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激斗尸犬群(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零五章 激斗尸犬群(十六)

    车顶的空间终究是有限的,唐小权在冷静观察了下尸犬的行为规则后,他觉着没有必要窝那么多人在上面。

    毕竟,对方目前进攻的手段只有一个跳跃扑食,而突破口也只有前挡玻璃一处。

    所以只要守住那里便可起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作用。

    “强子,吴超你俩在前看好尸犬动向,其他人立刻撤到厂里,免得到时混乱栽下车去!”唐小权一边安排,一边将车底的高尔夫球棍,蛇矛等武器递到王吴二人手里,这样其二人便是具备了远攻的防御能力。

    众人值此紧要关头没有矫情所谓的“兄弟情谊”,大家心理也都清楚,在如此狭小的车顶空间挤站那么多人的确是太过危险。

    而一旦此时尸犬顺利突破王吴的防卫,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不去理会身后伙伴的撤离,王强一门心思全都放在了面前尸犬的身上。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难得的占据了绝对优势,所以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会放过这个发泄的机会。

    与吴超分列而站,王强手撑着狭长的蛇矛,一摆一舞间,难听的骂咧之声便是脱口而出。

    “喂!狗日的!瞪你爷爷的瞪啊!来来来!用种的就上来练练啊!”

    好似真是听懂了人话般,不堪戏谑的尸犬突然发动了袭击。

    要知道俗话说得好:尺有所长,寸有所短。

    毋庸置疑,王强的优势就在于他与尸犬的距离,而一旦被尸犬欺近,那他那所谓的距离优势便会变得荡然无存。

    所以一时之间,无措的王强只得挥动矛杆,只可惜他发力的时间终究还是晚了,施不上力的矛棍就跟挠痒痒般打在了犬身之上,根本不能对其造成任何实质的影响。

    借着冲势,尸犬犹若出膛的炮弹,目标直指王强的面门扑将而来。

    一丝难以掩饰的恐惧立时是顺着背脊蔓延而上,王强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一张塑脸被吓到了惨白。

    “ntm去死吧!”大喝声起,几乎就在尸犬将要扑倒王强之际,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耀而过。

    “啪!”以着击打棒球的姿势,吴超用力将高尔夫球杆抡在了尸犬的脑壳之上。不锈钢的硬质杠头应时是在后者的额顶中央处豁开了一道裂口,即刻尸犬便是如飘零的落叶被击飞了出去。

    “强子!你没事吧!”搞定险情,吴超赶紧转身扶住略显摇坠的王强,其面上的忧虑之情溢于言表。

    王强略微定了定神,粗喘的气息令他面色相当的难看。

    或许也是觉着自己适才的反应有些丢人,王强不好意思的避开吴超的眼神,着手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继而沉声谢道:“没事!超子!我没事!刚才……谢啦!”

    “得了!兄弟间还说啥谢不谢的!来,咱们继续战斗!”说话间,吴超重新收回温淳的笑脸,一双冷眸再次迎向了面前的尸犬。

    有了前次的教训,王强明显收敛多了,他不再怒喝叫骂,只是静静的掷矛等待,等待畜生随时可能发起的袭击。

    随后,尸犬不出意外又是上演了轮番轰炸的戏码,只可惜这一次它碰上了钉子。

    吴王二人就好似立于车顶的两座山脉,饶是尸犬如何卖力猛冲,也无法突破二人的封堵。

    借着一长一短两把武器的优势,吴超和王强打退了尸犬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此时的尸犬身上几乎没有一块皮肤是完好无损的,丝丝血迹顺着撕裂的皮肤渗透而出,饶是叫人看着都心生畏惧。

    得益于吴王二人的“铜墙铁壁”,车里的同判全都顺利的下到了墙后,可随着众人的安全,新的麻烦又来了。

    毫无疑问,丧尸犬目前的攻击根本不可能对幸存者造成伤害,但问题是,它的攻击虽然不能得逞,但看它那副不死不休的架势,却是明显要和幸存者顽抗到底。

    这可怎么办啊!站在墙头,唐小权一双剑眉紧蹙在了一起。

    如果现在撤回王吴二人,那尸犬便可顺着车顶轻松跃入厂内,而一旦叫这畜生进到厂区内部,那宽敞空旷的长内环境无疑是给它提供了绝佳的捕食猎杀机会。

    可如果不叫吴王二人撤回,他们的体力又能坚持多久。这不得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毕竟,己方的一众已经接连应战了4只尸犬,无论是精力还是体力都已到了溃竭的边缘。尤其是自己的兄弟王强,要知道适才在田间,他可是几乎累到拾拿武器都费力的啊!

    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否则待得正午烈日降临,那局势对己方就会变得更加不利。

    思及于此,本就焦促的唐小权,脸色愈发的肃然了。

    毋庸置疑,眼下对付尸犬无非两个办法。

    一是主动令其知难而退,为此唐小权想到了车**战。他想即由众人轮番上阵来达到消耗尸犬体力的目的。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他脑中停留了数秒,便是被他挥出了脑外。

    毕竟,有丧尸那无休无止的体力作为前车之鉴,所以唐小权相信以畜生那退化的神经反应以及已经丧失的新城代谢系统,饶是倾全场之力恐怕也未必能将之累死。

    所以,法一不行,就只能从法二“干掉畜生”入手了。

    眼眸死死盯着还在执着于进攻的尸犬,这个畜生似乎已是意识到了它突破口就在车上。只要它能突破车顶二人的把守,那它便可长驱直入,享受美味。

    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必杀尸犬的着手点就应该放在车顶。想到这里,唐小权开始在周遭寻找能够给于尸犬致命一击的机会。

    毕竟这畜生的灵动性太强,而且通过多次的对战,它似乎也是摸透了己方的攻击方式,这从它每次腾跃起身刻意将头高昂抬起便可轻易看出。

    它那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一个:为了躲避头颅被矛尖刺中的危险。

    哼哼!还真是不怕“畜生耍**,就怕畜生有头脑啊”,一想到要和这嗜血的畜生靠斗智决出胜负,唐小权不禁也是觉着有些无语和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