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一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二十一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五)

    

    估计也是第一次遇到不带物资来消费还敢这么横的。

    所以守卫强势驱赶,没有毛病。

    但蔡狗子可不是随便被人一两句话给怼走的人。

    今天有老徐在身边,他的底气可是十足呢。

    “唉,两位先别把话说那么死嘛。这万一回头有特殊情况,大家闹僵了,对你对我,对大家,咱面子都不好看不是?”擎着邪笑,蔡狗子回道。

    互看一眼,听了蔡狗子这话,两个守卫纷纷起身。

    “面子!?”似是听了什么好笑笑话,守卫冷笑两声。

    随即冲蔡狗子,徐仁杰下扫了两眼。

    在他们看来,实在是没从蔡,徐二人身看出有啥特殊的。

    尤其是蔡狗子,这货一脸菜色,一看是体育馆底层人物。

    所以蔡狗子这般底气十足的跟人谈“面子”……你说守卫会把他当回事儿吗?

    “来!说来听听,你俩有啥面子?”

    “呵呵,”同样是冷笑两声,蔡狗子还以颜色,完了拍拍身边老徐:“知道这位是谁吗?”

    守卫没有回话,只是满脸戏虐看着蔡狗子,那架势跟是在看猴没啥区别。

    “听好了!这位是稽查管理队的老徐,他想进去玩玩,应该没问题吧?”

    蔡狗子腰杆挺的很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稽查管理队的呢。

    自信满满,蔡狗子觉着把老徐身份搬出,旁的不说,对方绝对给放行进入。

    毕竟,稽查管理队在体育馆内,那是绝对牌面,没谁敢不卖面子。

    只是……

    话音落下,蔡狗子摆好poss,静待两守卫认怂放行,但对方二人跟没听见蔡狗子话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这叫蔡狗子有点尴尬。

    他很想开口再给两位守卫重复一遍。

    不过守卫不等他出声,先行开口:“稽查管理队的,呵呵,那有怎样?你以为这地方是什么地方?滚蛋!!赶紧给老子滚!不然等老子动手,你们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了!”

    完全没料到对方冒出这么一句来。

    蔡狗子被对方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本能朝老徐那边靠去。

    本以为仗着老徐稽查管理队身份可以开后门,不花物资进入窑子,享受下许久没有的刺激。

    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自以为是装了一通b,但人家压根不当回事儿。

    怎么办,b已经装了,现在蔡狗子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硬刚,蔡狗子怕搞出事,毕竟他自己没啥能耐。

    真闹大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他这个低沉**。

    后退的话,这面子又挂不住,关键他把老徐身份搬出来,倒头来搞个这个局面,蔡狗子也怕老徐回去找他麻烦。

    处在这进退维谷局面,蔡狗子开始慌神了。

    倒是老徐面色淡定,目光瞥了眼守卫后面通道,他当下着手拍在忐忑蔡狗子身,完了吩咐:“走!我们离开这!”

    干脆利落,丢下这句话,老徐转身走。

    蔡狗子楞了几秒,随后小跑跟。

    跟在老徐后面,蔡狗子大气不敢喘一声。

    他自己清楚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他现在满心担忧的是不知道老徐会怎么对付他。

    这么走了一路,待到楼道口,徐仁杰幕的停下脚步。

    见老徐停下,蔡狗子喉头不由吞咽。

    “嘿嘿,徐,老徐。”

    徐仁杰这厢转过头,蔡狗子马麻溜堆笑容。

    “那,那啥老徐,刚,刚才的事儿真是不好意思啊。那俩货不识抬举,一看是新来的货。老徐你……你这消消火,千万别动怒。改明个,明个他们换人了,咱在过来。”

    蔡狗子着实会给自己找借口。

    弄的他好像真的了解相关情况似的。

    老徐听后,冷笑一声:“你确定?”

    反问一句,老徐目光盯在蔡狗子脸。

    被老徐这么一盯,蔡狗子额头不由沁出几滴冷汗。

    是不是吹牛逼,这是不言而喻事情。

    对于这点,蔡狗子只能是靠讪笑打法。

    “好了,今天的事儿怨不得你,你也是出于好心。我不怪你。”

    此言一出,蔡狗子那是如释重负啊。

    “唉,还是老徐你通情达理啊。我这……唉。”

    “行了,我还有事问你。”老徐言归正传。

    他可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这凭稽查管理队身份没法进入窑子内里,那采取其他办法。

    总之,这窑子他是必须得进去走一遭的。

    他得确定这唐倩是否在里面,这对队伍后面行动安排至关重要。

    “老徐你说,有啥问的直管说,你知道我蔡狗子人送外号包打听,我这对体育馆那可是……”

    “得了得了,别扯那些没用玩意!说正事,那……他们说要用物资消费。这体育馆进来物资都被收缴,人也没法出去,物资哪儿去弄啊?”

    这是徐仁杰一直感到怪事情。

    你说这窑子办了是为了叫人进去解决个人生理问题。

    当然徐仁杰是不相信这种屁话。

    他确定,稽查管理队搞这些东西,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牟利。

    但问题是,这牟利首先得有利。

    跟进徐仁杰这两天在体育馆经历来看,体育馆不是随便可以进出的。

    而他们进到体育馆时,身带的包裹物资也尽皆是被收缴。

    连随身衣物都被勒令更换。

    所以,徐仁杰实在想不明白,在这种情况,普通民众如何获得物资。

    没有物资,他们如何去窑子消费。

    没人消费,稽查管理队搞这茬事儿意义有何在?

    不过以稽查管理队那些人嘴脸,老徐相信他们不会做无意义事情。

    这物资一定有老徐所不知道的渠道。

    “蔡兄你说你是包打听,这体育馆的事儿没你不知道的。那你应该清楚怎么获取物资吧?”

    “嘿嘿,”又是鬼笑一声,蔡狗子随即恢复状态:“老徐,蒙你看的起,这事儿啊,我还真的知道。”

    “是吗?”见识惯了蔡狗子的口无遮拦,满嘴放炮,听他这般话后,老徐显得颇为淡定:“既然知道,那给我详细说说吧。”

    “没问题!”蔡狗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信心满满。

    只是他到底肚里是否有货,在老徐这边,还得打个大大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