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十六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九十六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

    “走吧!我们先回帐篷!”见唐小权半天没有反应,老徐觉着继续待在外面没啥意义。

    就眼下年轻人心理情况,还是回帐篷叫他休息冷静为妙。

    免得在外情绪波动,整出事儿来。

    雷瞳,胡晓东自是没有意义。

    他们此行就为寻亲,除此之外也委实没有其它事情可做。

    四个人就这么低落情绪返回帐子。

    进屋后,质问之声随即传来:“你们几个死哪儿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无疑,四人组此刻经过羽毛球馆无果搜寻后情绪都不佳,蔡狗子冒出这么句难听话语,尤其是那个“死”字听得四人组心理很不舒服。

    “妈的,老子问你们话呢?摆死样给谁看啊?”

    有一个“死”字脱口,所以说人善被人欺,这话一点毛病没有。

    真是因为老徐等人来时一味忍让,才叫得蔡狗子这般嚣张。

    说起来这蔡狗子也当真是一点眼力见没有,自己跟对面四人身材比例差距,他心理是一点逼数没有。

    “我们去去球场,还有体育馆随便逛了逛。”知道队员心理都不舒坦,不想搭理蔡狗子,老徐心下亦是如此。

    可为了任务顺利完成,这茬事儿总得有人做,这个怂必须有人扮。

    身为队长,老徐责无旁贷当下做了回复。

    蔡狗子听后,两只眼睛溜溜转了两圈,随即冷哼一声:“逛逛?你们没在外面惹事儿吧?”

    “没有,蔡兄弟怎么这么说,你看我们这样也不像能惹事人啊?”讪笑两声,老徐故作讨好状。

    轻蔑扫了老徐一眼,蔡狗子笑颜:“你个老小子倒是还有点自知之明。没惹事那是最好。要是你们敢在外面惹事,别改哥几个对你们不客气。”

    不客气!?这蔡狗子也真敢说。

    他就不想想自个现在能安稳活着,以这种态度说话,是谁给了他活命机会。

    也就这里是在体育馆内,老徐等人要顾忌相关条例。

    否则但凡在外面遇到蔡狗子这伙人,老徐他们分分钟就给灭的渣都不慎,哪里容的下对方这般嚣张。

    坐下后,老徐等人便是不在说话。

    大家各怀心思都在想着各自事情。

    而就在几人休息之际,帐篷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紧接一个人撩开帘布,探进头来。

    “呀!王馆长!哎哟,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来来,快请进!快请进啊!”

    这一件王馆长来了,帐内几人马上跟打了鸡血般换了嘴里。

    瞅着几人跪舔模样,老徐只觉恶心。

    微蹙起眉头,王馆长骂咧一句:“你们这屋里什么味啊!他娘的不会打扫一下。”

    “呃……呵呵,这个……我们回头就弄,回头就弄哈!”柳哥打着哈哈敷衍。

    王馆长随即落目四人组身上:“你们在这儿感觉怎样!?”

    老徐下意识望向柳哥,对方此刻不出意外与之对视。

    对方想说什么,徐仁杰心下自是清楚,当下违心回道:“我们在这儿住的挺好,感谢王馆长之前做的安顿。”

    “啊,住的好就行。那啥你们谁叫徐仁杰?”

    没由来冒出这么一句,老徐有些意外,不过还是举手如实应答:“我是!”

    “你啊!起来!跟我走吧!”直接吩咐一句,这王馆长也不说缘由。

    他不说,老徐可得确认:“呵呵,那个王馆长,我能问下,你这……要带去哪儿呀?”

    老徐态度不可谓不好,他清楚这些家伙“官威”都很强。

    你不给他面子,他日后值不得怎么给你穿小鞋。

    只是不等王馆长回话,这后面蔡狗子忍不住呵斥道:“王馆长叫你走你就走!哪来那么多废话!咋地,害怕王馆长害你不成?真是给脸不要脸!!”

    一句话给老徐怼的无言以对。

    王馆长随即掀帘走了出去。

    老徐无奈轻拍在胡晓东肩头:“小胡,那我先去,你们在这。”

    望着徐仁杰离去背影,胡晓东紧蹙眉头擎着担心。

    这王馆长没由来跑来找老徐要做什么?

    作为跟老徐共同经历过庄园事件的胡晓东,遇到眼下这种情况总是不免会朝坏的方面想。

    可眼下若是自己就这么跟上去,恐怕会将事情弄的更糟。

    “你瞅瞅你们几个怂样!我告诉你们,都给老子听好了,人王馆长是咱这地界的头儿。在这,他是老大,他说的算!你们要想在这里生存,就搞清楚自己位置。还有……你们如果得罪了王馆长弄的我们帐子难过,别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听见没!?”

    柳哥跟进来了这么句威胁之言。

    看着柳哥不可一世高昂的脑袋,胡晓东发自内心觉得好笑。

    这年头真是什么垃圾给点颜色都敢开染发。

    这柳哥也不撒泡尿照照,他算个鬼啊,还对己方几人不客气。

    唇角微微上扬,还是那句话,狗咬咬人,你没必要学他。

    在对方没有做出更进一步实质性伤害行为前,胡晓东轻笑点头回道:“明白柳哥,你教训的我们都记下了。你放心,咱绝对不给你找麻烦。”

    “最好是这样!”对于胡晓东的识时务,柳哥还算满意。

    “呵呵,王馆长,咱这是要去哪儿啊?”除了帐篷,本来徐仁杰是不想多问的。

    但王馆长一直是领着他上了看台,出了篮球馆,这让老徐觉着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至少对方找他应该不像其想象那般简单。

    再联想之前己方四人去羽毛球馆寻人事情,老徐怀疑不会二者有啥联系吧。

    可己方尽管有寻人,但没做啥过激事情啊。

    这寻人本身也是体育馆默许之事,除了那个老大妈……

    难道是因为老大妈?

    就因为搞不清状况,老徐才再次发问,希望能从王馆长那得知些许线索。

    如此至少可以让他心理早作准备,有个心理建设。

    “你说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还能害你不成吗?”

    被王馆长这么一答,徐仁杰只能讪笑。

    但是没想到,徐仁杰这厢一笑,王馆长也随之笑了。

    笑罢后,王馆长冒出一句:“我带你去不是坏事,倒时你还得感谢我哦。”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