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激斗尸犬群(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九十六章 激斗尸犬群(七)

    你能想象一个人被“炮弹”来回轰击的场面吗,丧尸犬似是有意要**王大国似的,它不断朝后者发起冲撞攻击,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乐此不疲。

    虽然此般做法并不能给王大国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对其心理的打击却是巨大的。

    除此之外,尸犬的持续攻击还使得王大国丝毫不敢卸下手中的防御,长时间下来,他只觉自己的右手都快废了,滞涩的血管通红一片,有些甚至已然是破裂沁出了体表。

    王大国吃力的防御着,饶是他什么也没做,但其体力的消耗却是丝毫不亚于进行了一场五公里的长途越野,剧烈的粗喘就好似充满空气的鼓风机般不断发出“呼哧,呼哧”的啸声。

    可反观丧尸犬一边,它就跟个永动机似得,不仅没有感到半点疲惫眩晕,相反在进行完这连串的奔跑,跳跃,转向运动后,它更是愈发兴奋了起来。

    随着它悍如“小强”的不懈努力下,王大国用于护卫身体的纸板正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减。

    几乎在尸犬每一次撞击落下的同时,都会伴有纸屑横飞的场面发生。

    而望着那些被挠碎,飘散于空的细碎纸粉,王大国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得做些什么。否则一旦盾破他就和待宰的羔羊没什么区别。

    可是尸犬并不打算给他任何思考的机会,或许也是感受到了“盾牌”厚度的削弱,尸犬攻击的频率愈发的加快了。

    “砰!砰!砰!”王大国就像个沙袋般,被撞的左摇右摆,也亏得他平日里多有从事田间劳作,练出了一副厚实的身板,否则,单是这尸犬近乎“铁锥”的冲击就足以震裂他的皮骨。

    毋庸置疑,王大国依然没有反击的机会,但持续不断的撞击,也是令他的心底燃起了一抹愤怒的火种。

    毕竟他是一个人!一个成年人!一个有血有肉有脾性的成年人!

    虽然因为恐惧,害怕,畏惧等诸多不利因素压制了他内在所谓的“汉子”血性,但随着丧尸犬这肆无忌惮,拿他视作玩物般戏耍,挑弄后,他的那抹血性被成功的激发了。

    而一旦人的血性被激发,那既是意味着他将从一个极端走向令一个极端。

    肾上限素开始大幅度调动人体的各个感官神经,从而使人变得比平日更为警觉,更为灵敏。

    而这一切反应在现实中则是王大国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他不再受外界的干扰,麻木肿胀的手臂也好似重获新生般恢复如初。

    当然,常年耕田种地,没读过多少书的王大国并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系列的变化究竟为何。

    不过他的大脑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都要冷静。

    他两眼紧随尸犬的动作快速的移动,而当后者跃身撞击上纸板的瞬间,其每一个动作又好似是被点了慢播按钮般缓慢滞涩。

    而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慢解镜头并非真的是尸犬的动作变慢了,而是王大国精神高度集中后视觉神经所反馈出的一种假象。

    得益于这种“假象”的帮助,在继续如此这般往复了两三次后,王大国对于尸犬的运动轨迹,以及扑抓落点基本掌握待定。

    作为猎食者的尸犬思维相当的简单,它折腾了半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撕毁猎物身前的咖色“铠甲”。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从眼下铠甲上部“削薄的厚度”来看,它的计划即将成功了,也许下一次攻击它便能彻底冲破“铠甲”的防御,进而撕裂其后猎物的皮肉。

    只是,王大国已经看破了它的计量,不止如此,高速运转的大脑,还叫他想好了应对的措施。

    足足7,8分钟分钟啊,这是王大国自开战以来,第一次有了反击的念头,而且还是在这关乎生死的关键时候。

    眼眸下意识的瞄了眼“盾牌”上最为薄弱的一块区域,那里由于尸犬的频繁攻击已是被撕扯抓挠的仅剩一层薄薄的纸片。

    而也且是这薄薄的一层纸片,令得王大国认定,尸犬接下来的攻击十之**还是此处。

    虽然用一块纸片来当作事关犬,人生死的‘阴阳之门‘有些不太合适,但从实际而言,接下来双方的接触确实是……

    王大国握紧了手里的一段钢条,这是他从村落回来后,亲自打磨制造的,因为在那次实战中,他发现顿挫的硬体比之刀具还要好用。所以他便找了条细长的钢条打磨成锥,算做他此次任务的防身武器。

    毫无疑问,现在就是要检验他这武器的实用程度了。

    烈日下,尸犬再一次朝向王大国狂奔了过来,上一次的攻击已是叫它知道猎物的“铠甲”即将攻破,它似乎已经嗅到了那包裹在铠甲之内鲜美**的香味。

    嗜血的本性刺激着它越奔越快,眨眼的功夫便是来到了王大国的身前。

    起跳!跃起!

    在尸犬强而有力的后退蹬踏下,它的整个身体犹若出水的箭鱼一跃而出。

    速度之快,力量之猛,光是听那极速压迫的风声便可得知。

    来了!王大国双眸紧紧蹙在了一起,他浑身每一处神经元全都进入了战备状态,只待大脑中枢对其下达进攻的指令。

    30厘米,20厘米,10厘米,眼见着尸头在其面前不断的放大,王大国依然冷静地保持着防御姿态,终于在尸爪撕破纸板穿透而入的霎那,王大国那只一只严正以待的左手终于动了。

    横握着钢锥,以着雷霆万钧之势,王大国几乎是擦着尸爪的上端猛戳而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禁止了!

    一人,一尸;

    一手,一爪;

    毗陵着一块被彻底捅破的盾牌;

    双方同时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生死已然落定。

    大滩的血水滑落而下,处在田间另一头的王强刚刚回过身子,恰好瞧见了人,犬对峙的一幕。

    他能清楚的看到不断流淌滴落的血水,只是他无从得知这些究竟是出自人方,还是犬方,因为……

    感谢群里“杂烩饭大王”给的红包,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