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十五章 援军到了(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十五章 援军到了(二十七)

    前方入口情况,老赵等屋内队员因为是叫原因是没法看清的。

    不过适才段成伍的话却是很明确表面了危机到来。

    又是rpg火箭弹,想到之前华表两次被炸的场景,众人都是心弦一紧啊。

    爆炸一经结束,老赵便是拿着手台开始呼叫:“华子!你怎么样!?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啊!?”

    正所谓事故不过三,眼下华表被火箭筒炸刚好是第三次。

    听得老赵焦促的喝叫,华表艰难从地上爬起。

    他再怎么说都是血肉之躯,前两次危机跳跃早就叫他与了内伤,时下惊天一跳再次叫他伤上加伤。

    不过军人的忍耐力就是强,华表咬着牙从地上爬起,眸前整个是被火海包围。

    好在火势并未蔓延村内,华表提着枪,杵着地,一点点朝村内移动。

    瞧见华表移动身影,段成伍长吐口浊气。

    自己老伙计看来这次是真的受老天爷护佑,这样都没有毙命。

    这叫段成伍心下稍安。

    确定完华表情况后,段成伍赶紧是将望远镜调转到地方阵地,这个时候关注对方状态是重中之重。

    虽然对面火箭弹打击目标是皮卡,但这皮卡说到底还是光头党众的。

    如此算来接连两辆皮卡被毁,想来光头党众那边现在是非常恼火吧。

    段成伍的判断是正确的,光头党众那边确实恼火,不过除了恼火,大多数多时震惊。

    他们震惊于村里人战力,抛开那莫名其妙翻覆的小货,他们压根不清楚,也想不明白胜利者联盟团队是透过什么手段拿下皮卡控制权的。

    因为从任何角度看,占据主动,且架好位置的皮卡重机枪都不应给被对面村里人拿下。

    可问题,就是这个不可能最后变成了可能。

    另外,最关键,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还利用这个不可能直接给他们前线冲锋队员造成了巨大打击。

    现在那些个“踌躇满志”,“信心满满”冲锋队员彻底蔫在地上不敢动了。

    同伴被打残的肢体血肉散放的血腥气味无不在像他们昭显战争的残酷。

    入侵他人领土……他们活该被打成这样。

    而相较于大多数的震惊,手台男松开手里火箭筒,随即是整个人靠在车上。

    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皮卡被炸了,但是手台男却也是感到疲累。

    不得不说,胜利者联盟适才村内发生的连串事情是严重打击了手台男的信心。

    什么兵不血刃……他还有资格去说吗?

    死了那么多人……车内男人的呵斥叫手台男认清了现实。

    他被华表等人打蒙了,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好在阵地上还有个车内男人,只是眼下男人心底狠的想立刻枪杀手台男。

    不过很显然他不能这么做,时下战斗打成这个模样,饶是他回去都难逃责问,所以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替罪羊。

    而手台男无疑是最佳选择。

    所以这时他没法杀手台男,尽管他心中每个细胞都想这么做,但为了解决回去一系列麻烦,他得留着这个背锅侠。

    但不杀归不杀,骂还是得骂的,尤其是对方这榆木样的脑袋,实在是……

    “你现在他妈的又在做什么!?”

    身子正,手台男四下张望,最后落目在地上那部跌落手台。

    我在干什么!?恍惚状态的手台男也想知道自己再做什么。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自己把仗打成这个鬼样,回去要如何面对上面质问。

    不过时下手台男还是赶紧俯身将地上手台捡了起来,完了按下通话按钮:“大哥,那,那个对面皮卡我,我已经给轰掉了。”下意识回了句,手台男内心真没想借机表示什么。

    但是落在车内男人耳里……“尼玛的,能耐啊,咋地,是不是表功想叫我垮你几句啊?”

    “我,我没这个意思!”手台男有些诧异车内男人的理解。

    车内男人当下怒骂:“你没这个意思!?你他娘的当然没这个意思!!就你那脑袋……要不是老子叫你开火,你说你能干什么!?现在呢?下一步老子跟你说的你有忘了?是不是还要老子提醒你怎么做啊?你是牙膏吗?非得老子挤一下你才动一下?”

    “不,不!大哥,我,我没忘,我知道该怎么做!”这才想起车内男人后续吩咐,手台男赶紧回答。

    “知道了就别给老子bb了,赶紧行动!!”

    直接是终止了谈话。

    听得出车内男人对自己相当恼火。

    手台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对方回去后肯定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甚至要把一些列黑锅卡他头上。

    转念一想,事态搞成这样真是自己的错吗?

    如果不是车内男人冒进进攻,对面怎么能有机会两次解决那么多手下。

    要知道,第一次交战,虽然也死人了,但那最主要是己方这边出现异变丧尸,自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非是自己责任。

    可二次交战开始,车内男人一直插手命令,也正是因为后者一直催促吩咐自己派手下上去最后才落得这个地步。

    想明白的手台男心理不愤,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第一场战败是事实摆在那儿,他手台呼叫增援同样是事实摆在那儿,回去辩驳,上面肯定相信车内男人话而非他的。

    眼下唯一能救自己,为自己换回一些生还可能的就是拿下村子。

    认真仔细权衡了下,手台男觉着车内男人的战法还是靠谱的。

    适才皮卡压制,手下冲击方法实际没错,只是车子太过靠近村子,给了对方偷袭机会。

    这次如果车辆压前并与存在保持一定距离,不给对面村里人触碰机会……那压制他们是妥妥的。

    这时,队员在伺机冲锋……村子可夺!

    “知道还他妈半天不动,难道你不知道战机稍纵即逝嘛?就你这反应力,行动力,难怪一手好牌给你整成这样!!废话老子现在不跟你讲,你赶紧的马上把两皮卡派上去,利用火力压制村里人,然后叫前面弟兄配合推进!!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