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章 援军到了(五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十章 援军到了(五十二)

    小头目不敢说话,手台男也懒得理会。

    深提几口气,手台男暗自告诉自己,不管对方怎么牛叉,最后胜利者还是他!

    现在站在村子的是他,跪在地上的是胜利者联盟团队的人!!

    评定心绪后,手台男来到众人跟前,再次是着目扫过一众手下败将。

    完罢,轻笑一声:“呵呵”。

    一听这笑声,华表立马判定此人就是之前那个和己方通话的男人。

    因为他这笑声实在是太叫人难以忘怀了。

    恶心,无论何时听起来都是那般恶心。

    “看各位这情况……可真是辛苦了啊!”意有所指的嬉笑,手台男随即发问:“不知道之前跟我一直通话的……是哪位啊?”

    目光来回扫动。

    老赵气息不匀抬起手:“我!”

    哪知道他这动作刚起就被后方看押匪众来了一脚。

    登时,老赵不堪疼痛,栽趴在地。

    王忠瑜见了,本能是脱口上前搀扶:“老赵!”

    结果不出意外被人架着爆k一顿。

    最后还是手台男开口叫停了手下暴行。

    但王忠瑜已然是唇角溢血,有些凄惨。

    “唉,我说你们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暴力呢!我怎么跟你们说的,人家已经缴械了,要善待人家。人家放下尊严乞讨活命,你们怎么能……唉!”

    上前一步,手台男来到老赵跟前。

    垂目看着身下赵云海:“你叫老赵是吧,真是不好意思,我的这些手下书读得少,脾气都很糙,你可别忘心里去。怎么样?还有气吗?”

    话是这么说,但手台男举止上可原没他话语那般客气。

    直接是上脚在老赵脸颊轻踢了两脚。

    这在泥地走过,加上昨夜暴雨“洗礼”,此刻手台男脚上鞋面那可满是污泥。

    碰触老赵脸颊,登时是叫老赵糊的满脸污泥。

    这无疑是赤果果屈辱。

    华表眼角余光见了双拳攒的跟紧。

    他强忍着上手冲动,不断告诫自己,要忍!!一定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其它队员看着手台男对老赵暴行也是双目通红。

    老赵在团队人心理位置那是不言而喻的。

    他年纪本就是团队最大一个,平日里对年轻一辈更是有若父亲。

    林俊夫见老伙计被这般欺负,浑身都是不自主颤抖。

    可是现在这个节骨眼,受制于人,他这幅残破身子板根本无法做任何能够帮助老赵事情。

    段成伍在山腰更不消说了,这触碰扳机的食指几次都想按下。

    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情况,段成伍告诉自己,如果自己这一枪开了,那么不仅村里人都受牵连被杀,就连山上人也得遭殃。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村里弟兄受辱,而无法做其它。

    另外,段成伍确定,老赵的受辱还紧紧是个开始,以光头党众这些混蛋做派,他们之前战斗受了那么大折损,时下肯定要在村里队员身上找回场子。

    老赵爬上地上,感受着手台男鞭打在他脸颊的鞋底。

    说实话,对方鞭打力度不是很大,但于老赵来说,对方明面鞭打是他脸颊,但实际……那是他的尊严。

    男人什么最重要,自然是尊严!!

    不过为了团队,老赵必须忍!

    “呵呵,不会吧!?老赵你不会这就嗝屁了吧!哎哟,我还指着跟你好好谈谈呢,你怎么能……”

    话至一半,眸下身子动了动。

    手台男见状,唇角不由一撇,随即大笑:“哈哈哈!这就对了嘛,大老爷们怎么能装死呢!”

    老赵强忍剧痛从地上爬起。

    没想到,身子刚刚躬起便是一股大力从背脊传来。

    手提男竟然无耻着脚踩在其背脊。

    见得这慕越贵山看不过去了,他下意识脱口:“有什么事儿你们冲我来!!放了老赵!”

    突兀而起的话语叫的手台男愕然一愣,随即扭脸望向边角越贵山。

    越贵山当下是趴地上,一条伤腿因为适才光头党众蛮力拖拽正在向外渗淌血水。

    手台男见了,眉头不由蹙起。

    见他眉头蹙起,小头目马上心领神会,不用手台男发号施令麻溜小跑来到越贵山跟前。

    到地,二话不说,现实飞起一脚给越贵山翻了个儿。

    然后来到其腿部伤处,用力便是一脚踏了上去。

    “啊!”很难用言语描述那脚踩伤口的痛楚,越贵山无法控制惨嚎出口。

    而小头目对此没有丝毫怜悯,想法是不断揉搓自己踩踏的右脚,面带陶醉之色。

    似乎越贵山每一声惨嚎都能叫他体会到难以言表的满足感。

    “放了他!求求你放了他!?”

    闻听的老赵低沉话语,手台男眼眸闪过几抹皎洁:“呵呵,你说什么!?老赵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放了他!我求你放了他!”提高音调,老赵重复。

    可手台男玩乐的意犹未尽,当下手托耳朵,摆出个喇叭状。

    “哎哟,那家伙叫的太吵,你声音不大点我真的听不清啊!”

    “放了他,求你放了他!”卯足气力,老赵嚎了一嗓。

    这回别说是手台男,饶是远在对面阵地车内男人都听的清楚。

    “啊,你求我放了他!?哎哟,你瞅这事……”面露为难之色,手台男给小头目递了个眼色。

    小头目心领神会,松开脚掌,不过还是给几欲痛死的越贵山胸口来了一下:“小子给我老实点,不然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小头目停手后,手台男继续:“啧啧,唉,你看这事弄成这样!老赵,你的这些个手下啥都好就是性子太过冲动。你看我这……他们以为我要对你怎样呢!你们啊都想多了,我这……是看老赵身子虚,起身累,所以让他趴着好受点!老赵你摸着良心说我这是不是为你好?”

    老赵没有回答。

    手台男着脚在老赵背脊怒踏一下:“唉,老赵打起精神,我知道你状况不是很好,我这不是再帮你恢复嘛!刚我问的你听见没?你摸着良心说嘛,我这做法是不是为了你好!?”

    屈辱!无尽的屈辱!老赵活了这大半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屈辱!

    一把年纪了,倒头来居然被这个比自己小一轮混蛋这般踩踏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