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激斗尸犬群(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零六章 激斗尸犬群(十七)

    思考的功夫,尸犬又一次发动了进攻。

    王强虽然照例又是挡下了对方的这一击,但是很明显,他疲态的身形已是如强弩之末。以至于在畜生巨力撞击下踉跄的退后了一步。

    于此,唐小权那是全然看在了眼里,他当即惊骇的脱口而出:

    “强子!”

    或许也是因为力竭的缘故,王强闻听后显得有些不耐烦,他头也不回,随口回道:“干嘛啊?”

    “你……”话将将说到一半,唐小权突然停了下来,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眸突然间放亮,旋即站上墙垣,着急的叫道:“撤回来!撤回来!强子,超子撤回来!”

    年轻人着急且又焦促的模样无疑是叫一众幸存者莫名诧异了,没有人知道他想干什么。

    而就在众人纷纷猜测唐小权葫芦里在卖的什么药的时候,其随后的话语立刻是为众人的疑惑做出了解答。

    “我们可以如此这般的,然后……杀了它!”

    几乎是下意识的顾自相望了一眼,吴超和王强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犹豫。

    不得不说唐小权的提议颇有些大胆,不,准确来说,用冒险或许更为贴切一点。

    因为虽然这个提议的确是必杀尸犬的一个捷径,但论道成功率和凶险程度,着实是有些……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考虑到自身体力和现实状况,王强双眉一竖,果断退后几步,同时豪气的大喝了一声:“超子!咱们干了!”

    话闭,王强撤回了矛杆,他这么做几乎是等于把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了尸犬的攻击范围之下。

    不过他似乎还不满意于此,所以待吴超后撤落定后,他又是极具挑衅地着手拍打起自己的胸膛来:

    “嘿,狗日的王八蛋,你tm不是想咬你唐爷嘛,来啊!看你那2b费力样,这回你唐爷不拦了!够胆就朝这咬!”

    王强的厉喝好似满含药水的催化剂,令得匍匐在地的尸犬背脊压的更低了,阵阵低吼从其呲列的齿缝间森冷迸出,看的出它的耐心已经被接连的失败给耗至了极限。

    望着自己兄弟那近乎零防御的诱敌方式,唐小权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

    他开始有些懊恼于适才的冲动,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能够收回自己的提议。

    没办法,谁叫他那所谓的“馊主意”风险太大,以至于连他这个提议的发起者也不确定是否真的能够成功。

    是的,唐小权的提议的确是风险太大,因为想要顺利达成,必须满足三个先决条件:一,准确无误的下手时间;二,恰到好处的毙敌位置;三,尸犬的配合程度。

    而目前王强所做的,就是为了达到第三要素:诱使尸犬“配合”他们的“必杀”行动。

    果不其然,尸犬依据其嗜血的本性,本能的将新一轮攻击目标选定了不断对其挑衅且几无防备的大号猎物。

    这一次它似乎是做足了充足的准备,其奔袭的速度几乎可以用“快若闪电,迅若崩雷”来形容。

    王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死亡胁迫,他不止一次想要放下手里的长矛,一双大手也是不自主的疯狂颤抖,但他终究还是克制住了心中的念头,因为他明白,如果他现在放下,那既是意味着此次的捕杀提前宣告结束。而毫无防备的他也可能真的因此命丧尸口!!

    一切都指望你了,吴超!!心下兀自祈祷,王强把所有“生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身旁吴超的身上。

    你可以想象的出此刻吴超的压力,虽然他并不需要承受身为诱饵的压力,但那兄弟所托之信任,却是比之千金还要厚重。

    什么是兄弟?一万个人或许有着一万种不同的理解,但毫无疑问的是,唯有那些真正经历过死亡,并敢于在那个时刻将自己性命交于身旁之人的人才能体会。

    那是一种绝对的信任,是一种性命的相托,而眼下的吴超和王强无疑正在用自己的行动诠释这种无价的情谊。

    眼眸紧紧盯着尸犬的运动轨迹,吴超知道他的机会只有一次,要么抡中尸犬,目标达成;要么失败……王强惨死。

    从未向现在这般精神集中,吴超觉着此刻他身上饶是一根细小的汗腺都在竭力地感知周遭气流的活动。

    尸犬的奔袭相当迅捷,它似乎也是料定了自己这次可以得手,所以之前防御性的高抬头颅也放弃了,为的就是提升速度。

    50cm,30cm,20cm,如过帧画面在眼中点点掠过,吴超适时的高举起手中的球棍,这一次他的动作不再是挥,而是砸!

    “呜旺!”终于在临近王强10公分不到的时候,尸犬兴奋的嘶嚎了一声,在它的认知世界里,面前的猎物已是如案板上的羔羊插翅也难飞了。

    你可以想象的出此刻畜生的激动之情,数十次的失败啊,它终于有机会扑倒猎物,享受胜利的果实了。

    然而它那退化的狗脑做梦也不可能想到,就在它自认为扑食将要成功之际,一张幸存者所围织的反扑之网已然是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它的头上。

    “动手!”不知道是谁在外大喝了一声,声音之响震天动地。

    不过此声于吴超而言,全然没有影响,因为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眼前的行动之中。

    呼吸均匀,气息平适,吴超平静的像尊泥塑,如若不是面上两只硕大圆凳的双眼,你怕是正要以为他是睡着了。

    但是平静不代表安详,事实上此刻吴超的内心正如熊然烈火般腾腾灼烧。

    他正在积蓄力量,所有压制的只为那随后一颗的爆发!

    终于,在尸口再次逼近到王强胸口5公分位置的时候,吴超动了,他所期盼等待的时机到了!

    不锈钢球头在阳光的映射下自其头顶呼啸而下,一道刺目的寒光登时携眷着腾烧的“烈焰”喷吐而出。

    时间!位置!吴超这全神贯注的一击全都掌握的恰到好处,他和王强的配合完美的达成了行动成功所需的三个要素,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