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七十章 围堵审讯(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七十章 围堵审讯(十九)

    

    手指自己肿胀脸颊,蔡狗子丝毫不觉着丢人,他完全把自己这脸伤势当成了炫耀的资本。

    好像他受的这些伤,都是为了维护老徐权威一般。

    而为了更能赤果表明自己态度,蔡狗子话语不停继续道:“老徐啊,你知道吗,这货打我也算了,这些我认。但问题,他还一边打,还一边骂,说什么,你们算什么东西,一帮新来的垃圾敢在他的地头撒野。他看你们可怜才不跟你们计较。还有他还诅咒你们这次出去死在外面。呐,这些,他们要占的时候,我出言制止过,但这货说你们不可能回来,所以这些地盘占了没事。”

    “你个混蛋玩意,蔡狗子,我什么时候说这些了,你别在这血口喷人啊!!”柳哥拍案而起。

    蔡狗子仗着老徐在场,也是十分强硬站起身:“咋地,急了啊,被我说道重点,怕了?狗急跳墙了?还想打我?老徐现在在这儿,你打试试!!”

    “我草尼玛的,老子不敢打你啊!”

    说话间,柳哥甩手是一巴掌闪出。

    蔡狗子见状,吓的缩身担架。

    这是本能反应,不论蔡狗子再怎么假装强势,都无法改变他弱鸡本色。

    不过最终蔡狗子还是没挨柳哥蓄势一击。

    关键时刻,一直大手横挡袭出,堪堪拦下了柳哥巴掌。

    睁开眼,蔡狗子满心忐忑,在顺着空交接手掌后望,他欣喜喝叫:“老徐!”

    没错,出手的的确是老徐。

    这个节骨眼,老徐不会叫蔡狗子受到伤害。

    至少明面他要给蔡狗子一种归属感。

    没办法,后续任务他需要体育馆内“老人”帮忙。

    而在柳哥和蔡狗子二者间,老徐更加倾向于蔡狗子。

    毕竟,后者在做狗腿子这个职位,还是相当专业的。

    老徐的出手,等于是表面了他的立场。

    如此,蔡狗子这厢气势大胜,而柳哥那边无疑减弱许多。

    “打啊!怎么不打了!”不愧是见风使舵的能手。

    蔡狗子现在叫的欢实,他不想想自己适才缩头的狼狈。

    望着蔡狗子叫嚣嘴脸,柳哥心理那是一肚子火气。

    他不是没想过跟老徐翻脸硬刚一波。

    但问题,跟老徐一人打,他尚且还有信心,但……人家队里还有另外两汉。

    看另外胡晓东,雷瞳身子板,显然不是好对付角色。

    倒是,人家一哄而,那自个儿怕真只能被打了。

    最关键,被打也算了,以老徐稽查管理队身份,后面打击报复,他柳哥是一点脾气没有。

    所以权衡利弊,柳哥现阶段没的选择,他只能偃旗息鼓,任由蔡狗子叫嚣发挥。

    否则现在不忍,他只会遭受更大更惨打击。

    “老徐,这小子太嚣张了,你说的都是放屁,都是捏造,你放开我,让我教训他!!”老徐的面子要给,但蔡狗子说的那些事儿柳哥绝对不能承认。

    不然于己不利,强压制心头怒火,他平和回道。

    展颜一笑,老徐无法确认蔡狗子话是否真实可信。

    但他可以确定一点,柳哥对己方绝对抱有敌意。

    原本他也没打算跟这货有怎样冲突,不过想想12号帐篷那些混蛋,老徐心理总觉着不太舒服。

    所以……有的时候,给这些不相干混蛋一些教训也未尝不可。

    更何况,他还要蔡狗子这个助力帮他做后面事情。

    迎柳哥冒火眼睛,老徐淡淡道:“消消火气柳哥,有什么话好好说嘛,觉着他不对,你反驳,这动手不太好吧。”

    “不是老徐,我也不想这样,但问题,这货说的事儿太他妈气人了,他那纯属污蔑。”

    “哼哼,老徐看到没,急了,这货急了。老徐说的没错,有理说理,觉着我不对你拿事实反驳我。你这没两句要打人算个什么事儿?哼,姓柳的,你该不会是打算杀人灭口吧。我可告诉你,老徐在这儿呢,再做什么你想清楚咯再动手!!”

    老徐帮自己挡下柳哥攻击,这叫蔡狗子认定老徐是站在他这边的。

    这也没啥好怪的,自己说的东西也都是向着老徐,跟老徐报不平的。

    所以,老徐帮自己也实属情理。

    蔡狗子自以为是往自己脸贴金,他是真把自己当成老徐那边不可或缺人物了。

    殊不知,老徐替他出头,只是后面需要用他不得已的行为。

    不过不管怎样,不管老徐是真情还是假意,重要一点,老徐现在是站在他蔡狗子这边。

    这对蔡狗子而言足够了。

    底气十足的蔡狗子气势逼人。

    见柳哥被自己怼的无话可说了,蔡狗子更加有恃无恐进行攻击:“哼,怎么了?哑巴了?说话啊?有理你他们倒是讲啊!说完放屁诬陷你,妈的,你敢对天发誓吗?我告诉你,老子敢!!”

    说话间,蔡狗子当真伸出三根指头冲天喝道:“我发誓,我要是有半句污蔑你的假话,天打五雷轰,全家死光光!!”

    闹剧,多么荒唐的闹剧。

    老徐冷眸望着亢奋蔡狗子,也不说话,他倒要看看这傻叉能嘚瑟成什么样子。

    “咋地,誓也不敢发?哼,当然咯,你当然不敢发,因为老子说的都是事实,你他娘要是发了,可真全家死光光了。”

    “蔡狗子,你妈的说话注意点啊!谁全家死光光?还发誓?你几岁啊,过家家啊?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你那些话?你以为发誓能捏造了?你自己傻,当这里人都傻啊?”柳哥终于是蓄势反击。

    蔡狗子听罢哈哈大笑,随即冷眼:“你这货也这点能耐了。是,我他娘不是复读机,没法把你当时话一五一十,一字不差复述出来。老子说的字可能和你的不一样,但内容意思没差别。你不是觉着老徐他们来了把你原来位置给抢了,心理不舒服,面子挂不住,所以朝老子身发泄。”

    “没错!我承认,老子不是你对手,打不过你。但你这么牛,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你不服老徐,你正面跟人刚啊,背地里搞事儿算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