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十三章 体育馆之行(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十三章 体育馆之行(七)

    二天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但对于被关在隔离室进行监视隔离的徐仁杰等人,那可就是种煎熬了。

    不过好在此次来到体育馆四人组人选定力,耐心都不错,加上体育馆方面颇有人文关怀精神的放置了扑克,象棋等物,使得四人组百无聊赖间也有事儿可做。

    今天就是隔离最后时间点,四人组早早起床等待守卫过来释放。

    不过距离小时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这廊道仍旧没有半点动静。

    胡晓东趴在地上,一边做着伏地挺身,一边开口:“我说体育馆里人不会是把咱给忘了吧!”

    话无疑是打趣说的。

    这么大一个体育馆,进来时那么严格检查,还给几人洗漱,体检,换来新衣。

    人家费了这么大劲没道理把己方遗忘,或者单纯关在房内。

    “不会的,应该是有什么其他事情,小时已经等了,不在乎这半个小时。”老徐随口回了句。

    而他这边话音刚落,这安静许久的廊道终于是有脚步声传来。

    一听这动静,胡晓东马上是从地上立起,完罢双手一拍:“呵呵,老徐,咱这说曹操道曹操立马就到啊!”

    胡晓东判断的没错,廊道脚步就是冲隔离间来的。

    不大会儿,隔离间便是被人从外打开。

    门开后,三个荷枪实弹守卫先后冲入。

    完了吩咐喝令:“全部列成一排站好!!”

    依言照行,老徐等人按高矮个列成一队。

    估计是透过这个法子确定四人组状况,毕竟丧尸是没那个反应的。

    “好了,你们隔离已经结束,现在跟我们走吧!”

    这早饭还没吃呢,胡晓东很想问下今天早饭问题砸解决。

    不过看看几个守卫手里家伙,以及几人面色如距,不苟言笑的面部表情,他还是识趣把心底疑问咽下肚。

    在三名守卫押解下,几人在长廊一直前行。到头是道玻璃门。

    守卫与玻璃门内人交接后,后方人先行拉开铁门,完了推开玻璃门。

    “进去吧!”

    在守卫吩咐下,老徐一行人进到玻璃门内里。

    之后又被领导一间房内。

    进入后,守卫随即给四人组每人发了一张纸。

    唐小权结果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个人身份信息表”几个大字。

    “把这上面内容给如实填写!”就丢下这么一句,守卫就板着那张四季不变的大脸离开了房间。

    望着手里个人身份信息表,唐小权那叫一个感慨啊。

    之所以感慨,是这张表格他并不陌生。

    因为当初随队进玉环体育馆时,老徐那边也有要求他们填写内似表格。

    想到这儿,唐小权几乎是下意识瞥了眼徐仁杰。

    但见徐仁杰面色如常,没有太多变化,这叫唐小权稍稍安心。

    他身旁这老徐触景生情想到点啥。

    毕竟,玉环体育馆发生种种事情,那是老徐心中永远难以抹去的痛。

    “唉,真是没想到啊,这里做事还挺像那么回事,不过填这玩意能有啥用啊!”雷瞳将信息表朝桌上一搁,在他看来,填这种表格形式大于内容,说白了,没有实际价值。

    “行了,抓紧按人要求填吧,既然人家要求肯定有其目的。”

    找个位置坐下,这屋子明显是准备给新来幸存者填写表格的。

    屋内码放了一排桌椅板凳。

    不过从一个侧面也是看出,此屋确实空间不小。

    姓名,年龄,性别,身高,血型……首先映入眼帘的都是常规信息。

    胡晓东挨着顺序填下,心下不由纳闷。

    心道是,这表上很多内容之前体检不都有数据,为啥还要再填一遍?

    只是这个问题想来也没人会回答自己,胡晓东只能是按照对方要求老实填写。

    但在遇到过往职业以及有何特长时,胡晓东下意识停下了笔。

    完了抬起头左右看看,出声问道:“喂,兄弟们,这个过往职业,特长那栏你们看到没,咱这应该怎么填?”

    胡晓东之所以在这里停下手里笔,主要是此问曾经在玉环体育馆也有遇到。

    而这个内容直接决定他们在玉环体育馆后期身份。

    正是基于此点,直觉告诉胡晓东,这个内容决定不是随便填填就了事的。

    己方有四人,如果想在这基地混开,这两栏还是最好合计一下。

    唐小权,徐仁杰,雷瞳,陆续也是填到了这两栏。

    在看了栏目标题后,马上明白了胡晓东单独把这两栏拿出提问意图。

    他们都是在玉环体育馆生活过的人,对此都非常了解。

    特别是徐仁杰,作为曾经整个体育馆实际掌控者,他无疑是最为了解此栏目设置理由的。

    “老徐,这个我看咱们还是慎重填写比较秒。”唐小权开口附和。

    点点头,老徐目光扫过众人:“你们有什么想法?”

    “我的意思,老徐你就写你是部队的,特长就写军队那套。胡哥呢……射箭运动员,特长,箭射的好。雷子嘛,农民工,特长力气大。至于我,朝九晚五平头百姓。”

    “理由呢?”老徐对唐小权非常了解,他相信年轻人这么些肯定有其自己理由。

    “呃……是这样。我寻思吧,如果我的分析没错,这体育馆这么大规模,要想正常运作肯定受不了人的参与。但这事儿要是单靠此地驻军维系肯定不靠谱。反正我如果是上层管理者绝对得调动这里幸存者。”

    点点头,徐仁杰作为曾经玉环体育馆实际管理者,对于唐小权这席话表示赞同。

    一个基地管理肯定不能仅仅只靠驻军,那样人手势必不够,任何时候,做任何事,只有发动群众才是王道。

    另外,也只有发动群众才能将群众基地捆绑在一起。

    一个只有上层决策者掌控的庇护所注定走不长久。

    “所以不出意外,我们填写的这些个人信息表格就是这里上层管理者甄别分配工作的基础。”

    “理是这个理,可小唐你为啥给我整个农民工啊?”雷瞳无奈苦笑,倒不是雷瞳瞧不上农民工,只是他怎么说也是个军人,如果填写军人身份,保不齐就能被选为这里守卫,那对后面寻亲行动无疑有很大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