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十九章 援军到了(三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十九章 援军到了(三十一)

    前线队员懵,手台男更懵。

    所有人都搞不清发生了什么。

    这明明对面被压制的毫无反击力,怎么会突然皮卡就被炸了呢?

    前车还可能是对面投掷手雷,或者异变丧尸出现偷袭。

    可这后车,那么远距离,对面麒麟臂吗?

    至于异变丧尸更不可能啊,自己这边分明嘱咐司机远离尸体。

    这皮卡是怎么被弄毁的!?

    手台男是满脸惊愕啊,他拿着手台询问情况,可前面人哪里可能给他靠谱回答。

    和他一样,手下们均是一头雾水。

    真是莫名其妙,手台男望远镜四周全部扫了遍,没瞧出啥异样啊。

    适才战斗,他也是担心对面搞偷袭所以始终是紧盯战局没有松懈。

    这场战斗对他意义非常重要,他也不可能松懈。

    但是就是这样严防死守,最后还是出了意外。

    “到底怎么回事?出了什么情况?怎么他娘的车子又被炸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车内男人不出意外发来质询。

    手台男无言以对。

    而光头党众这边手台交流内容,一字不落全部是被温泉鑫,老赵听在耳里。

    “怎么,那边好像来了大人物啊!”温泉鑫开口道。

    老赵没有答话,而是拿起己方手台通报:“华子,我们这边刚刚收到对面内部通话。”

    “他们那边情况如何!?”想到己方手里有对方手台,华表赶紧是出声询问。

    “他们那边现在混乱,还不清楚皮卡是怎么炸的。”

    “好!”听到老赵给出答复,华表不由暗赞一声。

    对面乱是他希望看到事情。

    而这时老赵跟进一句:“另外华子,对面手台还有一人,听他说话口气应该是头目之类。”

    “知道了!”这个细节华表并不在意。

    对面有谁都不是特别重要,因为不管对面派谁来,都无法终止这场战斗。

    他唯一要关注的是,如何搞定地方一次次强攻。

    而现在无疑是最佳反击时机:“小李,马上把无人机撤回!准备后续战斗!”

    可惜不是专业军用无人机,这改造无人机受载重限制,一次只能携带一枚手雷。

    现在炸完不得不返回,不然在外只能是靶子。

    最关键,华表还指着这玩意给对面在做出其不意打击,若是停在外面,早迟被发现,那己方可就失去了个绝佳打击渠道。

    “明白!“李国可没被胜利冲昏头脑。

    自己能够顺利完成队伍交给任务,李国确实非常激动。

    但是他清楚,战斗远未借助。

    给李国下达完车里无人机吩咐后,华表马上将心思落在外面那些冲锋光头党众身上了。

    刚才没招呼他们,他们倒是要给己方找麻烦。

    既然这样,自然不能留下这些祸害。

    小心直起身子,华表侧目朝外望去。

    浓烟滚滚看不清状况,不过那些前排向后挪动身子的光头党众华表却是看的真切。

    掠过这些小喽啰,华表显然是高看了这些家伙。

    本以为他们会爷们点冲锋过来,没想到乌龟终究是乌龟。

    乌龟是没有威胁的,华表将目光后翼,他的目光落在了最后一辆皮卡上。

    那辆皮卡距离自己有段距离,如果用手台投掷说实在的难度比较大。

    但那时地方最后皮卡,也是对己方最大威胁。

    若是能炸掉,整个战局就基本稳定下来了。

    是否要冒这个险?华表斟酌了下。

    这枚手雷撂出成功,那不用说,对己方大为有利。

    失败,也就损失一枚手雷,反正老赵那边又从敌人尸体搜罗了五个,现在少一个也无所谓。

    就是这么做会暴露自己目标,成为对方火力打击重点。

    思来想去,权衡利弊,华表最终决定还是冒这个险。

    毕竟,敌方在皮卡被炸后,无论是战意,人心都处在极度混乱中。

    此时是最佳搞事儿时候,此刻不做更待何时?

    摸出手雷,华表快速探身,完了卯足力气用力将之抛出。

    了罢,迅速是抽身返回墙壁后方。

    被抛的手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完了坠落在地。

    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喝了一嗓:“妈呀!手雷!”

    然后轰!

    爆响声起!

    成功了吗?华表探头想要确认,不曾想,密集枪弹飞射而来。

    “哒哒哒哒哒哒!”

    “撤!快撤!”

    到底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其实华表这一投真是没话说,力道很大,距离也足够远。

    落地后,如果一切顺利,完全可以滚到皮卡车下。

    但估计是觉着胜利者联盟团队站了不少便宜,这次老天爷没在帮村胜利者联盟团队,他老人家转而站在光头党那边了。

    落地后滚动手雷本来还是很顺畅移动的,但不凑巧一个光头党手下刚好横在皮卡前方,他的身子挡住了手雷移动。

    适才那声喝叫也是他在发现手雷后惊恐叫出的。

    不过悲催的他,在发出这声喝叫后便是成了一团血肉。

    皮卡躲过了一劫,重机枪射手立马是慌乱射击,同时怕打车板催促司机后退撤离。

    事关身死,手雷就在面前不愿爆炸,被炸身亡倒霉蛋血肉都溅射到了皮卡前档车窗上。

    所以可以想象司机的惊恐程度,那是一点不比后面射手差啊。

    对方是摆明要搞定自己,前车之鉴,这个节骨眼谁还会去管手台男命令!

    用不着射手催促,司机爆炸响起后便是已经启动车子开始原地后撤!

    华表一点点想后退去!

    他的位置已经暴露了!

    对方肯定会重点照顾这个位置,继续待下去毫无意义。

    而手台男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后撤状态的皮卡,按照他原来脾气,早就出声喝骂了。

    可过去几分钟内发生的事儿叫他整个人完全没了方向。

    他发现不论自己怎么部署,似乎都走不出被对方灭的怪圈。

    天在帮这帮混蛋!一定是天的问题!

    找不到缘由的手台男开始把实力缘由归结为天意。

    正所谓天意难为,他再有能力也没法和天抗!

    而就在手台男这样无措之际,突然脑门后方一股大力传来。

    紧接他便是跟车框来了次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