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十九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九十九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三)

    “我是王进发,二楼体育馆负责人。”

    “你有事儿?”

    “哦,牛队,下午你下面有人来我这说是要找徐仁杰,我这给你把人带来了。”

    徐仁杰!?

    老徐在外听到自己名字。

    原来就是这里人找自己。

    这让老徐有些意外。

    按理说自己这初来乍到,怎么也不该引起此地管理人员注意啊。

    难道还真是唐倩的事?

    下午老大妈擦身而过丢下一句话,这事儿本身老徐就觉着蹊跷。

    也正是因为此,他当时才会强制带走唐小权。

    但没想到纸包不住火,唐小权当时的不理智行为看来还是引出了麻烦。

    只是问题是己方寻找唐小权妹妹,这么一件事儿为何会牵动体育馆高层管理人员?

    如果对方这次找自己真的是为此事,那看来唐倩的“失踪”并不简单。

    想到这儿,老徐的心变的沉重起来。

    一方面,己方已经被牵扯进来,如果此事真如自己推测那样复杂,那己方几人情况想来不会太好。

    另一方面,唐倩真的出了啥事儿,对唐小权而言这种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这些混乱思绪混杂一起,叫的徐仁杰不禁是怀疑自己这次过来寻亲是否正确。

    原本寻亲是为了帮弟兄们完成心底夙愿,是一件开心事情。

    可眼下,好事似乎要变成坏事。

    “啊,你说的就是那个新来家伙?”

    “是,是啊!牛队,你说的没错,就是他。之前你下面队员刚来找过我。这不我给你带来了,呵呵。”

    “他人呢?”

    “在外面,要我把他叫进来吗?”

    “嗯,叫进来吧!”

    “哦,好的!”得到肯定,王馆长不敢怠慢,马上推开门,冲外摆摆手:“徐仁杰,进来,快进来!”

    老徐思绪正一团浆糊,听得王馆长唤叫自己姓名,茫然抬头看了眼对方,完了应了声,提步走进。

    “你就徐仁杰!?”

    进屋刚刚落定,屋里人便是询问一句。

    徐仁杰肯定达到:“是!”

    “老徐啊,这位是咱们体育馆稽查管理队的牛队长。”王馆长给徐仁杰做起介绍。

    桌案后方男人黝黑皮肤,块头不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牛队长好!”老徐不管三七二十一,对方找自己有啥目的权且不说,自个儿端正态度,给对方留个好印象总是没错的。

    “你个人信息报告说,之前是当兵的?”

    也是没料到对方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徐仁杰时下满脑子想的都是唐小权妹妹唐倩的事儿。

    对方突然闻及此事叫的老徐有些意外。

    “唉,老徐,牛队问你话呢!”

    皇上不急太监急,见徐仁杰发呆不作答,王馆长着肘捅了下老徐,完了催促一句。

    被王馆长这么一捅,回过神的老徐赶紧点头应道:“是,之前我是部队里当兵的。”

    “啥兵种,当兵几年了?”

    “侦察兵,十来年。”徐仁杰没有说谎,如实作答。

    之所以如实回答,老徐是希望以自己身份引起对方重视。

    毕竟这体育馆守卫穿的都是军装,既然都是部队的,老徐想着报出真实身份或许可以给己方带来些许便利。

    只可惜他想多了,对方听了他的回答没有太大反应,只是轻笑一声。

    老徐也不清楚对方这声笑是啥意思。

    但是在老徐自己,对方适才轻笑面色叫他很不舒服。

    因为对于老徐而言,当兵是件很严肃事情,从军十几载也是他一只引以为傲事儿。

    现在自己坦诚道出,对方却是这种态度,老徐自然心理不太舒服。

    “十来年,你这兵当的可够久的啊!”笑罢,男人来了这么一句。

    老徐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复。

    就对面男人态度,老徐打心底不想多言。

    但考虑到对方身份,以及自己这边过来目的,基本的应付还是得做的。

    “徐仁杰,是这样,你呢,上面看了你的个人信息表就给分到我这里来了。我不管你过去是干啥的,也不管你在部队做了几年。在我这儿,你就是我手下一个兵!既然是我的兵,我希望你以后能够严格遵照我的命令去做事。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必须去干!跟着我,听我的,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相反,你要是脑袋抽抽跟老子对着来,你放心,老子折腾你的法子有的事儿!明白吗?”

    几句话就暴露了人的本性。

    不用多做了解了,就对方这短短几句话脱口,其嘴脸已经暴露无遗。

    不是好人!妥妥不是好人!

    更关键一点,此人说辞叫老徐想到了曾经害自己体育馆沦丧的戴煞。

    当初正是基地有戴煞领导的民兵队,最后趁自己带队外出搞粮篡夺了体育馆管理权。

    最终导致基地被丧尸攻占。

    这是徐仁杰一直以来的痛。

    此刻面前牛队所表现的种种和老徐映像中的戴煞非常相似。

    仅是几句话,就清楚表明了他贪婪和掌控他人的本性。

    虽然目前徐仁杰尚未正式接触这馆内所谓稽查管理队,但有什么样的头,就有怎样的兵。

    做头的既然能说出此般言论,那这只队伍是啥嘴脸也基本可以断定。

    “唉,老徐,恭喜你了,你这能有机会跟着牛队,将来可是发达了!呵呵,赶紧的,还不快谢谢牛队!这可是难得机会,别人想得都得不到呢!”

    一丘之貉,对于王馆长的吹捧,徐仁杰那是一点不感到奇怪。

    自己本身对于加入这什么稽查管理队,老徐没半点兴趣。

    不仅没兴趣,身为军人,和这种垃圾为伍叫老徐感到恶心且丢人。

    不过还是那句话,为了大局,他不得不做。

    既然稽查管理队能叫王馆长这般在意羡慕,那不用说,这队伍在此地权利想来不小。

    而这对刚来此地的老徐等人而言恰恰是最需要的。

    因为这个世道无论如何变化,权利永远是王道。

    透过自己稽查管理队的身份,老徐后面调查唐小权妹妹唐倩下落,相对会容易一点。

    鉴于此点,老徐本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原则,展颜裂出抹灿烂笑容,紧接“恶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