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 围堵审讯(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 围堵审讯(二十一)

    

    雷瞳不客气抱怨一句。 (   )

    蔡狗子听了,赶紧是低声说道:“嘘,雷兄弟,这种话可不好乱讲,万一被有心人听到,那可是要出事儿的。”

    蔡狗子也是想表现下“好心”。

    不过雷瞳对此显然并不领情,暼了眼蔡狗子,他冷笑回道:“出事儿?出毛的事儿?我说你小子是娘们吗?胆子那么小!我算说了被人听了又咋地?还能去告我?他有证据吗?切!”

    要是换做是柳哥,蔡狗子不用说肯定要直接去怒怼了。

    以他能耐,怼雷瞳这席话根本不成问题。

    但面对雷瞳,蔡狗子可没之前那份胆了。

    这年头,拳头才是王道。

    雷瞳已经用他实际行动证明了自个儿拳头硬度,蔡狗子当下只能讪笑避过。

    衣服拿取结束,后面都是重点了。

    泡面,瓜子,花生,辣条,等等。

    虽然重点物资泡面只给了5包,但总体来说,后面都是吃的东西,这无疑要衣服来的有用。

    蔡狗子眼睛都看直了。

    像他这种我在体育馆压根没出去过的孬种,每天食物是体育馆官方提供稀水。

    运气好时,可能分点馒头啥的面点,但大多时候基本是保持勉强果腹,饿不死状态。

    要不然,在老徐等人来时,他们也不会为了那点稀粥跟他们冲突要求。

    “呵呵,老徐,这后面东西……还可以啊。”

    见到满地的好吃的,蔡狗子表现出了一个正常人应有的反应。

    他这说话都因激动而变得不利索。

    与蔡狗子来说,这满地物资,他已经许久没有吃过了。

    饶是过往被人们视作垃圾的辣条,蔡狗子都不记得其味道。

    老徐自然能听出蔡狗子话里渴求。

    不过很显然,现在这个节骨眼,他是不可能给蔡狗子分一份的。

    他得确保后面有足够物资换取进入yao子门票。

    所以,理所应当无视蔡狗子问话。

    清点完物资数量种类后,老徐基本是心里有数了。

    只是对能否顺利进到yao子里,老徐心理还没底。

    但根据现实分析,应该差不多。

    毕竟,这体育馆外出给分发物资数量这么多。

    要是yao子那边门票太过分,馆内有谁会去呢?

    如果没人去,他们整那场子意义又何在。

    所以……将物资尽数装入背包内里。

    蔡狗子见后,面难掩失望之色。

    那种看到美食却和自己无关感觉实在叫他抓狂。

    但看看老徐等人身子板,蔡狗子还是很识时务的放弃了强取念头。

    “啊,对了,老徐,怎么没见着唐兄弟啊?”为了掩饰自己生态尴尬,蔡狗子岔开话题。

    唐小权不在这个问题实际他早发现,只是之前忙于和柳哥讨场子以及物资诱惑让他没心思闻及。

    现在大事儿结束,他便是顺势闻及。

    “小唐死了!”在蔡狗子面前,老徐不用多做戏,他很随意回了句。

    这从外面回来,已经是第三次回答此问了。

    唐小权也因此被死亡三次,对此,老徐也是有点无奈。

    可有啥办法呢,情况特殊,他也只能如此。

    对于唐小权的死活,说实在的,蔡狗子压根不在意。

    他跟唐小权可没啥情感。

    只不过考虑到年轻人和老徐等人关系,蔡狗子还是作秀般的紧张道:“什么!?老徐你说什么?唐兄弟他……他……怎么会?”

    蔡狗子惊愕同时,脚下跟打滑了般不断后撤。

    雷瞳扭脸瞅了眼蔡狗子,他怎会看不出对方拙劣表演。

    不过雷瞳也不点破,他让蔡狗子去演。

    自己这边拳弹耍猴戏了。

    “行了,死了是死了,这是没办法的事儿。末世嘛,哪有不死人的。”

    雷瞳不说,老徐可是听不下去了。

    因为说道年轻人死了这茬事,终究是幌子。

    可给蔡狗子这般猴戏耍弄,反倒弄的跟针的一般。

    蔡狗子反应也是极快,老徐这厢呵斥一句,他立马很平顺转换话题:“唉,老徐说的是啊,这年头……真是世事难料。要我说老徐,以后还是少出去吧,天大地大命最大呀。”

    这倒是句实话。

    只是蔡狗子说完溜溜转的眼睛倒是泄露了他的内心想法。

    他的确是担心老徐的安危,只是关心的重点……很显然,眼下蔡狗子还是需要老徐这颗大树的。

    尤其是在和柳哥闹成时下局面后。

    这老徐大树若是外出出来啥事儿,不用说他蔡狗子也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没有理会蔡狗子废话。

    再把相关物资收拾妥当后。

    老徐这才看向身后蔡狗子。

    “你这现在有事儿吗?”

    “我?我……没事儿呀,老徐你有啥吩咐?”蔡狗子不确定征询。

    老徐听罢,摆摆手,示意蔡狗子前。

    蔡狗子不敢怠慢,赶紧两步凑到头前。

    “老徐,有啥吩咐,你只管说。”

    绝对狗腿子觉悟。

    老徐低沉嗓音:“陪我去趟那里,有兴趣吗?”

    “那里?哪里!?”满脸莫名,蔡狗子诧异征询。

    老徐斜眉一笑:“呵呵,你说那里还能是哪里。”

    老徐有些暧昧回答,叫得蔡狗子听后不禁心弦猛跳啊。

    “呃……老徐,你说的……不会是……那,那个地方吧?”

    心理基本有数,毕竟之前去过,但蔡狗子还是不敢确定。

    抖抖手里背包,老徐冷笑:“不是去那还能去哪儿,次咱们过去给人堵在外面,你不觉着丢人,老子都觉着没脸。所以这次出去我是为了回来去找场子的。怎么样,愿意跟我一道去把场子招回来吗?”

    找场子显然是幌子。

    老徐还没蛋疼到去做这种无意义事儿。

    之所以带蔡狗子,只是老徐需要一个懂行人跟着一道去做戏罢了。

    没办法,作为一名军人,尤其是一名职业军人,老徐对于那种寻花问柳事情很不擅长。

    若是他自己过去,很容易叫人瞧出破绽。

    尤其是此行是去调查唐倩,要是不带个真以玩乐为目的人作陪,老徐担心出岔子。

    不过这些蔡狗子肯定是无从知晓的,瞅他眼下乐呵模样,无疑已经是被老徐话里深意给挑弄的不着四六了。