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七章 援军到了(五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十七章 援军到了(五十九)

    温泉鑫被突然的炸响弄到醒来。

    醒后的温泉鑫略显茫然,他四下看了看周围,当瞅见面前荷枪实弹的光头党众时,一股无名怒火蹭蹭上涌。

    他本能想要起身找对方算账,可是不曾想,这一动作牵扯到身上伤势,登时是疼的他痛叫一声。

    而他的这一系列反应无疑是引起了正在叫嚣赫雷注意。

    微微蹙起眉头,赫雷将目光瞥向温泉鑫。

    对于年轻人他并不是十分熟悉,因为当初温泉鑫并未虽外出小队行动。

    所以暼了一眼后,他便收回了目光。

    在赫雷眼里,温泉鑫不过就是一只将死的狗而已,他想杀他易如反掌。

    不过眼下他更乐意去和之前对手老赵说话。

    “怎么样啊老赵?你看我这修改还符合建筑学原理吗?”赫雷发问。

    听罢,温泉鑫莫名移目望向远处建筑,看后心头不由更泛几分怒火。

    “赫老大如果喜欢,那就符合。”老赵淡漠回道。

    这个时候他不会去触及赫雷逆鳞。

    尽管这一切很叫人不舒服,但是为了团队气运,老赵只能违心说话。

    “啊哈哈哈,是吗?我喜欢就符合?哎哟喂,真是没想到,这短短大半年没见,老赵你变了啊。变的会说人话了。我记得之前你没这么好沟通啊。你说当初你要是有现在这觉悟,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啊?”

    说着话,赫雷着手在老赵面颊怕打。

    他做这些叫温泉鑫看了,年轻人两只拳头攒紧在一起。

    无疑温泉鑫已经到了爆发尽头,之所以迟迟未动,主要温泉鑫脑中想着老赵适才与他叮嘱的那些话。

    要冷静,我得冷静,为了队伍,为了大家,我不能跟这帮狗日的一般见识。

    面对赫雷的戏虐教导,老赵保持沉默。

    这样问题他根本没法回答。

    “好了言归正传,既然徐仁杰不在,那你应该就是这团队的主子了。既然你是主子,那咱们就直说,今天你们必须有人死!理由很简单,今天这场仗和咱之前过节,这两件事儿加起来咱必须有个交代。”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那处罚是什么?”移目望向手台男,赫雷开口发问。

    见赫雷提问,手台男赶紧上前:“回大哥,我刚才的意思是叫他们推举一人杀了。毕竟我答应过他们只要投降加入咱,咱就留他们性命。咱光头党是讲诚信的,所以”

    “知道了”出人意料的回答。

    手台男原本以为赫雷要发飙训斥,完了推翻原有决定。

    没想到对方回的这般干脆。

    “老赵!这说的你都听见了吧。别说我光头党说话不算数。按我赫雷意思,你们都该杀。不过既然你们现在加入了咱光头党,哼哼,我自然按照光头党规矩来。我不欺负你们。现在我给你们队伍活命机会。不过如他说的,你们得推出个人来。杀一个保全体应该说,我赫雷够给面子了吧?”

    赫雷!?

    确定自己耳朵没有出问题,温泉鑫一脸愕然盯着面前男人。

    诚如上文所言他没见过赫雷,对对方长啥样并不清楚。

    但是此人温泉鑫可是绝对不陌生。

    当初己方在别墅,春根,赫雷可正是他们最大威胁。

    也正是因为这股力量,才迫使他们开辟了第二避难所。

    可没想到即便是到了第二避难所这混蛋依然是追击至此。

    “怎么样?说句话啊,这不说话是对我们提议不满意?”

    “没有不满意!”老赵赶紧应了一声,他清楚今天这情况想不死人安然度过是没可能的。

    时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减少死亡人数。

    团队能活下一人都是好的。

    这些都将成为日后反击力量。

    “很好,既然没不满意,那么就别客气了,选个人出来受死吧。”了呵呵开口。

    无疑在赫雷,这件事儿就是一场戏,而他就是那个主导且看戏的人。

    他很清楚面前这只队伍是怎样一只队伍。

    也正因为了解他才故意按照手台男提议来。

    相较于全部杀死对方,让对方自己推举个人出来受死,那种打击对胜利者联盟团队才是最大且最要命的。

    “你能保证你说的话吗?我们选出一个,你就放过其他的?”

    “当然,这里我说的算。你不信我,还能信谁?啊哈哈哈!”

    洋洋得意,狂妄大笑,男人行为很赫雷。

    “既是如此,那就我来吧。”

    “胡扯老赵,你别在那扯淡,你真信那货说的?”不等旁人开口,温泉鑫终于按捺不住咆哮道。

    这个节骨眼他没法再忍了,之前忍,那是为了保住大家性命。

    可现在赫雷都把刀架脖子上了,若是在忍那就太傻缺了。

    可是温泉鑫这个时候暴怒显然是自讨没趣。

    小头目可就在他身边啊,温泉鑫这样怒怼赫雷,他自然不会客气。

    “我草你妈的!咱赫哥说话也是你能插嘴的!?找死啊!”温泉鑫本身就爬在地上,小头目跟踢皮球般照着温泉鑫肚皮就是一下。

    之后,周围看押光头党众都表功似的上前轮番对温泉鑫圈踢。

    老赵见了,不忍开口:“停手,你们都停手,赫老大,请你叫他们停手。”

    把手一抬,赫雷低喝一句:“行了!”

    然后没有理会老赵请求,提步行到被打的半死不活温泉鑫跟前。

    探出手,揪住温泉鑫头发,完了将之提到自己近前。

    “小子,你是不是重伤糊涂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不清楚?看看你周围这些兄弟,你知道你刚才做法意味着什么吗?你是不是觉着自己很能耐?是不是觉着像这样就能显示你的无畏无惧?好,那我就告诉你这种做法能代表什么。”

    莫名其妙给出这么句话语。

    赫雷站起了身子,然后从身边手下手里要过一把。

    拿在手后,他拉动枪栓,冲天突突突一阵发泄。

    那震天响的枪击声,落在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耳里实在是叫人紧张。

    而赫雷并未拿枪扫射任何人,待得枪体发出咔咔空击声后,赫雷放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