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激斗尸犬群(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零九章 激斗尸犬群(二十)

    “那个~我知道大家现在一定是觉着咱们已经杀死丧尸犬了,可以松口气了,但……”欲言又止的顿了一下,唐小权这个下意识的举动无疑是叫的刚刚平适下心情的幸存者们再次将心揪了起来。

    “你,你到底想说啥?权子!”王强不置可否的脱口问道,疲惫面庞浮起了一丝紧张。

    “唉~”一声无奈的长叹,林俊夫似是料到了年轻人想要说什么似的,他着手捋了把面颊的汗水,继而苦涩的笑道:“我想小唐你是在担心还会有尸犬来袭击厂子吧!”

    林俊夫此言一出,登时是令得在场一众面色紧绷,毕竟5只尸犬给他们所留惨烈的记忆着实太过强烈,所以……

    “还有尸犬袭击?喂喂喂,我说权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本着“好的不灵坏的灵”的原则,王强显然是有些不太乐意自己兄弟的这般说法。

    虽然他也知道后者这并非妄言,但人类骨子里总是会习惯性的反感那些自身不愿接受的事情。

    对此,唐小权何尝不是呢,如果这不是末世,他怕是连一秒钟都不愿提及那令人恐惧的“丧尸犬”。

    可现实终究是现实,为了活命,有些事你必须去面对。

    “呼~”同样是长呼了一口气,唐小权微点了点头,继而正色道:“我没有乱说,我是认真的。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农村不比城市,这里人口密度虽然相对而言少一些,但基本家家户户都有养狗的习惯,所以……”

    话没有说完,但唐小权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在一番短暂的沉寂之后,吴超提出了心中的疑虑:“可是权子,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进村这一路并没有遇到多少尸犬啊,或许这村子的人本身不喜养狗也说不定啊!”

    吴超显然不太愿意接受唐小权的说法,他试图想用自己的观点反驳对方。

    只可惜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他这边话音刚一落定,其身侧的魏大壮便是迎头给他浇了盆冷水否决道:“不存在!俺们这大多数人家都有养狗,主要是用来看家护院的!!”

    无言的沉默,事及于此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只不过诚如吴超所言,那么多尸犬的去向倒是成了个未解的迷。

    对此,唐小权自上次搜药行动回来之后,就有仔细考虑过,但鉴于线索太少,他最终只能是将畜生的消失归结为追捕猎物去了。

    不过,就眼下的“中坤纺织”来说,尸犬在哪儿显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厂区如何做好防范,如何在尸犬再次出现时成功抵御住它们的进攻,这才是当下最该考虑的问题。

    手指轻扣桌面,年轻人的忧虑也是引起了林俊夫的思考,作为“中坤纺织”目前形式上的一把手,他不得不为厂内所有人的安危着想。

    “大家都谈谈看法吧,我们该怎么办?”毫无疑问,说道这对付丧尸犬的经验,眼前随便拉出一个都要比林俊夫丰富上许多,所以后者也不避讳,直接是将话题的主动权抛还给了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除唐小权外,他们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此刻要他们谈所谓的应对办法,根本就是赶鸭子上架,无从谈起。

    最后不得已,本着“解铃还需系铃人”的原则,众人齐齐将目光移到了提议的发起者唐小权的身上。

    面对众人灼灼的目光,唐小权有些无奈,要知道他也是刚刚从一线回来,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考虑周全呢?

    不过细节方面谈不了,大局观他倒还是可以说道说道的。

    微微沉吟了片刻,待将脑中的思路大致罗列了一下,唐小权方才缓缓开口道:“目前我个人建议对付丧尸还是要以防守为主,依托厂区城墙的优势与之周旋。具体嘛,一加强守卫,做到24小时全天候职守;二,主体厂房的大门尽可能保持关闭状态,这样即便尸犬突破了正门,咱们还有二道防御阵线可以退守;三,继续增强大门处的防御纵身,以防止尸犬的群攻!除此之外,强子,你对设计武器比较有想法,看看能不能设计一些对付尸犬的专用利器。”

    话到此处,唐小权基本是把他脑中所能想到的法子全都委实道了出来。

    而林俊夫在认真聆听的同时,也是不自禁对年轻人缜密迅捷的思维刮目相看。

    诚然,他也有想到一些应对的办法,而且其中一些也与年轻人不谋而合。但若轮到详实程度,林俊夫却还是不得不低头叹服。

    没什么好说的,林俊夫第一时间同意了唐小权的三项提议,而王强也因兄弟的“提名”倍觉面上有光,一双高跷的二郎腿也是不由自主的晃荡了起来。

    一事了毕,唐小权待众人稍适平复后,又是紧接着开口道:“这个~还有一事我需要和林管提一下。”

    “哦?”眉头微微一扬,林俊夫旋即唇角挂起抹弧度,略带笑意的问道“什么事?小唐,你但说无妨。”

    也不知道为什么,林俊夫突然很希望眼前的年轻人多多说谈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在潜移默化中已是感觉到后者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点中厂区存在问题的要害,并且给出相应的解决办法。

    唐小权面不改色,依然保持着肃然的表情,看的出他接下来所要提及的话题不会轻松。

    似乎也是对年轻人的举止作态都已了解,所以当唐小权紧绷脸颊的同时,室内其余的众人也都纷纷收起了闲适的面庞,正经危坐的挺直了腰板,静等前者开口。

    骄阳愈发变得燥热了起来,随着正午的不断临近,炙热的火舌开始肆意侵蚀满目苍夷的大地,整个城市顷刻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而身处熔炉中的幸存者们此时此刻正被即将到来的说辞紧张到汗水直流。

    唐小权伸手撩了把额前的汗水,继而随手将之抛洒而出,四散的汗珠在阳光的映射下散发着点点豪光,待得豪光挥发成气,唐小权终于是打开了话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