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围堵审讯(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围堵审讯(五)

    

    老徐话所谓刺激为何,这档子事儿不用明说,六人组也都明白。手机端 m

    尤其还有魏大壮这个例子摆在这。

    一个不相干外人尚且如此狂暴,更何况当事人自己?

    “言尽于此,我想各位应该能够理解我的苦心了吧。好了,谁愿意接替他回答我的问题?”

    眼下万大宝被魏大壮教训的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考虑到这个典型目前身体状况,老徐肯定不会再跟他继续讨论。

    “我,我来!”

    “”

    扭过脸,一个男人颤巍举起手。

    老徐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嗯,很好!你的决定是正确的。那么我的问题需要再重复一遍吗?”

    老徐态度显得格外和善。

    只是有魏大壮在侧,气氛永远不可能良好。

    “不,不不用了。”

    当然不用,汉子心理清楚,眼下只要多嘴一句,旁边男人会飞来脚踢。

    “好,那告诉我实情吧。”

    垂首酝酿了一下,也难怪,接下来回答汉子清楚,开口没有回路了。

    但老徐适才说的清楚,不说实话是死。

    所以明知道说了会很危险情况下,汉子也必须一搏。

    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我们……那个,唐倩在的时候,我,我们是对他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儿。”

    “不太好的事儿?不太好的事儿是什么事啊?”老徐竭力控制,他知道自己现在得控制情绪,眼下还不是动手发飙时候。

    “,是……”

    “说啊!他妈的,有胆做,没胆说!?”魏大壮看不过喝了一嗓。

    听得魏大壮这声吼喝,汉子畏惧本能脱口:“我,我们qiang爆了她。”

    果然!

    虽然对此结果早有预料,但时下听汉子亲口说出,老徐等人还是相当愤怒。

    “去你妈的!!”

    探手去拉魏大壮,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胡晓东意识到魏大壮冲动,想要阻止,但……

    “你个狗日的玩意,几个大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们还是人马?你们他妈的还有脸吗?你们是爹妈生的妈!”

    骑在汉子身,魏大壮发泄般的一边揍,一边骂。

    这不仅仅是这帮家伙侵犯了他好兄弟唐小权妹妹。

    更重要,魏大壮也是为人父母,他也有孩子。

    换位思考,如果这是自己孩子,那会是怎样心情?

    “别打啊!别打了!”汉子抬手挡驾,但他们这种待在体育馆保护下的人类,怎会是魏大壮这样末世一路拿命拼杀过来的主。

    加,魏大壮现在尚处暴怒状态,下手根本没有把门。

    一番攻击下去,这汉子跟打的招架不住喊救命了。

    给胡晓东递了个眼色。

    老徐能够理解魏大壮此刻愤怒举动。

    要不是重任在身,他怕是也会忍不住手。

    但眼下,显然还不是惩治时候。

    胡晓东收到老徐信号,没有耽搁,马前。

    “好了,好了,大壮,行了,住手!再打打死他了!!”

    处在暴怒状态魏大壮,哪里还能听得见胡晓东话语。

    见自个儿喝叫劝告没有作用,不得已,胡晓东只能是从后环抱汉子,完了蛮力将之拖拽走。

    被胡晓东大力拖拽下,魏大壮还不忘挥动拳头,拳头够不着了,拿脚踹。

    一边踹,还一边吼:“小胡,你他娘的干嘛呢?松开老子,让老子弄死这狗日的玩意,你松开,松开我!!”

    “行了!你冷静点!你给我冷静点!!”

    “小胡,把他拉车去!”见得魏大壮这般疯狂镜头,徐仁杰知道,继续叫汉子待在这儿对事态不利。

    胡晓东没功夫回答老徐,这拉扯控制魏大壮本不是件容易事情。

    更何况,现在的魏大壮还处癫狂状态。

    待胡晓东拉走魏大壮清场后,老徐行到地汉子跟前。

    “非常抱歉,刚才是个意外,你感觉怎么样?”

    能怎么样?汉子满脸是血,脸蛋高耸跟个猪头。

    眼下叫他父母过来,怕是连他父母都未必能认出。

    “呜呜,嗡嗡,呜。”汉子很费力想要回答。

    但在老徐仅能见汉子嘴巴蠕动,却是没法听清他口里半个字。

    也难怪,目前汉子悲惨模样,说实在,他嘴巴能动已经是很不容易事情了。

    兀自点点头,虽说听不懂汉子话语,但老徐压根也没在乎这货会说什么。

    “行,行,我知道,你暂时不能回答我问题了,我找别人。”

    “呜呜,呜呜~”汉子还在地努力言语。

    不过在老徐而言,地汉子已经失去价值了。

    他可没功夫跟个“哑巴”废话。

    站起身,目光从汉子身挪移开。

    “下面谁愿意继续回答问题?”

    场登时变得安静。

    六人组余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自荐。

    这个节骨眼,谁还敢站出来回答问题啊。

    看看场,六人组六个人,三个人被打,其两个跟死没啥区别。

    现在说谎话要被打,说实话同样被打。

    如此,余下几个人人自危,自是不敢应答。

    老徐见状,眉头微微蹙起。

    他自然清楚这帮家伙不敢举手原因。

    轻笑一声:“呵呵。”

    老徐并不担心余下家伙不配合,他漫不经心晃荡手里家伙:“怎么着?各位是没听见我说的话,还是说不想配合我回答啊?”

    闻言,余下汉子面露难色。

    他们现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过老徐可没那么多功夫等待这般家伙调整心情。

    “看来是没人当我存在了啊!哎哟,真是……你们是逼我动手啊!”

    说着话,老徐扬起手,随即举枪在六人组身扫过。

    来回两圈,每次移动无不叫众汉心弦紧绷。

    最后,老徐枪口落定一汉跟前:“你!!听到我问题了吗?”

    被老徐枪口一怼,汉子身子登时绷直。

    “听到我的问题了吗?”

    “听,听到了。”

    “听到了为什么不回答!”

    “砰!”枪声响起。

    子弹擦着汉子耳际堪堪打过。

    老徐的枪法把控绝对没二话。

    那分毫之差,稍微歪那么一点,汉子得完蛋。

    不过老徐虽然没有放倒汉子,但汉子却是被老徐这毫无征兆放枪给吓瘫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