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激斗尸犬群(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零二章 激斗尸犬群(十三)

    “砰!”

    震响颤动的晃动,令得王强脚下一跄,栽进了车里。

    他刚出声愈询问这什么情况,紧随而来的一下撞击又是令得车身再次摇晃了一下。

    “md!该不会是……”想到某种可能,王强本能的就想起身后看,不过还未及他动作,便是听见身处副驾的唐小权那略带惊恐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它,是它们!两只畜生又追上来了!”

    果不其然,趁着自己兄弟说话之际,起身坐定的王强已然是看见了撞击之物。

    “你大爷的,还真tm是阴魂不散啊!兄弟们,抄家伙,咱现在就去操了这帮狗日的!”说话间,王强伸手就要去拉车门,不过好在吴超先他一步拦下了他的动作。

    与此同时,胡晓东适时的开口道:“你冷静点,强子!你现在身上带着伤,下去也是送死!老实给我搁车上待着!”

    直白的话语不带半点弯弯绕,虽然胡晓东的这席话听着不怎么叫人舒服,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说的确有几分道理。

    “唉!”略显不服气的挥拳砸在椅背的后板,王强大嘴一撅的反问道:“那,那你说咋办啊,胡哥!咱,咱总不能一直窝着车上当缩头乌龟吧!”

    眉头微微皱起,坦白讲,胡晓东一时之间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所以无计可施的他下意识将眼眸递向了旁侧的年轻人,继而轻声问道:“小唐,你有啥脱困的法子没?”

    唐小权迷离着眼神,他没有做出回复,因为此刻的他正处于思考之中。

    毫无疑问,面对此刻尸犬的攻击无非三种应对措施。

    其一,如王强所言,冲下车去与尸犬来个“你死我活”的正面战斗,但考虑到己方一众目前的身体状况,这个措施显然是个下策,所以非到万不得已,唐小权是绝迹不愿考虑的。

    其二,窝在车里,等待尸犬自行离开。这样做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尸犬无法对躲在车内的众人产生实质的伤害。但要想靠此法熬到尸犬体力耗尽亦或是其主动离去,对此……说实话,唐小权没有半点把握。

    除此之外,他更加担心的是,如果和尸犬持续的时间过长,难保后者的叫声不会招惹到其它的畜生。

    而一旦他的忧虑成真,那这庇护所可就……

    最后,也是较为稳妥的办法,将车开进厂区,然后集全厂之力对付两只尸犬。

    这个办法的最大优势在于人方对犬方的人数压制,不过当其想到适才妇女在遇见尸犬所表现出的慌乱,恐惧以及不能自控的癫狂场面后,唐小权又是立刻无奈的打消了进厂的念头。

    要知道,他实在是不想在这样一个紧迫万分的节骨眼,再去为那些不相干的人劳心劳力的分神了。

    三个办法皆不可行,这可该如何是好啊!

    就在唐小权为着脱困之法寻思不解之际,他所在的副驾窗口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

    “砰!”由于精神太过集中,以至于这声响声直接是把垂手而坐的唐小权给吓到一震。

    而当其本能回眸想要查看的时候,正好迎上了尸犬那张贴在璃面,龇咧着犬嘴,露出森冷利牙的犬口。

    摄魂一瞥,虽然只是看了那么一眼,但处在无意识状态的唐小权当真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被那半开的犬口给吸噬进去一般。

    他的身形不受控制的朝后一腾,生生的磕在了档杆之上。

    “你没事吧!小唐!”伸手将呈现惊恐状的唐小权扶正,胡晓东满脸忧虑的问道。

    显然还未从惶恐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唐小权起伏的胸口上下鼓动,不断发出“呼哧,呼哧”的粗喘。

    似乎是有意要吓吓这个可怜年轻人似的,几乎就在侧窗尸犬落下的同时,另一只尸犬也同样是发起了攻击。

    “砰!”较之上次,这只尸犬搞出的动静明显更大,而它的袭击目标也从侧窗转移到了前挡玻璃。

    厚实的钢化玻璃在尸犬的撞击下不出意外的晃动了一下,而尸犬则是在反作用力的作用下弹飞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震惊了,饶是唐小权现在也不敢保证这所谓的铁皮疙瘩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

    毫无疑问,这前后左右几扇玻璃,若是再给畜生撞击上几次,相信碎裂破损只是时间的问题。

    “md,你们现在还打算待在车上吗?”王强率先沉不住气了,尸犬的攻击给他带来了死亡的压迫:“不行!不行!md!老子受不了了!与其搁这罐子里等死!老子宁愿出去跟畜生们拼了!”

    是啊!没有人愿意这么窝囊的死去,而继续躲在车里,只要车窗一破,车内的所有人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所以,必须出去!可出去不能盲目,否则照样是死路一条。

    王强见着左右的温吴二人早已严正以待,守着车门以防他搞“突然袭击”,无奈之下,他只得将最后的希望放到了头顶之上。

    他下意识的仰头望了一眼,而就是他这个无心之举,给了唐小权以脱逃的灵感。

    有了!按捺下心中的激动,唐小权赶紧是着掌拍在了胡晓东的椅背之上,同时急促的叫道:“胡哥!快,快快!把车倒到墙边,咱们从车顶窗爬进厂内!”

    唐小权话闭的同时,胡晓东的眼神登时一亮,而恰在此时厂内的一番叫嚷又是将他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你们放开我!老林,为什么不把厂门打开!”

    “老赵!你冷静点!再没有想到切实应对尸犬的办法前,我们不能随便开门啊!”

    “屁话!你tm是想眼睁睁看着我的兄弟死吗!”

    “我……”

    林俊夫被赵云海的咆哮揶到说不出话来。

    而就在他为难不知所错之际,唐小权大声的呼喝打破了厂区的沉寂:“赵叔!我们没事!不要开门!我们会从车顶爬进厂内!”

    胡晓东的动作极为迅速,几乎是在唐小权说话的同时将车尾靠上了墙边。

    “快!快!那谁,大壮!把箱子搬过去,给外面的兄弟搭个下墙的梯子!咦?大壮呢?”

    林俊夫的眼眸四下扫了两眼,旋即陡然间放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