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五十七章 围堵审讯(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五十七章 围堵审讯(六)

    

    “我,我我我,我走神了,刚才是我走神了。”嘴巴哆嗦跟打了摆子,汉子胸口噗噗直跳。

    老徐那枪虽然没有打他,但效果和打没啥区别。

    汉子已经是被吓到半条命了。

    “那你现在神走完了吗?”老徐沉声厉喝。

    “走,走完了。”

    “那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可,可可可,可以。”

    能不“走完”嘛,能不“可以”嘛。

    这个时候汉子若是再敢言语半个不字,那老徐下面再行开枪怕是不会在刚好偏差擦他耳际过去了。

    “好!希望你注意力集点!不然,你要是不集,那我也不能保证我手里家伙控制不再走火!”

    该强调还是得强调,老徐这威胁之意相当明显。

    点点头,汉子现在除了按老徐要求走……没的选择。

    “明,明白。”不出意外肯定回应。

    “好,说,你们具体有几个人参与了那事儿!”

    那事儿是啥事儿无需点名。

    汉子听罢,喉头鼓动,眼眸四散飘动。

    “说!几人!”

    “这个……我们……那……”

    “砰!”枪声再次响起。

    这次,老徐没再手软,汉子脑门血水喷溅,随即圆睁双眼后仰栽地。

    眸擎着惊恐,他怕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老徐说开枪开枪了。

    已经给对方说的很清楚。

    可惜汉子没有珍惜老徐给的机会。

    老徐的耐心有是有限制的。

    他没法像魏大壮那样发泄。

    汉子这次依然顾左右而言他,其行为彻底激怒了老徐。

    没啥好说的,不管是出于个人泄愤,还是敲山震虎,老徐都必须开这枪。

    汉子这么死了,之前还是具鲜活生命,转眼便是成了地一摊死尸。

    血水顺着脑门噗噗外冒,浸染之下,余下五人,纷纷避让。

    深怕是被血水沾染。

    杀人这种事儿对老徐等人来说早已成了家常便饭。

    但对一直躲在体育馆高墙庇护下的六人组,杀人可不是件常见的事儿。

    所以此刻老徐枪杀汉子给他们带来的震撼与心理畏惧那是没法用言语形容的。

    冷眸扫过众人,老徐目光落出,六人组余下人纷纷避过,不敢正视。

    他们都把老徐手里那把黑色铁疙瘩一言不合朝他们喷火。

    “我刚说过!!不要跟我耍花样!我给过他机会,但很遗憾,他不配合!你们是不是觉着一而再,再而三挑战我底线很有意思?哼哼,既然你们那么喜欢,这是结果!!从现在开始,谁要是再跟我扯犊子,没有第二次机会了!你!”

    枪口移转,老徐再问:“你们几个人对唐倩做了那龌蹉事?”

    “我,我们都做了,我们都有份。”

    丝毫耽搁不敢有,被老徐枪指汉子肯定道。

    眼神微眯,老徐着枪右手隐隐颤抖。

    很显然,他是在压制自己火气。

    虽然没有处在现场,但是单单听对方回答,老徐心理能想象出当时唐倩惨境。

    6个精壮男人,侵犯她一个弱女子。

    她根本没有反抗余地。

    畜生!一群畜生啊!

    老徐真想现在把这帮狗日的给毙了。

    但是不行!!

    老徐不断暗示提醒自己:冷静!冷静!老徐你要冷静!

    现在不是跟处理他们时候。

    “六个人都有份,是吗?”

    “是,是的!我,我们当时也是……经虫脑,没控制住。我们该死!我们不是人!我们混蛋!!”

    生怕老徐动手,汉子自顾自骂咧自白。

    一边自骂,一边抬手扇打自己耳关。

    而他的这种自残讨饶行为,在老徐看来异常恶心。

    “现在知道自己该死,不是人,是混蛋了?你们当时怎么没意识到?你们把人小姑娘那么给糟蹋了,你们有想过她的未来吗?她这一辈子给你们毁了!!”

    “是!大,大哥教训的是!我们是畜生!我们不是人!我们是垃圾,混蛋……”

    什么难听冒出什么。

    为了讨饶逼祸,汉子当真是把自己骂的畜生不如。

    但很显然,他的这番骂咧根本无法平复老徐心头怒火。

    最重要,无论他再怎么忏悔,也挽不回老徐的清白。

    “够了!别在我这儿整这些没用废话!”怒声喝止!

    被老徐这么一骂,汉子身形一僵,立马止口,半个字都不敢哼唧,眼神满含畏惧惊骇之色,唇角也是不受控制微微抽动。

    不难看出,他这是惧怕到了急点。

    望着汉子畏惧模样,老徐一阵厌恶。

    扭过脸,老徐继续追问:“那之后呢,这件事儿怎么处理的?你们干了这种龌龊事,体育馆方面没处理你们?”

    “没,没处理。我们认识稽查管理队的,私下给松了东西,供词我们咬死唐倩是自愿的,然后……这事儿了了。”

    越说后面汉子声音越小。

    但内里话语,老徐全都清楚听见。

    综合对,和老妈子当时给的情报无二。

    “真是公道的判罚啊!”老徐阴厉嗓音道。

    汉子避过眼神,再次扇打自己巴掌:“是我们小人了!我们是垃圾,我们是……”

    “够了!我再问你,那这事处理后唐倩呢?她去哪儿了?”

    “被,被调走了。从我们帐篷调出去了。”

    “去哪儿了!?我要具体地点!”

    无疑,这个问题是重点。

    老徐提高音调促问。

    惊骇之下,汉子不敢隐瞒,如实坦白:“这事儿判定后,她,她被转移到了乒乓球馆。不过……”

    “不过怎样?”

    “不过后来,她在乒乓球馆那边情绪不稳,被同帐篷人投诉,,……”

    “怎样!说!!”

    “别,别,别开枪!我说!我说!!”眼瞅着老徐又把枪口扬起,吓的汉子身子抖动,连声讨饶。

    “那你还废话什么,说!!”老徐知道重点来了,他加大心理震慑。

    此刻汉子心理防线完全崩塌,当下如实回道:“她,他后来因为不合群,被稽查管理队给,给……”

    “给怎样!?”

    “给弄到体育馆那个地方去了。”

    “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

    “,是,给,给男的消遣玩乐地方。”在老徐枪口逼迫下,汉子终于是脱口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