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十八章 援军到了(四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十八章 援军到了(四十)

    “妈的!又是这该死的!他他娘的怎么还没死呢!?”听得手台里传出的恶心笑声,温泉鑫真想叫李国操控无人机去对面阵地来上枚手雷。

    省的手台男没鸟事就来bb。

    “把,把手台给我!”老赵探出手,示意说道。

    “唉,老赵,算了吧,你看你这……唉,让那鸟货自己bb,咱不搭理他!”老赵重伤在身,本就虚弱,温泉鑫实在不想这个节骨眼老赵还跟对面混球消耗精力。

    老赵当然明白温泉鑫心理所想,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和手台男通话。

    这倒不是他推卸责任,只是他气息虚弱,他不希望自己虚弱被手台男拿来做戏虐队伍的把柄。

    可是现在这情况,他不说还能谁说呢?

    毕竟,之前都是他在跟手台男周旋。

    不够就在老赵,温泉鑫这边两难之际,华表突然另外一部手台传来动静:“老赵,你好好休息,和对面沟通的活儿我来做!”

    丢下这句话,华表便是马上给对面回应道:“多谢关照,咱们都这么熟悉了,就别说那些漂亮话里。怎么着?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咦?声音不对嘛,你不是之前跟我通话的人。”手台男这耳朵没毛病,当下便是判断出了华表非是老赵。

    “我是谁不重要吗?重要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华表可没兴趣跟手台男废话浪费时间。

    通话之际,华表不忘给两翼王忠瑜,毕大虎手势提醒,告诫二人注意前方,保持警戒。

    透过这么久战斗,华表知道手台男这人鬼精的很,旁的不说,就是这隔断时间来手台“沟通”就说明他是个很有头脑的人。

    所以必须防备,他趁着手台沟通分散注意力之际,派大兵偷摸上来。

    这种事儿,这个局面,哪里需要华表再做提醒,王忠瑜,毕大虎皆是全神戒备,堤防外面随时可能杀入的光头党众。

    “呵呵,怎么能说不重要了。我这跟之前老哥可是惺惺相惜啊,这突然换人了,我还真是不太习惯。咋样叫他通话如何?”

    不得不说,这手台男顾左右而言他的本事是真的不小。

    只是华表怎会任由手台男牵着鼻子走?当下淡漠道:“有什么话和我说是一样的。”

    “啊,这样啊?啧啧,看来他是没法跟我通话咯,唉,我说兄弟,该不会是我刚才送的大礼太过猛烈,他直接壮烈了吧?呵呵。”

    最后一声笑声,听得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纷纷是攒紧了拳头。

    说实在的,手台男应该很庆幸他自己时下在己方阵营有车子队员保护。

    他若是在前线,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说什么也得拼命把他栽了。

    就他刚才弄的那所谓“大礼”,差点是叫队里两位兄弟丧命。

    这笔账还没跟他算,他倒是居然拿老赵性命开起了玩笑。

    老赵是谁啊?队里年长之人,同时也是一直照顾大家伙衣食起居的存在。

    不客气讲,队员对老徐的情谊怕是都没老赵高。

    “听说有人想念我啊!真是很叫我感动,不过可能叫你失望了,你的大礼虽然很猛,但好像送的位置不是很好呀,我没有接到,真可惜,叫你破费了!”

    手台里传来老赵清晰嗓音,华表本来正欲开口说话,没想到被老赵这席话弄的直接是把他嘴巴给堵上了。

    华表尚且如此惊讶,手台男就更不消说了。

    不过不等手台男反应,车里男人便已然在旁听不下去:“老子怎么跟你说的,叫你用用脑子!你他妈自己是不是以为自己说的这些很牛叉?他妈没听到人家怎么数落你吗?白痴!?你丢人也就算了,别他妈把咱们光头党拉上!!说重点!!赶紧给老子说重点!”

    兀自吞咽一口吐沫,这车里男人一席话给手台男所有思路全部打乱。

    不过既然车里男人开口吩咐了,手台男只能是硬着头皮照做:“呃……”

    声音明显停顿,手台男再次咽了口吐沫:“呃,那个,原来是没收到我的大礼啊,不过不要紧,我这边有的是,随时可以送到。只是……我这次主要是想来征求下你们意见。你看刚才大礼规模想必各位也都切身体会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现在放下武器,走出来投降,我这边可以立刻停止行动,并保证你们安全。怎么样?很坏算的买卖吧,我相信以你们现在请应该也不想继续下去了吧?”

    的确,胜利者联盟团队的确是不想继续下去了。

    他们目前战力确实不适合这种高强度战斗。

    但问题,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愿意承受的。

    所有一切还不是对面光头党众挑起。

    投降!?老赵脑中没有想过。

    至于相信对面所做保证,老赵跟没想过。

    所以……“多谢好意,不过听了你的话,我倒是觉着你们好像快要撑不住了吧?啊,也难怪,几次冲锋死了不少人,光是车辆就被炸了数量。喂,你这回去怕是不好交差吧?要我说啊,与其这样,还不如就地缴械加入我们。反正回去上面回拿你们试问,不如加入我们,我们保护你们!”

    老赵这席话再次是把手台男说到哑口。

    这次手台男无从反驳,因为老赵句句都点重要害啊。

    可不是嘛,战打到这个地步,他回去可不就是不好交差。

    而手台男兀自愣神之际,没有注意到齐旁侧的车内男人几欲暴走。

    “妈的!就没见过你这么猴b的废物!”不由分说,骂咧发泄一句后,车内男人一把夺过手台男手里手台。

    完了,直截了当呵斥道:“喂!对面的给我听好了,别跟老子再那bb,就一句,想活命马上出来缴械投降,留你们一条性命,否则!就等着暴尸吧!!”

    说完,车内男人怒目瞪向手台男,那眸中狠厉似是在说:“多简单一事儿,至于那么费劲bb吗?”

    男人的喝叫令的老赵将手台拿离耳朵,而不等老赵回话,华表冰冷声音透过无线电波清楚传出:“既然这样还说什么呢?是骡子是马你拉出来溜溜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