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二章 援军到了(四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十二章 援军到了(四十四)

    轰击来的非常突然,华表这边提醒话音刚刚落下,村长屋便是爆炸升起。

    紧接陆陆续续,拖曳着耀光的火箭弹先后从对面射袭而来。

    华表连一句“注意”都未能来得及脱口,己方阵地便是跟炸了锅样爆点漫步。

    灰尘,砂石,各种有的没的残渣废墟炸裂升空。

    前一秒还安静如常的村内防线,登时是热烈非凡。

    这轰击来的快去的更快。

    得得炸声安静下来,华表赶紧是探头询问:“小王,老毕,你们怎么样!?各点报告情况!!”

    “我没事华子!”王忠瑜的声音率先传来。

    紧接老赵,李国那边也是相继报平安。

    听罢这一系列回复,华表心下稍安,不过随即意识到情况不对:“老毕,老毕你怎么样了!?”

    所有人都报了平安,唯独没有毕大虎动静。

    牛亮朝右侧探望,怎奈浓烟弥补,华表根本瞅不清毕大虎阵位。

    得过去确认下毕大虎状况,华表心下浮起抹不妙。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时候,对面重机枪紧接是横扫过来。

    “妈的!该死!!”

    被对面压制不能动弹,华表不由暗骂脱口。

    对面实在是太过无耻。

    或许是知道华表心下所想。

    这重机枪扫射同时,又一轮火箭弹轰击过来。

    又是一次焰火表演,村长屋整个就被炸的支离破碎,好在之前王忠瑜把老赵,温泉鑫给弄到里屋。

    否者就这一轮轰击,结果不言而喻。

    但即便如此,对胜利者联盟村内人而言,这样轰击也是非常糟糕的。

    轰击结束,华表艰难从埋覆屋里探出脑袋,完了顾不得其它,赶紧再次确认状况:“各点汇报。”

    这次的汇报明显拖延了不少时间。

    虽然最后结果除了毕大虎外都得到了平安回答。

    但华表知道,情况不容乐观。

    若是继续这么轰炸下去,肯定都处问题。

    毕竟,每次轰击对防线的摧残是非常明显的。

    “老毕!虎子!!你怎么样!说句话!!”受重机枪压制,华表想要过去确认毕大虎状况却是没法动弹。

    吼了几嗓,就在华表觉着毕大虎可能已经牺牲之际,男人略显虚弱的声音传来了过来:“我,我在,没,没事的。”

    就这语气状况,毕大虎说自己没事,打死华表也不信呐。

    那么此刻的毕大虎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他的后背整个是血糊一片。

    适才一枚火箭弹在其身侧不远处爆炸。

    爆炸射出的弹片有些直接是穿在他后脊肌肉。

    之后气浪掀起碎石不断压砸魏大壮伤口,他在石块砸击难忍痛楚下昏厥了过去。

    不过靠着强横体魄,以及意志力,听到华表吼喝后,他又是醒了过来。

    只是人虽然醒了捡回一条命,但毕大虎的情况显然不容乐观。

    战斗打的这个份上,胜利者联盟团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望着前方浓烟滚滚村子,手台男大手一挥:“停!都停下!!”

    听得他喝叫,重机枪手当下停止火力倾斜,后方火箭弹射手也停止装弹动作。

    大家纷纷诧异望向手台男,大家显然不太理解,男人为啥这个时候下达停止攻击命令。

    手下们尚且如此,车内男人更不用说了。

    “你他妈干什么!?你他妈几个意思啊!?这打的好好的你叫停做什么!?你他妈脑袋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大好压制局面啊!就这么给手台男叫停了!

    车内男人无法理解和容忍。

    这是猪脑子!你妈还好意思说老子!!

    手台男捏捏手里家伙,如果不是考虑周围有人看着,若是时下就他和车内男人两人在场,他是真想直接扣动扳机把后面男人给崩了。

    全他妈是因为后者参与把事情搞到现在这个地步。

    之前自己虽然也被对面打的狼狈,但局面尚且在控制中。

    但自打这车内男人来后,几次无脑冲锋命令下达,一手好牌给打的稀烂。

    这还不算,明明自己打烂了牌,还把锅往其他人身上推。

    这是手台男最无法忍受的,一想到自己回去还得为车里男人背锅,他便是有种动手直接给对方崩了的冲动。

    但这仅仅是冲动,现在场上这么多光头党兄弟看着。

    手台男清楚自己开这一枪解决车里男人容易,可自己把车里男人崩了,自己怕是立马会被手下这群废物给绑了。

    他们对付对面村里人手软,对付自己这个老大想来一定非常积极。

    手台男倒是对自己在手下心理分量蛮有自知之明。

    不能反抗就只能承受。

    长喘两口气息,手台男尽量让自己心下平复。

    完了,解释道:“大哥,对面经过咱这两次火力压制应该也是领教了跟咱顽抗到底结果。你先容我在给对面沟通下。说不定,这次他们会明白跟我们之间差距。”

    听罢手台男解释,车内男人脑中转了转,顿觉颇有几分道理。

    现在停下威吓几句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如果就此迫使对面缴械,战斗便可就此结束。

    反过来,就算对面不接受,自己再继续轰击也不迟。

    “好!老子就他娘再给你次机会!听着,给我想好了再说,别他妈回头劝降不成,又给对面笑话!!”

    已经受够了被对面戏虐,车内男人吩咐一句。

    “明白!”手台男应的干脆,这次他对劝降有着十足把握。

    他就不信对面人全都是不怕死的怪物。

    在这样密集炮火攻击下,他们没道理不为自己小命考虑。

    拿起手台,手台男清了清嗓子。

    完了再次以他叫人恶心笑声开启了新一轮谈判:“呵呵,各位,不知道刚才那份大礼是否还满意啊?”

    没有回答!华表现在满心都在为战局忧心。

    看看己方队员情况,本就没几个人,现在还得有伤在身,这场仗还如何继续?

    “呵呵,怎么没动静呀?喂,有喘气的就给个话嘛!这大礼喜不喜欢都发表个意见嘛,不然我心里可是会难过的哟。呀,该不会是全部都被炸死了吧?要是这样可就太可惜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