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零二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六)

    最不想遇到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自个儿猪队友手下的努力“撮合下”,对面终于暴走了。

    这个节骨眼,柳哥就算想平和解决也没办法啊。

    雷瞳站起,就是对他郑鹏全力地位挑衅。

    他现在若是视而不见,平息此事,那别说对面气势会大增,就连己方蔡狗子这些人心理都会出现摇摆。

    自己这些个手下是个啥玩意,柳哥还是清楚的。

    那个个都是墙头草,别看现在都对自己毕恭毕敬,老大长老大短叫的欢实。

    一旦自个儿地位不保,这几个货绝对倒戈的比谁都快!

    而这几个货虽然不靠谱,但若是一股脑倒戈到对面,那柳哥可就成了彻彻底底光杆司令。

    到时候,一个对付七个,就算他能耐再大也绝对不可能以一抵七。

    所以眼下柳哥处境非常尴尬。

    这场矛盾他一点不想参与,可现实逼迫他不得不参与。

    不参与,手下人有可能倒戈。

    参与,结果未必尽人意。

    但事情发展到这步,有些事儿已经容不得柳哥多做考虑了。

    “你给我坐下!!我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不管怎样,柳哥先行发火给个下马威。

    而柳哥这边一表态,蔡狗子马上跟打了鸡血的疯狗般:“听到没!!柳哥叫你们坐下!他娘的一个个还反了你们了!老子告诉你们,今天给你们水就算不错的了!把老子惹毛了,明天谁都没的喝!”

    “你说什么!?”胡晓东也是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雷瞳的样子,胡晓东知道这事儿怕是不能善了。

    既是如此……

    “哟哟,有一个啊!柳哥他们这是要造反啊!”嘴巴上说的狠,但脚下却是不自主又朝后退了两步。

    现在蔡狗子唯一依仗就是柳哥。

    他觉着柳哥可以摆平面前一切。

    但问题……他信赖的柳哥自个儿心下还在打鼓。

    蔡狗子不断叫嚣的言语听得柳哥那叫一个郁闷啊。

    偏偏面对如此**手下他还不好多说什么。

    只能是怒目在胡晓东,雷瞳身上扫过:“你们两个想干什么?是真打算跟老子干是吗?”

    “哼,柳哥你这顶帽子扣的……这件事儿应该赖不到我们头上吧!你自己看看你蔡兄弟分的这饭。公平吗?这就是你说的一半?你要一半我们没意见,但最起码得讲点人味吧!我之前就说过,我们几个来这儿是讨生活的。我们不想和任何人找麻烦,但如果谁找我们麻烦,兄弟几个在外面拼杀了那么就,也不是软柿子。大家肩上都扛着一个脑袋。真翻脸……哼,我们绝对不怕谁!”

    胡晓东眼神轻蔑,他说着话有足够底气。

    从开始,这柳哥一伙人就不入他的法眼。

    对方一直都说什么给脸不要脸,然,实际真正给脸不要脸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既然对方非要找茬,那就怼怼试试。

    被胡晓东这般硬气话一说,柳哥有些难堪了。

    再硬气吧,怕是就得开打。

    可要是屁都不放一个,周围兄弟看着,他这做老大的面子又过不去。

    一时间场上陷入僵持。

    而就在柳哥不知道如何是好,结束这尴尬场面时候。

    突然帐外脚步声传来。

    紧接帘布被人掀开。

    “什么情况?这一个个站着做什么呢?”

    进屋的是王馆长,之后是徐仁杰。

    见得王馆长进来,柳哥那肃然面庞登时如盛开桃花:“啊哈哈哈,原来是王馆长啊!”

    也是服了柳哥变脸速度,这上一秒还在肃杀对峙,下一秒嘴巴裂的跟个瓢样。

    热情洋溢,满脸笑容,柳哥现在哪里还有半天之前“英雄气概”?

    “你们在做什么?”王馆长怎会去在意柳哥什么态度。

    在这个体育馆,权利就是一切。

    以王馆长的地位身份,他早就习惯了旁人对自己敬畏。

    所以柳哥做的这些,王馆长压根不会在意,他只关心现在屋里情况。

    “呃……呃,呵呵,我们?我们没做什么啊?这不……在帐子里待得久了,我们在做活动……对,在做活动。”

    “活动?”两边看看,王馆长不傻,他冲胡晓东问道:“这位兄弟,他说的是实话吗?”

    王馆长此言一出,柳哥两只眼睛就直勾勾望向胡晓东。

    此刻柳哥的心那是七上八下啊,他很怕胡晓东拆台给出不同答案。

    这要是叫王馆长知道自个儿骗他,那后果……可是相当严重。

    “是,王馆长,我们……在活动。”帐篷内的事儿帐篷内解决。

    胡晓东不想把事情搞大,不想叫王馆长注意到己方。

    毕竟,这王馆长怎么说也是体育馆方面管理人员,要是叫对方盯上对于己方接下来行动都是不利的。

    但王馆长不是傻子,进来时帐内气氛,他是感受十分清楚。

    真要是运动,两边人至于剑拔弩张,整个要杀死对方态度吗?

    “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们想干什么,但最好别给我惹事儿。这几个兄弟我给安排在你们这帐子,你们就好好待人家,别打旁的主意!”

    王馆长突然冒出这席话,弄的柳哥一伙很是诧异。

    就算蔡狗子等人反应在迟钝,也能明白王馆长这是再替对面一行人说话。

    这什么情况!?这些人刚到此地,看之前王馆长领他们过来态度也不像认识啊。

    咋转眼功夫就替这些人说上话了?

    真要是这几人跟王馆长有关系,是老相识,那可就麻烦大了。

    一想到自个儿之前还跟对方穿小鞋,甩脸子……蔡狗子心理七上八下,相当忐忑。

    在这里生存的久了,蔡狗子很清楚得罪高层下场。

    那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这蔡狗子心理其上把戏没有底,柳哥那就更不消说了。

    他最怕的就是自己在帐内地位不保,现在王馆长站出来给对面几人撑场,那他未来日子肯定不好过。

    这没人撑场对面几个就敢跟自己个儿怒怼叫嚣,这有人战场还不翻天呐。

    “呵呵,瞧王馆长你话说的,我们对几个兄弟哪里会搞那些乱七八糟事情,我们对几位兄弟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