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三)

    

    人如果脸都不要了,那没啥是他不敢说的。

    蔡狗子这句“包打听”还真是充分表明了他的不要脸。

    “呵呵,你是包打听?”

    老徐无所谓这是不是蔡狗子吹嘘之言。

    只要对方能回答问题好了。

    “必须是啊,老徐你想问啥只管问好了。”蔡狗子显得相当自信。

    只是他没注意到的是,在他旁边柳哥面色可是有些难看。

    也难怪,这蔡狗子本来是柳哥的马腿子。

    眼下给老徐等人拍起马屁那是一浪高过一浪。

    更关键,蔡狗子的过分表现,叫的柳哥跟本没机会表忠心。

    这然柳哥心理很不舒服。

    给他感觉,这蔡狗子是想取代他道。

    这若是真叫蔡狗子“胡作非为”下去,等其获得老徐等人欣赏,成为心腹。

    那他在帐篷地位可更加不保了。

    这被曾经手下当狗使唤,这种事儿……柳哥可不想经历。

    但问题,有些事儿不是他想不想的,而是他是否有能力改变。

    显然,在老徐这边,他可不在乎谁来回答他的问题,他只要结果。

    “好,那我问你。”

    “嘿嘿,老徐你说。”蔡狗子信心满满。

    “你过来!”摆摆手,老徐照顾蔡狗子近身。

    见状,蔡狗子先是一愣,他有些不明白老徐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既然老徐这么吩咐了,蔡狗子自然照做。

    应该是有啥隐晦事情吧,心理物资做着推断,蔡狗子凑前来到老徐身前。

    当下,老徐俯身贴耳故作小声道:“我问你,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地方啊?”

    “那种地方”老徐特意改变音调,以此叫蔡狗子明白他话里意思。

    蔡狗子闻言,撤步不确定看了老徐一眼。

    他是聪明人,那种当然是听出了老徐话里意思。

    只是这种事儿,他不敢乱说。

    毕竟,老徐的身份摆在那儿……如果自个儿领会错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面露出些许感慨,蔡狗子小心翼翼试探确认:“老徐,你的意思是说……那种地方?是男人,女人……呃……”

    手指来回抽**划,蔡狗子尽可能将呼吁说的含蓄。

    但是实际,他手动作却是粗鄙不堪。

    算傻子也明白他想表达真实意思。

    而这恰恰是蔡狗子想要达到目的。

    看这蔡狗子竭力想要表达东西,老徐懒得墨迹直截了当:“是窑子,这里有窑子吗?”

    把手一拍,得到确切答案的蔡狗子心理有了底。

    不过他还是有些意外老徐会提出这样问题。

    但仔细想想也释然了,男人嘛,总是有生理需求,他们在体育馆何尝不是。

    “呵呵,老徐果然是性情人呐,这事你可问对人了。你们在外面应该不好找女人吧。嘿嘿,在这体育馆这都不叫事儿。这体育馆有专门供男人发泄地方。老徐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

    这是老徐想要听到结果。

    虽然他本意只是想知道窑子具体位置,但现在蔡狗子主动提出带他过去……老徐没道理拒绝。

    毕竟,有个熟门熟路的本地人领路,总好过自己去抓瞎。

    尤其眼下蔡狗子着急冲自己表现。

    老徐不担心后者耍心眼。

    “你带我去?这样合适吗?这不耽误你休息时间?”老徐客气一句。

    蔡狗子不出意外连连摆手:“哎哟,老徐你瞅你这话说的,咱们兄弟谁跟谁啊,你这么说,是不拿我这兄弟当回事儿啊。”

    点到即止,老徐该客气也客气了,当下招呼:“那行吧,咱现在去,你带路。”

    “得嘞!”蔡狗子一脸兴奋。

    能不兴奋嘛,难得有机会拍老徐马屁。

    玩意后者心情再好点,带自个儿一起玩……那今天买卖可赚大发了。

    乐不可支!

    蔡狗子提步要走,但不曾想,他这边前腿刚刚迈出,柳哥却是横出身子,挡住了蔡狗子前进步伐。

    “你这是干嘛?柳哥!?”蹙眉怼向柳哥。

    这蔡狗子早看柳哥不顺眼了,之前没的办法,对方是帐篷老大,他不得不低头行事。

    但现在来了新人,老徐等人以雷霆万钧之势拿下了帐篷管理权。

    更关键,时下老徐那是稽查管理队的人。

    单凭这点,柳哥和他们算是个屁。

    现在更不消说了,老徐亲自开口要他带路去窑子耍耍。

    柳哥这时候来挡路……蔡狗子还真不虚他。

    难得有机会身后有人给自个儿撑腰,蔡狗子不会错过这个反击机会。

    当下不客气质问一句。

    也是没想到蔡狗子会这般态度和自己说话,要知道过往对方说话,那都是点头哈腰,正眼都不敢瞧望自己。

    现在可好,有了老徐撑腰,不禁拿眼怼自己,还敢质问征询。

    虽然对此早有预料,但蔡狗子这么早把本心露出,还是让柳哥很不舒服。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蔡狗子眼里,自己这个老大已经名存实亡,他们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儿。

    正所谓爬的越高,摔的越惨,眼下柳哥是深切体会了这句话的意思。

    墙倒猢狲散啊,这帮吃里扒外东西狗日的东西,老子早晚……

    早晚能怎样,柳哥心理没底。

    自己未来还能否返身重新做回帐篷主子,对此柳哥没有任何信心。

    毫无疑问一点,只要徐仁杰等人在他帐篷一天,他都没可能重新位。

    不过自己算再不济,也蔡狗子强啊。

    被这货当面质问,柳哥不能容忍。

    毫无客气,柳哥不避不让,抬眉迎蔡狗子眼睛,完了低沉嗓音:“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蔡狗子?还“包打听”?你他娘的还要点b脸吗?自己什么身份心理没点b数啊?你他妈在这儿bb什么鬼玩意呢?”

    被柳哥这么连串骂咧,蔡狗子明显有些犯怵。

    这是狗仗人势人的通病,正因为自己没本事儿,没实力,所以遇事才会这样反复。

    但想想自己是为谁在办事,面露惬意蔡狗子调整心态,强自镇定回嘴道:“柳哥,你啥意思啊!没听见老徐说的话吗?老徐说了,让我带他去窑子耍,咋地,你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