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十八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九十八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二)

    淡漠的声音不着一丝情感,但落在蔡狗子,柳哥等人心理却很不是个滋味。

    尤其是柳哥,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说过?

    你说要是被体育馆馆内管理层王馆长那样说道,他也就认了。

    毕竟,人官衔摆在那儿,自个儿要在这过活,就得低头。

    可这胡晓东等人……他娘的刚从外面进来幸存者,这才半天不到就开始跟自个儿较劲了,这长此以往下去,自己帐子老大地位还能保吗?

    不过这柳哥也不是傻子,看看对面三人此刻眸中闪烁神采,他看得出对面几人的愤怒。

    本来无视自己说话那个年轻小子,他倒是无所谓。

    看唐小权,他觉着自个儿教训对付没太大问题。

    可眼下面对雷瞳,胡晓东……有些东西不用过多探寻,雷,胡二人身上爆炸肌肉就很能说明问题。

    虽然不愿承认,可真要是如对方所说打起来,自个儿勉强能给对面一个抗衡,可剩下的……

    己方这边虽然四个人占据人数优势,但手下那点能耐他还是心理有数的。

    三个对付人家一个都未必有胜算。

    这柳哥倒是还挺有自知之明,只不过即便如此分析,他还是过于高看了自己。

    他自认自己一个可以对付三人组一个,并且将唐小权划定为鱼腩。

    可惜事实……一个经历过无数血水杀阵的人,和一个整天窝在高墙后苟活家伙,这种实力对比有的比吗?

    或许从身材上讲,柳哥却是比唐小权看上去要健硕一点。

    但打架,尤其是杀人,那可不是单看身板见状与否。

    身板见状无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优势,但最终还是要看你够不够狠,敢不敢拼命。

    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这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

    唐小权能在外面那么恶劣条件下过活下来,没点胆识能行吗?

    更何况,此事事关她妹妹,为了兄弟,唐小权尚且敢于与人拼命,现在关乎他亲人,那更不消说。

    对面胡晓东等人虽然没有动手,或作出跟进一步过激动作,但周身散放的气势已经很具压迫力。

    说实话,这个时候柳哥已经有些怂了。

    只不过碍于面子,和未来老大地位,他不能就这么让步。

    不然,后面还指不定被对面人员怎么叫嚣。

    可就在柳哥这厢寻思怎么找个台阶平和解决此事时,蔡狗子再次发挥了老大坐下好狗应有急先锋作用。

    他直接开怼:“哟,哟哟,这他娘才半天时间就跟你蔡哥耍上脸了啊!咋地,老子就不给你还想翻天呐!”

    不得不说,这蔡狗子平时估计是狗仗人势习惯了,这压根搞不清楚场上局势。

    他以为有柳哥照着,对面三人不敢乱来。

    就算乱来,他柳哥也会像曾经收拾他们三个样“啪啪啪”搞定胡晓东等人。

    只是他不去撒泡尿照照,就他那模样那点能跟胡晓东等人比?

    听着旁边蔡狗子出头言语,这柳哥脑门黑线直冒啊。

    啥叫猪队友!这他娘的蔡狗子就很好诠释了这点。

    “大哥,这帮兔崽子那是想翻天,咱今天要是不给他们点教训,咱就……”

    “你妈的给老子闭嘴吧!!”朗声呵斥一句,柳哥双目喷火怼向蔡狗子。

    被柳哥这么一斥,蔡狗子瞬间懵逼了。

    这什么鬼,自己帮大哥出头,还被叫闭嘴。

    蔡狗子愚钝的脑袋有点撞不过弯来。

    “柳,柳哥,我这……”

    “手里东西给我!!”懒得跟蔡狗子废话,柳哥探手吩咐一句。

    “哦,这,这个啊,给,给你!”赶紧麻溜把从唐小权手里夺过纸条递上。

    柳哥接过后,狠狠瞪了蔡狗子一眼。

    这货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不过现在柳哥最关心的还是这张纸条到底写了什么。

    为啥叫对面年轻人这般在意,甚至不惜跟他翻脸动手。

    将被窝卷纸条摊开,柳哥落目上下来回扫了几眼,随即明白了个大概。

    “哦,我知道了,这个……是他妹妹留在寻亲室里的信息,对吗?”

    “是的,没错!我们无意跟柳哥找麻烦,只是这纸条对我这兄弟十分重要。我想柳哥也明白在这末世能找着自己家人不容易。所以……还望柳哥能够体谅,把纸条还给我的兄弟。”

    到目前为止,胡晓东的言辞还是非常克制的。

    他没有说啥太过过激东西。

    全部是以规劝劝说为止。

    毕竟,真要闹起来,搞定对方没有任何悬念。

    但己方也势必会因此受到牵连。

    尤其是在时下徐仁杰去向不明情况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非到万不得已还是和平相处为好。

    而柳哥这边见胡晓东等人情绪波动厉害,他也是寻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他也明白这茬事继续下去,与他本人不会有啥好处。

    所以……“这种事他娘的老子刚问的时候你早回答不就结了,至于后面惹那么多事嘛?今天看在你找妹不容易份上,老子就跟你计较了,这个还你!!记住以后别在给老子甩脸子,否则老子可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说话!明白吗?”

    随手将掌中纸条丢出。

    雷瞳眼疾手快,探手接住,完败交到唐小权手里。

    “明白柳哥,多谢柳哥给面子,我们以后会注意的!”胡晓东理解回复一句,经过这件事儿,他已然可以确定这柳哥也是个吃软怕硬的主。

    而就在帐篷内发生冲突之际,徐仁杰在王馆长带领下来到了五楼。

    这五楼是徐仁杰头一次过来。

    下面四层他今天都有去走一遍。

    与下面几层不同,这五楼明显要安静许多。

    廊道之上没了溜达交谈幸存者,有的只是荷枪实弹的部队人员。

    见到这些,徐仁杰推断,这里大概就是体育馆行政管理上层人员所在地。

    王馆长在一间屋门前停下了脚步。

    他理了理衣领,完了才抬手扣响房门。

    “咚咚咚!”

    “进来!”

    无奈传出男人声音。

    得到首肯的王馆长扭动门把,打开房门。

    “你谁啊!?”

    徐仁杰在外听到质询声。

    紧接王馆长毕恭毕敬声音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