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六十九章 围堵审讯(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六十九章 围堵审讯(十八)

    

    给柳哥这么一惊叫,余下几人皆是猛的从地铺弹起。

    很显然,他们也是没料到老徐等人会这个时候回来。

    而老徐挺身站立,冷眼望着地几人。

    这时,雷瞳前一步,淡漠笑道:“怎么着,干嘛一个个都这么惊讶模样。你们该不会是认为我们死了吧。”

    “唉,雷兄弟,你瞅你这话说的,多见外啊,我们怎么会认为你们死了呢?你们走的突然,我这听了,一直未你们担心,这几天饭都吃不下,没事儿在心理给你们祈祷,希望你们平安无事。现在你们安全回来,真是太好了。”

    柳哥说的话,还真是有够不要脸。

    说什么,几天不吃饭,没事祈祷……先不说体育馆分发那点饭有没有可能吃不下,光是这帮混球品性,他们做的祈祷,老天爷那边能给实现嘛。

    这种肉麻屁话,雷瞳自是不会给好脸色。

    雷瞳森冷笑容,讥讽笑道:“见外?我们跟你们很熟吗?还希望我们平安无事,我看你们是巴不得我们在外面遇险回不来吧。”

    “啧,雷兄弟,你看你这……”

    “我这怎么了?我说的有毛病吗?妈的,哥几个才出去多久你们把咱地盘给占了?我看要是再迟几天,你们怕是得把咱东西都给丢出去吧?”

    “这,这……”这了半天,柳哥也说不出话来。

    事实胜于雄辩,摆在他面前事实是,他们几人确实是把老徐等人地盘给占了。

    而在柳哥找不出托辞解释之际,这身旁突然有人插口:“老徐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们地盘……和我无关啊,我是有说等你们回来的,可柳哥他们……”

    “蔡狗子,你他妈的给我闭嘴,这里没人当你哑巴!!”猛的转头怼了蔡狗子一眼。

    蔡狗子物资吞咽口吐沫。

    老徐这才注意到角落旁边蔡狗子。

    对方面颊红肿,显然是被有被人打过。

    在瞅蔡狗子望柳哥畏惧眼神,老徐基本是猜出了个大概。

    不用说,己方走后,这蔡狗子多半是被柳哥教训过。

    也难怪,他们再世,这蔡狗子反水反的太过明显。

    这反水也算了,后来还仗着老徐等人跟柳哥正面硬刚。

    这是典型找了新大腿抛弃旧大腿。

    对此,老徐自然是瞧不少。

    像蔡狗子这样见风使舵墙头草,那里强,他往哪里钻。

    和这样人做兄弟,迟早被卖。

    所以说,这货被打纯粹是咎由自取。

    没点本事,还跟柳哥怼,你不是自讨谋取是什么。

    不过考虑到这蔡狗子后续还有利用价值,老徐开口问道:“你的脸怎么回事,怎么肿成那样?撞墙了?”

    有意调侃句。

    蔡狗子听后,畏惧暼了眼柳哥。

    柳哥两眼怒瞪,眸闪烁眼神似是在警告蔡狗子“不要乱说话!否则后果自负!”

    这搁着几分钟之前,见到柳哥这般威胁眼神,蔡狗子没二话,绝对妥妥老实从命。

    没有老徐在,他蔡狗子还得靠柳哥混饭吃。

    但现在老徐回来了,世道可变了。

    老徐,柳哥谁更有权利,这是不言而喻事情。

    所以畏惧眼神一闪而过,蔡狗子当下跟孩子找到妈妈般,满脸委屈诉苦道:“老徐,我这脸是被柳哥打的。”

    “你……”

    “我怎么了?你敢说不是你打的?妈的,你打我外面可是很多人看到,要不要随便找个人进来问问,确认下啊?”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蔡狗子丝毫不觉着自己在众人瞩目下被打丢脸。

    反倒是打算以此作为诉苦罪证。

    他不想想柳哥是爷们,他也是爷们,既然同是爷们,为啥自个儿被打。

    但蔡狗子不在乎这些,脸面和小命想,无疑是小命更重要。

    现在要是能借徐仁杰的手打击柳哥,蔡狗子宁可不要这张脸。

    更重要一点,他这番不要脸话一经脱口,这柳哥还真是无言以对。

    毕竟,他打人是事实。

    老徐几人势力自己强,这蔡狗子承认,也无法改变。

    蔡狗子倒戈,他也不怪。

    这货啥品性,柳哥也了解。

    所以他倒戈反水,都在情理事儿。

    问题,你倒戈也算了,居然还反过来跟他顶撞,摆脸子。

    这种事儿,之前老徐在,他柳哥碍于老徐身份,不好对蔡狗子用强。

    这听说老徐一行人离开体育馆外出搞物资,柳哥自然不会放过这难得报复机会。

    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老徐一行人真能无碍回来。

    现在被蔡狗子这么一揭露,柳哥顿觉不妙。

    他太清楚蔡狗子性子了,不用说,他绝对会借着这机会,跟徐仁杰添油加醋。

    完了,好借助男人手对付自己。

    柳哥当然想要给自己辩解两句。

    可老徐一行人回来太过突然。

    叫他一点防备都没有。

    现在可好,自个儿这厢占了老徐他们地盘,又打了蔡狗子这个名义老徐的狗腿子。

    两件事,蔡狗子都无可辩驳。

    该死啊!!

    时下柳哥最后悔一件事儿是之前对蔡狗子还是手下留情了。

    如若知道有今天这场面,他怎么着也得叫蔡狗子半残。

    柳哥心理的怨毒蔡狗子不得而知。

    不过他也不需要知道这些。

    既然老徐回来了,蔡狗子必然要把这笔账讨回来。

    “哼哼,他没事好好打你所什么?你是不是做了啥叫柳哥恼火事儿啊?”老徐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是有意要看看蔡狗子,柳哥是如何狗咬狗的。

    一听老徐这话,蔡狗子登时急了啊。

    心道是,我能做啥叫他恼火事情,还不是老子跟了你,他嫉妒着脑嘛。

    这蔡狗子也真是会往自己脸贴金。

    “老徐,怎么会,我这,我这……唉,他搞事儿是我帮你办事,他看不过……你是不知道,以前这帐篷他说了算。眼下你们来后,我们兄弟觉着你老徐人不错,仗义,还有能耐,这刚来被招到稽查管理队。跟着你干,大家都觉着有前途,也是因为这个,我帮你做了些事儿。为此,那时不是跟他意见相左,怼了几句嘛。没想到这家伙小肚鸡肠,记在心里。这等你们前两天一走,他马跑来跟我算账。呐,我这脸是他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