:“唉,我说华子,如果说现在对面兵力削弱,咱是不是可以考虑摸过去直接给他们端了!?”

    不得不说温泉鑫的法子确实是个不错选择。

    对方刚刚遭遇大难,以对面人员心理素质一定是慌乱不堪。

    现在摸过去给对方连锅端,虽然未必能终结战斗,但至少可以最大限度削减他们战斗人员。

    对胜利者联盟团队来说,现在多杀一个光头党众,就对日后战斗减少一分负担。

    而温泉鑫的建议马上得到了毕大虎肯定:“对啊,好主意啊,喂,华子,这小温提议我看靠谱啊。那帮废物没胆子过来,我们可以过去嘛。”

    温泉鑫的提议,坦白讲,华表不是没有想过。

    但考虑到一些细节,他还是给否定了。

    “嗯,小温法子是不错,不过有一点现在天色已经放亮。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摸过去就是去了突然性和隐蔽性,很容易成为对方靶子。明白吗?”

    的确,眼下黎明已经到来,没了夜色掩护,离开阵地前往对面是很危险的事儿。

    之前有荒草丛尚且可以接着草丛掩护白天行动,但遗憾的是在跟丧尸大军战斗时,荒草丛尽数被焚毁,现在对胜利者联盟团队,光头党众来说环境是相当的。

    谁贸然出击,都将暴露在对方火力之下。

    就算对方重机枪被毁,就算对方枪法不济,面对毫无遮挡暴露荒野的活人,再怎样他们也能放倒一二。

    所以,华表不能冒这个险。

    队伍已经没法承受死人这一情况了。

    听了华表这番解释,毕大虎,温泉鑫顾自相望一眼,完了不在辩驳。

    华表的驳斥他们也确实是没有理由驳斥,不过虽然没法驳斥,温泉鑫还是来了句:“喂,华子,那咱下一步咋办,不能就这么干等着他们派援兵过来吧。”

    现在场上局势,应该说是旗鼓相当。

    但等地方后援赶到,那胜利天平可就又得倾斜了。

    毕竟,光头党那边有后援,而胜利者联盟团队这边可没援手了。

    华表当然清楚个中利害关系,如果可以他也想趁这暂时的安定做些事情。

    可问题他能做什么?

    出去埋设陷阱,诡雷?

    大白天,你做这些不是全被对面瞧的清楚嘛。

    既然被对面都看到了,对面战斗打响会白痴犯险吗?

    至于叫山上队员下俩援手那更不可能了。

    就算村子最后不得已丢失,华表都绝不可能招呼山上队员下来。

    这是原则问题,且是不容改变的原则。

    “没什么我们能做的,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休息,回复体力。”

    说了句大实话,休息或许还真就是胜利者联盟团队时下唯一能做的有意战斗的事儿。

    “唉”无奈仰天长叹口气,毕大虎身子重靠墙壁。

    无奈随即陷入死寂,过了没多大会儿功夫,毕大虎粗重鼾声便是在屋内响起。

    汉子也是累坏了,今日他做了不少疯狂事情。

    为了对付改造丧尸,不惜以肉身去跟畜生肉搏。

    类似冒险事情,整个村内队员基本都有做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手台男已经把自己这边情况给上面汇报了。

    当然咯,他少不了被上面一通谩骂。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出发前各种保证,各种吹b,可最后结果

    带去的人死伤大半,还向总部请求援手。

    这种事儿光头党众上面不动怒才见鬼了呢。

    但为了复仇,手台男只能把这些谩骂承受下来。

    上面最终答应了他再派援兵的请求。

    光头党众上层也是没得办法,现在这局面,已经不是他们愿不愿意的事儿,而是被架着必须提供援兵。

    因为他们都不傻,他们都清楚这场战斗结果会造成怎样结果。

    这场战斗成败早已不单单是个体战斗结果,而是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所以不管是为了这一场战斗胜利,还是日后正题大局,胜利者联盟村子他们都必须拿下。

    得到上层首肯,手台男心绪稍稍平和。

    不管怎样,只要上面派人他就还有反击机会。

    不然就这么被打,搞成这局面他心理没法接受。

    他自认自己的安排部署没有任何问题,搞成眼下悲催局面,都是身边这些白痴手下太过废物。

    所以通话结束后,手台男不出意外将矛头对准了狼狈众手下。

    他要把自己适才与上层沟通得到的侮辱谩骂全都发泄出来。

    时间就在手台男爹爹不休谩骂中缓缓流逝。

    监控室内,华表,温泉鑫,老毕相继入睡。

    一切都回复了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般,只有天上犀利的雨水不断冲刷着地面血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平和了许久的屋内突然想起段成伍的呼喝:“全体注意,十一点钟方向发现大批车辆!重复,十一点钟方向发现大批车辆!!”

    睡梦中的华表猛的睁开眼睛,仅是迟疑一秒,华表便是本能从地拿起手台:“成伍,能确认有多少数量吗?”

    华表的促问立刻是将旁边温泉鑫,老毕从梦中吵醒。

    相较于华表的迅速反应,二人明显呆滞许多。

    茫然的面容擎着倦怠,这突然被从深层次睡眠状态弄醒的确是叫人恼火事情。

    不过在听了华表促问内容,温泉鑫,毕大虎迷茫的倦怠立刻清醒。

    二人双双端坐起身,一脸紧张望着华表。

    “是他们援兵到了!?”温泉鑫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