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十四章 体育馆之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九十四章 体育馆之行(十八)

    四人决定离开,不过临行前,唐小权小心将墙壁妹妹所写纸条给摘了下来。

    这纸条留在上面已经没什么用了。

    纸条内容就是寻找唐小权的,这点唐小权非常确定。

    既是如此,他在此地,那把纸条摘掉也没关系。

    离开寻亲室后,唐小权的心情便是波澜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唐小权已经是迫不及待想要跟妹妹见面。

    一年多了啊,过去的一年,每当夜深人静,唐小权便是不自主想到家人。

    梦中也是经常回忆与家人在一起生活点点滴滴。

    只可惜梦境再美,也有醒来时候。

    唐小权永远忘不了每次自己从与家人团聚美梦醒来,重回凄惨末世的悲凉与痛苦。

    但这些经历显然已是不再重要,要不了几分钟,他就将和妹妹唐倩重聚。

    脚步不由自主就加快了起来。

    徐仁杰,胡晓东,雷瞳紧随在唐小权身后。

    年轻人的激动也在潜移默化感染着他们。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徐仁杰心下默默为唐小权祈祷。

    走位团队中的老人,老徐很清楚唐小权这一路走来多么艰辛。

    为了寻找他的家人,年轻人也遭受了不止一次失落打击。

    眼下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日出,老徐真心希望这回儿一切都能顺顺利利,叫唐小权如愿以偿见着自己妹妹。

    按照纸条所言,几人径直是上到四楼。

    到了四楼,急切想要找到妹妹的唐小权已经没有耐心去慢慢寻找羽毛球馆位置了。

    他随便在楼道口找了个幸存者询问:“唉,这位大哥,请问那个羽毛球馆在啥地方?”

    对方瞥了眼唐小权,完了侧身冲内指了指:“走这边,一直往里左手边第四个房就是了!”

    “哦,好的,谢谢!”

    道完谢,唐小权脚步马上加速。

    见唐小权小跑,老徐等三人互递眼色,完了也是跟进跑动。

    不大会儿功夫,头前跑动唐小权停了下来。

    “羽毛球馆!!就是这了!”

    停步身前,羽毛球图标高悬于空。

    无疑,这就是唐小权急切寻找的目标地点羽毛球馆。

    “走吧,小唐,咱们进去吧!”跟进的老徐拍拍唐小权肩膀,这进去后,距离年轻人和妹妹碰面只是时间问题了。

    激动啊!唐小权站立的身子都开始抖动!

    不过这次抖动不是遇到危机,是兴奋的抖动。

    在老徐,胡晓东,雷瞳簇拥下,他们相继进入到羽毛球馆。

    羽毛球馆占地面积比之老徐他们所住篮球馆可要打的多。

    此地同样是遍布各式帐篷。

    看着这大大小小在场馆排布的帐篷,老徐等人不由苦笑。

    “走吧,先下去问问,看有人知道唐倩具体住哪儿吧!”

    纸条上,唐倩仅是给了居住场所,但具体到哪个帐篷却是没有标明。

    老徐招呼一句,众人从看台先行。

    路过一个正在看台仰靠发呆中年人时,胡晓东上前征询:“嘿,这位大哥,和你寻个人,你知道唐倩住哪个帐篷吗?”

    闻听有人说话,发呆中年人侧过脑袋:“唐倩!?”

    “对,唐倩,你知道他具体住哪个帐篷吗?”胡晓东态度很好,满怀期待。

    只可惜中年人紧随其后回答叫人失望。

    “我不知道,没听过这个人。”声音果决,中年人表情冷淡。

    这不能怪人家,毕竟中年人也不知道唐倩对于四人组意义。

    没有放弃,下到看台底下途中,胡晓东又陆陆续续问了几人,可惜得到结果皆是不知道。

    “没事儿的小唐,这里人这么多,人家不清楚你妹情况也可以理解!”生怕唐小权失去信心,胡晓东安抚劝道。

    雷瞳紧接跟进:“就是!这么大地方,现在人跟人关系都淡漠的很,没有利益,谁是谁没人会关心。不过没事儿,他们不知道,咱就自己找。这里不就这几十盏帐篷嘛,咱挨个儿问不就结了!”

    “似乎,没错!咱也别浪费时间问人了!来吧,按顺序咱一个个排查!”

    胡晓东附和。

    羽毛球馆虽然占地面积大,内里帐篷多,但再多也就几十盏。

    四人组此行过来就是为了寻人,他们时间有的事儿,一盏盏寻下去还怕没结果吗?

    从第一盏帐篷开始,四人组再次开启排查。

    一盏接着一盏,四人组的进展如同寻亲室一样,开局非常不顺。

    接连十个帐篷下来,得到结果都是没这个人。

    这种事儿是很打击人信心的,尤其是唐小权。

    他本以为来到羽毛球馆,将立马找到妹妹唐倩,完了与之重聚。

    但现实永远都是那么残酷。

    不过纸条给出讯息,妹妹就在这个馆内。

    既是如此,唐小权没道理放弃。

    一年时间啊,好容易有了妹妹消息,唐小权重整心情继续排查。

    又是接连十个帐篷没有结果。

    连番的打击很让人丧气。

    但老徐等人一直言语顾虑唐小权,他们坚信既然唐倩留了纸条,那没道理在此地失踪。

    可现实得到结果却没有老徐等人安慰言辞那般乐观。

    随着帐篷一个个被排查了解,四人组的心渐渐沉到谷底。

    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原以为只是没有找到唐倩所在帐篷。

    可等羽毛球馆最后一间帐篷搜寻无果后,众人无话可说了。

    现实的残酷将他们希望击的粉碎。

    “不应该啊!小唐,你确定那纸条是你妹妹写的!?”雷瞳发问。

    “是!”唐小权时下有点魂不守舍,点点头,随口回了句。

    闻言,胡晓东道:“不管是不是权子妹妹,这纸条上清楚写的地址在这儿羽毛球馆。可这里没这人。要我看,十之**,唐倩可能换住所了!”

    胡晓东说法不是没道理,住在此地被调换住所很有可能。

    “但调地方,她咋纸条不做更改!?”雷瞳质疑。

    胡晓东略微斟酌:“时间久了,老没小唐消息,她估计认为不会碰到权子,所以就没去弄了。”

    虽然只是推测,但胡晓东推测的同样没毛病。

    “小唐啊,你也别太难过。这事情还没最终定论。既然你肯定那纸条是你妹妹的,那说明她就在体育馆。眼下羽毛球馆找不到,在就去其它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